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化>體驗臺灣媽祖繞境進香活動

    體驗臺灣媽祖繞境進香活動

    媽祖緣———體驗之旅緣起

    點擊查看原圖

    臺灣新港“奉天宮”接駕盛況。

    點擊查看原圖

    從湄洲祖廟請回的千年祭媽祖。

    點擊查看原圖

    在臺莆田參訪團成員隨隊體驗。

    點擊查看原圖

    一年一度的媽祖繞境從這里出發。

     

      臺灣民間有句話:“三月瘋媽祖”。一個“瘋”字,形象精彩地道出了臺灣各地圍繞農歷三月二十三媽祖誕辰日前后紀念活動的盛況,民眾參與的“狂熱”。其中最具“瘋勁”的,當數大甲鎮瀾宮的“媽祖繞境進香”活動。

      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進香由來已久。當地老人們說源于早年的跨海湄洲進香。日據時期,兩岸來往斷絕,改為南下北港進香,同時也埋下了日后被誤認為是從北港分靈的因子。一九八七年底,臺灣開放民眾赴大陸探親之前,鎮瀾宮董事會作出驚人之舉,選派部分董監事繞道日本到湄洲祖廟參加媽祖千年祭活動,同時恭迎了祖廟媽祖神像一尊回臺;又為了澄清大甲鎮瀾宮媽祖不是從北港朝天宮分靈的說法,董事會毅然決定從一九八八年起,繞境進香的目的地改北港朝天宮為新港奉天宮。“一石激起千層浪”,此一改,當時在臺灣引發了一場頗大的風波,兩宮硝煙彌漫,隔空展開了一場好長時間的論戰。一方說不來北港,數典忘祖;一方說本來就是湄洲祖廟分靈,要求對方公開在媒體上澄清不是從北港分靈。從湄洲迎回媽祖神像,與北港朝天宮的隔空論戰,在媒體的極度渲染下,大大地提高了大甲鎮瀾宮媽祖的被關注度和自信心,董事會更堅定了改目的地北港為新港的決定,走上了與朝天宮分道揚鑣的不歸路。當年到新港的繞道進香盛況空前,是大甲鎮瀾宮在臺灣的影響力急速擴展的轉折點。

      與任何事物的發展一樣,大甲鎮瀾宮徒步繞境進香,經歷了一個由小到大的逐步演變過程。最早去北港時,只有幾十個人的隊伍,挑著香擔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島上經濟的快速發展,如今已發展成為幾十萬人、上百萬人參與的盛大活動。

      本人因為工作的關系,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對大甲鎮瀾宮繞境進香就多有了解。知道一年一度的繞境進香是中臺灣最盛大的民俗、宗教、文化活動,知道臺灣各媽祖廟與湄洲媽祖祖廟的淵源關系,知道大甲鎮瀾宮與北港朝天宮因為名份之爭而不惜斷絕來往的前前后后。因此,心儀親歷繞境活動已久。大概與媽祖的緣份比較深吧,2010年3月退休,四月收到大甲鎮瀾宮的邀請,于四月十四日赴臺,實現了多年來體驗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進香的心愿。

      2010年的繞境進香,為了滿足信眾的愿望,變長年八天七夜的慣例,改為九天八夜。進香從鎮瀾宮起駕到新港奉天宮回程,繞境日夜兼程,仍然橫跨臺中、彰化、云林、嘉義四縣市二十一個鄉鎮,宮廟增加至一百二十多座,行程三百多公里。為了滿足本人全程參與的愿望,和方便體驗、拍攝,鎮瀾宮董事會特地準備一套工作人員的“行頭”,以便識別。并特別作為鎮瀾宮攝影組的成員,各種場合自由進出,百無禁忌。全程體驗,頗多感受,也拍了不少照片,回來后整理選擇一些圖片陸續介紹。     阿缽 文 / 圖  {nextpage}

      報馬仔:人氣最旺的形象 體驗臺灣媽祖繞境進香活動

      在臺灣,“報馬仔”是媽祖繞境的開路先鋒,他走在隊伍的最前面。設置這一形象的原意,是進香途中,負責沿途敲鑼,通知媽祖鑾駕快到了,請做好各方面的準備工作。因此,人人都知,只要看到“報馬仔”,媽祖神轎就快要到了。如今,繞境隊伍長又長,雖然看到“報馬仔”了,但媽祖的神轎還不知在哪兒呢?同時,繞境隊伍未到,已是鞭炮鼓樂轟鳴,哪兒用得上“報馬仔”的銅鑼報訊?不知不覺中,“報馬仔”已經被轉換了角色。

      “報馬仔”的造型十分引人注目。這樣的造型有其獨特的一套“說法”和“功用”:

      身穿黑衫———德高望眾;

      單片眼鏡———看破世情;

      手持銅鑼———勸人向善;

      肩荷紙傘———長期行善;

      抽旱煙斗———感恩報恩;

      八字燕尾須———不打誑語、誠實;

      反穿羊皮襖———知人情冷暖;

