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臺灣客人

    臺灣客人

      去年8月份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仙游縣對臺辦的電話,說是莆田市對臺辦派人陪著臺灣客人,來我縣采訪莆仙方言的有關情況,請我參加座談介紹。此事與我何干?只是縣對臺辦的李主任,上個世紀70年代曾是我任教初中時的學生,無事不會隨便動到我頭上來的。我一頭霧水地“好,好好……”地答應著。

      那天下午4點多,我在縣對臺辦副主任辦公室等候臺灣客人。將近4點半,來了,連同市對臺辦陪同的共4人。他們說明了來意,此時我倒覺得有點新鮮感,首次零距離地接觸臺灣過來的人。其中有位年輕小伙子專門搞錄音錄像的,他們連音像器具都帶來了;一位看來是資深學者,至少也有50以上年紀,身材高點;還有一位女同胞,也有40以上年紀,中等身材。他們舉止文雅,穿著樸素,顯得彬彬有禮。

      我們都用普通話交流。他們詢問了我的基本情況,從年齡到職業,從家庭地址到現在住處,問得一清二楚。事后知道,這開頭聊天也是個訪問程序。我回答的每一句話,他們都忙著記錄。我還記得當時那些侃侃而談的開場白:我們莆仙方言很有意思,值得探究,有些民間流傳的詞語跟漢語非常吻合,如“絕頂”、“標致”、“寡居”之類。大量的漢字,既有漢語拼音的讀法,又有本土方言讀法,也有解釋意思的讀法。例如“車”字,普通話讀“chē”;方言讀“gǖ”,如象棋的“車、馬、炮”;方言是“qiā”,如“小車”、“車輪”等。他們聽起來頗有興致,會心笑了。談著談著,天色已晚,超過下班時間了,他們提議我晚上再來一趟,說我的發言很有參考價值。接著,他們遞給我3張表格,要我抓緊填寫,內容全是語組的方言讀音。他們對莆仙方言的調查,就是通過這些方式達到“窺一斑而見其豹”的目的。

      晚飯后,我匆忙趕到縣政府。臺灣客人守約,7點準時到達,地點在縣志辦。我想,他們這時候來大陸搞調查莆仙方言相關資料,可能就是臺灣高等學府暑期社會實踐活動的一個項目,調查方言是個研究課題,頗有意義(他們還調查閩南語、客家話和廣東話)。我填寫的3張全是填空題,等于調查問卷。

      辦公桌上擱著把錄音筆,倆教授備好記錄本,隨從的小伙子負責拍照。錄音,錄像,記錄,這么認真的場面,對我而言,恐怕是人生第一次高規格的“禮遇”。他們還給了我本A4高檔紙裝訂的《國科會閩粵地區方言調查計劃  閩粵地區方言調查記錄表》,表格式的,大多為填空題,全是繁體字。

      大概是為了讓我進一步了解他們的緣故,他們各自遞給我張名片。原來這倆均為臺灣國立大學的語文學系博士、教授。難怪他們的言談舉止特別文雅,有板有眼,輕聲細語。那位姓洪的教授是臺灣國語推行委員會委員,姓陳的女教授還是第8屆、第9屆臺灣語文學會的秘書長、教授兼系主任呢。

      交流在和諧、輕松的氣氛中進行。從單詞到短句,從單音詞到組合詞,從日常極為普通的生活用語到某一細節動作的讀音,都讓我用莆仙方言表達,他們一一記錄在冊。莆仙方言的一日三餐,早飯、午飯和晚飯,讀音都有區別。我說,我們莆仙方言的語音表達非常豐富、生動、細膩,僅用4聲調無法完整表達。如手的動作,由于手勢不同,輕重不同,遠近不同,發音也各不相同。許多動詞在漢語辭典里根本找不到,但莆仙方言卻能表達得準確到位。他們讓我把12生肖的方言讀音說一遍,時有重復,讓他們記錄;還有短句如“太陽永遠是圓的,月亮有時是扁的。”讓我用方言慢慢地“咬文嚼字”。我發現,他們記錄的每一個字的方言讀音,都用若干個字母拼寫,不像英語,也不像漢語拼音。我稍作反思,莆仙方言文化,我們自己不注意搜集研究,倒是讓臺灣人給重視了。和臺灣客人在一起,也穿插些閑扯的話題,但不涉及政治方面。

      交談后,我特地給他們推薦本書——《莆仙方言詞典》(2006年6月香港天馬出版社出版),是仙游籍已故作家林阿火的遺著,許懷中和周穎南倆分別為此書作序。阿火在書中《前言》里開門見山說:“中國人學什么語言都不困難,唯獨學莆仙話很難上口。”許老在《序》里也提出:莆仙話語匯非常豐富,但它像一粒粒珍珠散落在民間。要將民間的話語收全,確是一件大工程,這得靠老鄉們一起來“拾柴火焰高”。讓咱們一起為家鄉文化做貢獻吧!

      已是晚9點半了,交談的內容似乎未盡。洪教授站起來,握著我的手說:“很抱歉,今晚占用了你的休息時間……”我接過話頭說:沒關系,今晚我也受益匪淺。我們正忙于振興海西經濟,有人探究莆仙方言是件幸事,都是自己人,兩岸一家親嘛!”他倆也頻頻點頭稱是。臨別時,那位姓陳的女教授,從她手提包子里掏出1盒臺灣高山茶遞給我,說“請嘗嘗我們那里高山茶的味道如何。”這盒高山茶存放在冰箱里,至今還沒享用。

      我經常采訪別人,那一次倒是讓別人給采訪了。從他們的采訪中,我領會到臺灣學術界認真嚴謹的治學態度。從他們調查記錄表的說明知道,他們采訪的對象要求是“60歲以上,耳聰目明,識字,本地方言程度良好……”等等。看來,他們找我,算是沒找錯人罷。劉建成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