      褲腿卷起一高一低———不說人長短;

      腳一只草鞋一只赤足———腳踏實地;

      紙傘上掛錫酒壺———祈福惜福;

      壺中壽酒———壽久;

      豬蹄———知足長樂;

      韭菜———久久長長……

      這樣的形象設計透過這些世俗的說法,完全滿足了人們的各種祈求心理。特別是最后的“三寶”———壽酒、豬腳、韭菜,繞境沿途讓信眾可以同樣物件替換,信眾也以能換得“報馬仔”肩上的“三寶”為難得的福氣。近年,報馬仔又多了一項重要的喜樂之事。據說,幾年前,繞境途中,有位婦人為兒子向“報馬仔”“討吉利”,“報馬仔”將紙傘上綁東西的紅絲線拆一段給她。該婦人就給急于尋找婚配的兒子系上,意想不到的是,其子當年便實現了心愿,順利找到了對象并完婚。消息傳開,從此以后,路途之中,人人便爭著向“報馬仔”要紅絲線,大家都把它看作是適婚男女的“月老”的紅線,有的信眾也把它作為小孩系掛吉祥物的平安線。因此,一路上,人氣最旺的陣頭團隊中人物總是“報馬仔”,他走到哪兒,那兒就有一大批人圍著他、追著他。“報馬仔”扮任者也總是樂哈哈的善待每一位信眾,盡量滿足信眾的要求,真正是一位既辛苦又自在、既世俗又超凡的媽祖的和善使者。

      當年的“報馬仔”仍由大安鄉的易其山先生扮任,他從二00二年起擔當此職,至今已有九個年頭。“報馬仔”確實特別辛苦,辛苦在那么多角色要他承擔;辛苦在那么長的路,就靠一只草鞋、一只赤足,一步一步走過去……這位“報馬仔”曾經來過湄洲祖廟、市區文峰宮。我曾經拍了許多張他在莆田的照片,在編輯個人攝影集《湄洲島》時,收了一幅他的特寫照。之所以用這一張,是因為他在湄洲島碼頭邊,回眸祖廟的霎那間的眼神,是那樣的扣人心弦,不知要用怎樣的語言才能解讀清楚。                   阿缽 文 / 圖

    點擊查看原圖

    報馬仔是臺灣媽祖廟獨有的形象,憨厚友善,人見人愛。這是另一媽祖廟的報馬仔。

    點擊查看原圖

    報馬仔———繞境進香的開路先鋒。

    點擊查看原圖

    每到一地,報馬仔總要在宮廟前行禮報告一番。

    點擊查看原圖

    報馬仔的行為設計也很世俗,充滿了人情味。如:寓意壽久的錫壺(惜福)中壽酒、知足的豬蹄、

    久久長長的韭菜,繞境沿途讓信眾可以同樣物件替換,信眾也以能換得這三寶為難得的福氣。

    {nextpage}

      自演自導 繞境熱而有序

      都說“細節決定成敗”。一場大的活動,就像一臺精彩的演出,如果其中的某個環節出了問題,整場演出的效果將大打折扣。媽祖繞境進香活脫脫是中臺灣每年都要上演的盛大的“舞臺劇”。大概因為經歷的緣故,我一直都很好奇、關注,他們是如何策劃?如何組織?如何實施的?顯然,自始至終,主角只有一個,那就是“民間”自己。

      繞境進香的總體策劃、總導演是大甲鎮瀾宮董事會,繞境經過的一百二十多座宮廟董事會是活動的分導演。就以大型活動最傷腦筋的交通的組織、秩序的維持為例說吧!大甲鎮瀾宮為活動專門設立了一個“交通組”,專職繞境路線的勘察設定,指示警示等各類牌匾的制作布置,沿途各宮廟的指導協調,繞境全程基本隊伍秩序的維持、安全的保障等等。沿途各宮廟都設立了相應的臨時機構與之呼應配套,名稱上可能會有不同,服裝上也會有差別,但職責卻相互銜接的十分緊密,在配合大甲交通隊的同時,為主做好繞境隊伍過境時的交通安全秩序的維護保障工作。在這個時間段內,進香信眾和來往車輛,在媽祖的旗幟下,似乎都有一種默契,路上只有謙讓,看不到糾紛,大家禮讓三分、言詞懇切,都體現了很高的素養。各地負責交通秩序的一線人員,雖然不是專業警察,動作經常也不那么正規標準,但來往車輛人流都自覺的服從他們的指揮,同樣是一個手勢、甚至一個眼神,車輛人流該停就停、該走就走。這些業余的人員,責任心都非常強,凡是繞境隊伍要經過的路線,他們總會提前踏看多遍,對容易造成擁堵的地段,都會特別留意上心,隊伍未到,他們就會提前到位。他們純樸地覺得,這是在為媽祖做事,要做就要做得最好。當然,進香客們也都從心底覺得是跟隨媽祖繞境的,凡事要講慈悲、善緣、修德、謙恭,彼此之間都有默契,都有一種心靈上的滿足感和幸福感。

      參與繞境進香的各團隊,都自發的推舉有數個負責人,且分有主次,他們是繞境途中的生活、秩序、交通、安全的“第一責任人”。可敬的是,這些臨時負責人特別的負責任。大部分團隊都自己印發有“活動手冊”、“繞境指南”之類的小冊子,內容包羅繞境的方方面面。如活動總體計劃、一路行程安排、注意事項、人員組成、聯系方式、休息集合地點、各重要節點及時間提醒等等,完全是一本繞境進香的小百科全書。香客只要一本在手,對全程活動和各自團隊的安排就一目了然,行程中完全可以確保忙而不亂、熱而有序,確保淡定從容、順利平安走完全程。

      民間是主角,官方有關機構部門也沒有當“甩手派”。為了保證繞境進香的順利進行,沿途各地官與民的互動、協調都做得相當不錯,特別是重大的活動和重要的地段,相關部門都會派員到場。如繞境全程,媽祖神轎的周圍,自始至終專門配有職業的警察,一路保護疏導。凡是大量燃放鞭炮焰火的地點,除了交通隊的人以外,同樣可以看到職業警察的身影。和咱們這里一樣,越是熱鬧,一線的警察越是特別的辛苦。  阿 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官方、民方協同認真執勤,保證巡境隊伍安全。

    點擊查看原圖

      大甲鎮瀾宮專門設立交通隊負責沿途交通協調指揮。

    點擊查看原圖

      隊伍每到一地,警方都派專人維持秩序。

    點擊查看原圖

      隊伍出發時大家各就各位,有序進行。

    {nextpage}

      媽祖起駕———沸騰的大甲

    點擊查看原圖

        吉時將到,即將跟隨媽祖繞境進香的信眾,一批批跪拜祈愿。

      民間民俗活動,總有一些離不開的約定俗成的慣例。大甲媽祖繞境進香日期的確定,慣例是農歷正月十五日夜董監事會在媽祖像前擲筊筶卜問,由媽祖拍板。二0一0年起駕時間定于四月十六日(農歷三月初三)晚十一時。

      媽祖起駕,有宗教的神秘、民俗的熱鬧、文化的熱烈,是一個綜合的過程。晚十一時是指于此時舉行起駕典禮。之前要舉行“祈安典禮”、“上轎典禮”等。“祈安典禮”下午一時即舉行。伴隨著“祈安典禮”的舉行,臺灣各地的香客,特別是即將跟隨媽祖南下繞境的信眾,紛紛涌向鎮瀾宮。大甲的大街小巷,人頭攢動、人流涌進。鎮瀾宮外是各類精彩的陣頭表演;宮內是摩肩接踵的信眾,或上香叩拜、或默默祈愿、或持“進香旗”過香火……處處可感受到濃濃的節日喜慶、熱鬧氣氛。

      二0一0年的“上轎典禮”特別的不尋常。下午四時左右,臺灣當局領導人馬英九、吳敦義率領一幫政要,趕來鎮瀾宮為媽祖“請轎”,受到了信眾的熱烈歡迎。“三獻禮”后,馬英九等恭請“正爐媽”、“副爐媽”、“湄洲媽”三尊媽祖神像上轎。馬英九等臺灣政要的參加,讓媽祖繞境進香活動出現了第一個高潮。上轎的這三尊神像就代表媽祖,即將在信眾的簇擁下,浩浩蕩蕩地踏上南下的繞境行程。“正爐媽”、“副爐媽”、“湄洲媽”是信眾對不同時代或不同地域所供奉的媽祖神像的習慣昵稱。就如“湄洲媽”,就還有一種叫法:“千年祭湄洲媽”,她是大甲鎮瀾宮董事會于一九八七年繞道日本到湄洲祖廟參加媽祖千年祭時迎請回臺的,她是八八年鎮瀾宮改變進香路線的正當性的重要支撐。其實,臺灣民眾的這種叫法已習慣于全臺灣各宮廟的媽祖神像。區域稱呼的如:大甲媽祖簡稱“大甲媽”、北港媽祖簡稱“北港媽”、西螺媽祖簡稱“西螺媽”……以供奉時間先后稱呼的如:大媽、二媽、三媽……他們都深知,天下媽祖只有一個,祖廟就在湄洲島。倒是咱們大陸一些“半桶水”人士,不了解臺灣民情民俗,不懂媽祖分靈的沿革,反而只憑稱呼而隔岸驚呼“不得了!臺灣有好多個媽祖”,真是不明就里,謬誤易傳。

      “上轎典禮”之后,“祈安典禮”上尚未表演的各種陣頭繼續在鎮瀾宮外廣場盡情表演,俗稱:“拜廟”。晚六時后,隨媽祖繞境的團隊依序開始表演、祭拜,爾后即陸續出發。這些團隊是繞境的基本隊伍,要走完九天八夜的全部行程。與莆田各地鬧元宵或“出游”的規矩大抵類似,既有共性的部分,也有自己的特色,各團隊行走的順序很有講究。大甲鎮瀾宮根據歷史的傳承和當下的現狀,排定隊伍行走的順序依次是:報馬仔、頭旗、頭燈、三仙旗、開路鼓、大鼓陣、頭香、二香、三香、贊香、繡旗隊、福德彌勒團、彌勒團、太子團、神童團、哨角隊、莊儀團、執士隊、轎前吹、涼傘、馬頭鑼、令旗、媽祖神轎。

      晚十一時,起駕儀式準時舉行。剎那間,馬頭鑼、號哨角、轎前吹等,樂聲齊鳴,由董事長與來賓在媽祖大轎前上香行拜,恭請媽祖起駕。隨后三發“起馬炮”驟然響起 ,帶動鞭炮齊鳴,焰火齊放,宮內宮外,全場轟動,媽祖大轎起駕向宮外、在廟埕,緩緩蠕動。占據大轎移動路線的幸運信眾紛紛跪躺在地,讓大轎從身上慢慢跨過;有幸站在大轎附近的信眾,奮力向前,伸長雙手,祈盼觸摸到大轎。就這樣,在震耳欲聾的鑼鼓聲、鞭炮聲中,絢爛的焰火照亮的大甲如同白晝,幾萬信眾伴隨媽祖神轎,緩緩南移,從鎮瀾宮到大甲鎮口的水尾橋,短短的一公里出城路,足足走了三個小時。整個大甲城沸騰了。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起駕前,各種陣頭盡情地在廟埕輪流表演。

    點擊查看原圖

      媽祖神轎在信眾的簇擁下,緩緩地向宮外出發。

    點擊查看原圖

      起駕這一天,鎮瀾宮內外,時時人潮如涌。

    {nextpage}

    娛神娛人的神偶陣頭

    點擊查看原圖

    各種形象的神偶

      孩提時代,偶爾會看到大頭娃娃的表演,感到十分新奇有趣,留下了難以忘懷的記憶。現在的民俗活動中,還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表演。想不到的是這種表演形式,到了臺灣會被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媽祖繞境進香的陣頭隊伍中,就有多種多樣的龐大的“神偶”軍團。

      參與繞境全程的神偶有“福德彌勒團”、“彌勒團”、“太子團”、“神童團”、“千里眼”、“順風耳”等等,沿途各地迎接的各類神偶更是不計其數。這些神偶都是臺灣民間耳熟能詳的宮廟中的神明,他們各司不同職責,以滿足民眾的各種祈望。臺灣民眾創造性地把他們克隆成借助人力撐持而能靈活活動的神偶,讓他們走下神壇,走出宮廟,跟著媽祖繞境民間,直接與民眾“交流接觸”,讓媽祖繞境進香的隊伍更是浩浩蕩蕩、陣容龐大、威儀萬千。

      各類神偶的造像十分講究,威嚴之中往往透著更多的詼諧和友善。神偶團一路行走,一路表演。每個神偶背后都流傳有許多生動的傳說和顯靈的故事,表演往往就直白地演繹這些傳說故事,既加深神明的靈異感,又讓民眾覺得多多行善,神明是會保佑的。神偶的表演往往動感十足,詼諧風趣,極具觀賞性,完全可以說是雅俗共賞、老少咸宜。有的神偶還設計有自己的“獨門絕招”,以吸引信眾。如濟公神偶腰上掛著的葫蘆中就時時裝滿了白酒,沿途誰要是能喝上一口,那是天大的“福氣”。因此,“濟公”的周圍總是有滿滿的人群,那架式分明就是“粉絲”圍著明星。神偶不時的會有充滿著濃濃的人情味的舉動,讓你感到十分親切、溫馨。一次我在拍神偶休息的場景,撐持“濟公”神偶的棒小伙,突然將我一把攬到“濟公”前,迅速解下“濟公”腰間的葫蘆,拔開蓋子,二話不說,就往我口里猛灌白酒,嗆得我眼淚都流了出來。我連說:“謝謝!還要拍照,不能喝酒”。他說,你是唯一從大陸來全程繞境的,喝一口還不夠,要再喝幾口。不由分說,硬是又把我灌了一大口,引得周圍的信眾一個個都羨慕地看著我,連說“好福氣啊!”

      許多時候,神偶團還是媽祖繞境的開道者和秩序的維護者。繞境隊伍到達哪里,那里必定人山人海。尤其是媽祖神轎的位置,更是里三層、外三層,被圍得水泄不通、寸步難移。有時交通隊的人員,甚至警察都無能為力。這時,神偶就顯出了他們威嚴的一面,總能為繞境隊伍開出通道,保證秩序不亂,隊伍照常行進。特別是“千里眼”、“順風耳”,這時神威顯得格外管用。他們比常人高出二倍多的身軀,神武顯赫,行進時擺動的一雙臂手,劃出了一條無形的隊伍前行的外側線,參拜的民眾都會自然而然地自覺讓出一條道來。

      神偶的撐持者,都是年輕力壯的棒小伙。能擔當此任,是他們及家人、鄉里的榮耀。擔當此任,十分辛苦。神偶都有各自的表演程式和行進步法,繞境前幾個月,中選者就要利用業余時間培訓練習。一個神偶,輕者幾十斤,重者近百斤,一到宮廟、重要地段都要表演一番。更令人叫絕的是,他們大多時候都要踩著遍地燃放的鞭炮表演,個中艱辛可想而知。因此,每個神偶的撐持者都設有A、B角,途中輪流替換。即使這樣,每一場表演下來,一個個都是汗流如注,加上滿臉的硝煙,和全身的鞭炮碎紙屑。令人感動和欽佩的是,一個個隨手把臉一抹,露出的依然是甜甜的笑容,炯炯的眼神。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太子元師邊走邊表演

    點擊查看原圖

      神偶在前方開道

    點擊查看原圖

      走在隊伍前面的千里眼、順風耳特別引人注目

    {nextpage}

      “搶香”“搶”出的頭香、貳香、叁香

       媽祖繞境的隊伍編排,除了重要的陣頭之外,頭香、貳香、叁香的隊伍排在十分突出醒目的位置。他們行進的隊伍,配有華麗的繡匾、專用的車輛,各種裝飾,豪華張揚,人人洋溢著喜氣和自豪。

      頭香、貳香、叁香,是專以優先為媽祖獻香和旗號設置的三支隊伍。除了位置的重要外,鎮瀾宮董事會還特地在回程近大甲的彰化,安排了盛大的獻香儀式,讓這三支隊伍依序優先給媽祖進香。這樣的設計明顯的告訴人們,這三支隊伍的參與者不一般。參與者也能明顯地感到比其他隊伍更崇高的名望和榮耀。總之,能參與這三支隊伍,是一個地方實力的體現。

      每年頭香、貳香、叁香的參與“爭奪”均十分激烈。近年來,鎮瀾宮董事會把競爭機制引入繞境進香活動,特地創立了“搶香”形式,以確定頭香、貳香、叁香的競得者。所謂“搶香”,世俗的說,就是把獻香的優先權和冠名權拿出來招投標,誰出的“香油錢”高就給誰。董事會的人說,這辦法好,減少了爭吵,增加了收入,參與者也實實在在的提高了知名度,成了“有頭有臉”的一方人物。

      友人告訴我,引入這種招投標的機制,把它命名為“搶香”,也是頗費一番思量。總不能直白的把商場活動的招投標說法,直接用于宗教民俗活動。因此,集思廣益,根據傳統和現狀,經反復推敲,誕生了“搶香”。之所以用一個“搶”字,一是突出競爭,二是指“爭搶”為媽祖做事,避開了“功利”,于表于里都取得了較好的統一。推出后,受到了信眾的歡迎,有一定實力的個人、家族、機構,踴躍參與。

      為了把活動辦得更周全,滿足更廣大信眾的愿望,后來,鎮瀾宮董事會在這頭香、貳香、叁香之外,又設立了“贊香”。用邀請的辦法,歡迎沒有“搶”到香的信眾,參加到獻香的隊伍中來。實際上,繞境過程中,大量的徒步進香者往往都隨行到“贊香”的隊伍中。因此,行程中,看到的“贊香”隊伍,特別龐大,又特別自由,除了基本隊伍外,其他人員進進出出,時緊時松,既活躍又有序。

      看來什么事、什么時候,都得講“與時俱進”,都得講“創新”,民間傳統的媽祖繞境進香也不例外。阿 缽   文 / 圖

    點擊查看原圖

      頭香走在隊伍前頭表演。

    點擊查看原圖

      走在隊伍中的貳香。

    點擊查看原圖

      頭三香行走在繞境的途中,分外風光、精神。

    {nextpage}

      繡旗隊—賢淑堅韌的女性組合

      2011-04-03 編輯:莆田讀城網 瀏覽:64次   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進香的龐大隊伍中,有一支清一色婦女組成的“繡旗隊”特別引人注目。

      農歷三月的中臺灣,時令已如莆田的夏天,白日的驕陽烤得人們一日幾身汗水。老天又像是要特別考驗進香的信眾似的,時不時的又會突然下起一陣陣小雨。組成“繡旗隊”的女人們,年齡相差很大,有的六七十歲,有的二三十歲,但個個服裝整齊,旗幟鮮明,臉上透著虔誠和堅韌,是繞境隊伍中特別令人感動和欽佩的一支團隊。

      臺灣友人介紹,“繡旗隊”有固定的“編制”,二0一0年是二百六十個名額。成員來自全臺灣,每年的元宵節在大甲鎮瀾宮依序報名,員滿即止,只有等待來年。因為想參加的信眾眾多,名額又有限,所以每年的報名無形中是一次激烈的競爭。“繡旗隊”的成員全是許愿或還愿的婦女。讓人肅然起敬的是,她們在媽祖前所許的心愿,均不是關于自身的。她們誠心地為丈夫、為孩子、為家人、為親朋好友……發愿跟隨媽祖不分晝夜,走完繞境的全程。

      臺灣友人還告訴我,“繡旗隊”的成員中,有不少來自富豪的家庭,有的甚至自己就是腰纏萬貫的女老板,她們到大甲是豪華的奔馳專車送來的。可在九天八夜的行程里,我們一路看到的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人一把繡旗,一人一條毛巾,一人一套號褂,一人一個斗笠,不停地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著汗水的,一步一個腳印,跟著媽祖不住地行走的信徒。

      莆田女性素以勤勞、吃苦、持家著稱于世,“繡旗隊”女信眾的這份賢淑、堅韌絲毫不遜莆田的女人們。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成員每人一把繡旗、一條毛巾、一套號褂、一個斗笠,虔誠地跟隨媽祖走。

    點擊查看原圖

      “繡旗隊”風雨無阻,跟著媽祖,不分晝夜走完繞境全程。

    點擊查看原圖

      由二百六十名婦女組成的“繡旗隊”。

    {nextpage}

      彩霞般的進香旗

      到湄洲祖廟拜媽祖,進香禮畢,天后宮總會給香客一把小龍旗,既是紀念,又是偶意給你賜福,給你庇佑。香客總會很珍惜的把旗子帶回家,有的還恭恭敬敬地供起來。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進香活動,把這面旗子發展為“進香旗”,參與繞境的信眾,至少人手一把,隨身攜帶。

      “進香旗”的制作,很有講究。旗面三角形,紅底,三道鑲邊,底上繡有一條彩色小龍和黃色“天上圣母”四字。小旗桿頂端系有二枚小鈴,設計這小鈴,原意是夜間行走視線不明時,藉鈴聲互相提醒,現在路上燈火通明,小鈴已演化為一種裝飾。與小鈴系在一起的有一張張黃色的“紙符”。繞境出發前夕,信眾會攜“進香旗”入鎮瀾宮參拜,將去年綁上的紙符全部卸下,同金銀貢紙一起焚燒奉還媽祖,再把新符結上,并在香爐上轉三圈過香火,祈求繞境一路平安,祈求媽祖賜福保佑。這把香旗伴隨著香客繞境全程,沿途每到一個宮廟,香客總要攜旗禮拜、過香火、取一張新符系上。隨著進香宮廟越來越多,旗上的黃色紙符也越系越多,遠遠的看去,就像一把把色彩斑斕的彩旗上,盛開著一朵朵艷麗的黃色小花。

      “進香旗”,是繞境進香信眾的名片。不管是成隊的,還是三三倆倆的;不管是繁華地帶的,還是鄉下路段的,只要看到絢麗的“進香旗”,那便是香客們到了。“進香旗”是繞境、進香信眾的問候語,看到飄動的旗子上的“天上圣母”四個字,心中油然地拉近了距離,忍不住要點點頭、打打招呼、寒暄上幾句;聽到旗桿上的小鈴的清脆響聲,就感到格外親切、溫馨,總要靠上前去,結伴行走一段進香路。繞境沿途,“進香旗”一隊隊、一片片,就像不斷流動的彩霞;旗上的黃色紙符,一簇簇、一束束,如同嘉南平原上盛開的鮮花,集聚成媽祖繞境途中特別亮麗的一道風景線。

      近年,鎮瀾宮還迎合潮流的時尚,針對部分信眾、特別是年輕信眾的愛好,設計了“媽祖護照”,有興趣的信眾,每到一個宮廟,在持旗進香禮拜、恭取新符的同時,讓廟方在“媽祖護照”上蓋章簽注。想不到這個創意大受歡迎,香客每到一地,宮廟前總會排起長長的等著給“護照”蓋章的隊伍。許多信眾更是意猶未盡,攤開香旗,讓“宮章”也在上面蓋上一個。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在宮中,“進香旗”聚在一起,特別引人注目。

    點擊查看原圖

      旗上的黃色紙符。

    點擊查看原圖

      小孩抱著“進香旗”回家。

    點擊查看原圖

      “進香旗”系在車頭成為一道亮麗風景線。

    {nextpage}

      時尚自在的自行車繞境進香

      媽祖繞境進香,行程的主要方式仍然是一個腳印一個腳印的徒步方式。隨著現代生活節奏的加快,時下已發展出了自行車(臺灣稱“腳踏車”、莆田稱“腳車”,感覺這樣的稱呼更貼切)、摩托車(臺灣稱“機車”)、轎車、游覽車等組成的進香隊。若以人數計算,現在騎自行車繞境進香的當排在第二位,僅次于徒步進香客。

      騎自行車繞境進香,方便自在。自行車進香客,一般都把隨身行李用一個大塑料箱子裝載,蓋子上往往都十字交叉貼上黃色的大紙符,箱子就固定在車后的座架上。車把子上插著進香旗,車頭的掛籃中放著常用的物件。頭上戴著安全帽,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行進中有的還戴著口罩。一身裝束,簡潔利索。擁擠時,下車徒步跟著行走;寬松時,飛身上車,快蹬急馳;要快就快,要慢就慢,隨心所欲,什么都可兼顧,什么都不耽誤。

      騎自行車進香,時髦的話叫“減排”時尚。臺灣近年來民眾的環保意識在急速提高,相較于摩托車、轎車、游覽車等,自行車當然可稱得上是“零排放”。因此,自行車繞境進香方式,當局和環保人士均極力提倡。這種方式本身也簡單易行,深受民眾歡迎。大概大部分人都有過那么一段騎自行車的經歷,這種方式最容易引發大眾的共鳴。騎騎自行車,上了年紀的人,自然會勾起對年輕時的回憶,回想起年輕時的時光;年輕人則覺得身輕如燕,體力精力得到了宣泄,又順應了潮流,跟上了時尚;上班族更感到“虔誠”的同時,是一種最佳的健身方式,是一種放松……所以當下,騎自行車繞境進香是發展壯大最迅猛的一種方式。

      從大甲到新港,繞境進香經過的沿途,是臺灣最為平坦的地區之一。特別是嘉南大平原,一馬平川,一眼望不到邊,道路基本沒有什么陡坡起伏。臺灣鄉下的基礎設施配套總體上比較完善,處處是平展展的柏油路、水泥路,客觀上也為騎自行車繞境進香提供了方便的條件。

      騎自行車繞境進香,多數以團隊為主,一隊一般幾十個人。每隊都推選有一位領隊和幾位共同負責的人,大家分工明確,職責清楚。九天八夜中,這一隊人共同繞境,共同生活,互相照應,互相尊重,和諧相處。也有許許多多三三兩兩的“散騎”者,他們要走就走,要停就停,悠悠然一付“出世”神態。遇神祗即叩拜,遇宮廟即燒香,既虔誠、又愜意。從年齡上看,騎自行車進香的還是年輕人居多,他們充滿朝氣,興趣廣泛,沖勁十足。繞境途中,他們往往還開展一些社會調查、民俗研究、文化推廣等活動,讓人著實敬佩。

      途中,陪同的友人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特地借了一輛自行車,讓我有幸同其中的一支自行車進香隊一起活動了半天,過了過體驗自行車進香之癮。已有幾十年沒有騎自行車了,又是在臺灣的土地上,確實很不一樣。跟他們一起行駛了半天,自己仿佛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聽說臨時參加自行車進香隊的“不速之客”是從大陸來的,他們驚訝之余,紛紛熱情邀請一起合個影。(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清晨,大家迎著朝霞出發。

    點擊查看原圖

      車隊行駛在鄉村公路中。

    點擊查看原圖

      瞧,披紗巾成了一道獨特景觀。

    點擊查看原圖

      七旬老人緊隨其后。

    {nextpage}

      新港不夜天

      新港是媽祖繞境進香的目的地,也是繞境進香的折返點。媽祖要在新港奉天宮駐駕至四月二十日(農歷三月初七)晚十一時回程北上,有幾場“重頭戲”要在新港舉行。

      首先是盛大的新港踩街活動。繞境進香的隊伍經過三天的日夜兼程,十九日下午陸陸續續到達新港。依例,隊伍在臨近新港鄉地界時集結,新港各界于溪口路舉行歡迎儀式,之后繞經兩個宮廟,進入新港市區踩街。踩街極似莆田民間的“出游”。踩街隊伍經過的沿街店鋪住戶,家家在門口擺好貢桌,擺滿貢品,焚香叩拜。街面上處處是燃放的焰火、鞭炮,硝煙炮屑遮天蔽日,明晃晃的白晝,一時間成為灰朦朦的“黃昏”。

      繞境踩街的同時,大量“自由行”的香客陸續涌到奉天宮前。宮前大街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家都在等待繞境陣頭隊伍的到來,等待媽祖神轎的到來,等待媽祖進宮的時刻。宮前大街燈火通明,整個新港燈火通明。

      下午六時左右,大甲鎮瀾宮繞境和新港奉天宮迎駕的媽祖神轎,先后到達奉天宮前。剎那間,鑼鼓聲、鞭炮聲、香客的歡呼聲,匯在一起,直沖夜空,宮前大街一片歡騰。當神轎緩緩抵近宮門,充滿神秘感的低沉的號角聲驟然響起,燈光下,锃亮的號角閃著耀眼的金色光芒,媽祖神轎前的三十六執士擠成一團,簇擁神轎,慢慢涌進宮門。從神轎中請出媽祖神像,是最最激動人心的時刻。請出的媽祖神像在數不清的信眾的雙手間緩緩移動,大殿內人潮涌動,誰都想有幸觸摸安座著媽祖神像的小神龕,誰都想讓安座媽祖神像的小神龕在自己的手上多停留一會兒。許久許久,媽祖神像都無法移動到大殿高高的神龕中。還是新港奉天宮的董事長急中生智,一步跨上神龕前的大供桌,伸長雙臂,才好不容易把媽祖神像移至神龕。笫二天有人說,當晚擠壞了一扇宮門。

      媽祖神像登殿安座后,隨即舉辦“駐駕典禮”,全場一下子安靜下來。鎮瀾宮、奉天宮董事長領銜向媽祖報告隨駕繞境進香的信眾平安抵達新港,感謝媽祖的庇佑與照顧,祈求媽祖賜福等等。典禮有一套傳統的既定程序,共有十幾個議程,要好長一段時間。大殿里升騰著裊裊的香煙,迥響著悅耳的誦經聲,剛才的激烈、熱烈、噪動,隨著媽祖神像的安座,瞬間歸于靜謐、安祥、莊重。全場信眾跟著典禮的程序,一遍又一遍地跪倒在地,虔誠地叩首禮拜。駐駕典禮結束,己是過了半夜。

      媽祖駐駕典禮之后,主殿即騰出空間,全開放給一路隨繞境而來的和當天剛從各地涌來的信眾進香禮拜。奉天宮里里外外,人聲鼎沸,人潮涌動。信眾一批接著一批,殿內香火燎繞,殿外炮聲不斷。廟區火樹銀花,徹夜通明。整個新港是不夜的天。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新港不夜天盛況。

    點擊查看原圖

      焰火、鞭炮齊放,助推活動高潮。

    點擊查看原圖

      大街上人潮如流。

    點擊查看原圖

      隊伍中號角齊鳴。

    {nextpage}

      祝壽大典———祈愿“普天同壽”的大作

      祝壽典禮是媽祖繞境進香時舉辦的八大典禮之一,是參與繞境進香的信眾提前為媽祖過“生日”,更深層次的意愿是感謝媽祖的庇佑,祈求媽祖繼續賜福。參加祝壽大典,是所有隨行繞境香客的最大心愿。不論是起駕時隨行的,還是途中不斷加入的,這一天,香客們全都會趕到新港。

      祝壽典禮于四月二十日上午八時開始在奉天宮前舉行。真是老天作美,晴空萬里,艷陽高照。一大早,宮前大街就搭好了祭壇和主席臺,大甲鎮瀾宮繞境的三尊媽祖神像高高地安座在主祭臺上,貢桌上擺滿了鮮花和各式各樣的祭品。格外吸引人眼球的是宮前橫街上,對稱地擺著十幾頭明晃晃的“全豬”和一堆堆小山似的“貢銀金紙”。祝壽典禮結束后,這些“全豬”會被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分給信眾。信眾們以能得到祝壽的“壽肉”而感到特別有福氣。他們認為,那是媽祖的賜福,有點類似莆田祝壽中的“吃福余”。民間的習俗還以祝壽典禮為“吃素”和“開葷”的分界線。從媽祖起駕之前開始的“吃素齋戒”,到這一天的中午,可以“破戒開葷”。當然,仍有大量的信眾,一直堅持著“吃素齋戒”,直至媽祖回到大甲,舉行了回鑾的一系列典禮之后。為了方便信眾,又特地在宮前橫擺了長長的貢桌,讓信眾可以自由地在上面擺放各種的祭品。與昨晚一樣,宮前大街也是人山人海,大家都急迫地在等待著祝壽典禮的正式開始。

      八時正,祝壽典禮準時舉行。與其他典禮一樣,祝壽典禮也有一套完整的既定程序,并且主祭人員和全場信眾都行“三跪九叩”大禮。想不到肖萬長帶領一幫人,早早的趕來參加典禮,受到了信眾的歡迎。受邀請,肖萬長與鎮瀾宮董事長等一起主祭。肖萬長還在典禮上發表了一番頗讓信眾感動的講話。典禮莊重熱烈,還加了一場舞蹈小表演,更讓典禮透著盈盈的喜氣。

      祝壽典禮原先稱之為“謁祖大典”,俗稱“拜祖”。老人們說,是大甲媽祖在前往北港進香的年代里,襲用了前往湄洲進香的儀式用語。想不到這一沿用,引來了許多誤解和紛擾。為了澄清外界有人誤解大甲與北港媽祖之間有分靈關系,因此,大甲鎮瀾宮在改變繞境進香目的地的同時,將在北港朝天宮前舉辦的“謁祖大典”更改為“祝壽典禮”,并改在新港奉天宮前舉行。這一改變,突出了“祝壽”,給媽祖提前祝壽的同時,蘊含著“普天同壽”的深意,恰好契合了信眾的普遍祈求心理,使信眾對這一典禮的參與熱度空前高漲、踴躍。看來,民俗的各種儀式,歷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所謂的“原生態”,從來就沒有絕對的“原生態”,充其量只是一個歷史的概念,只能說是“那個時候”的“原生態”罷了。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祝壽大典盛況

    點擊查看原圖

      主供桌上的媽祖神靈

    點擊查看原圖

      祭祀中的供品

    點擊查看原圖

      當地政要名流參加活動

    {nextpage}

      拜別新港 繞境回程大甲

      新港奉天宮是媽祖繞境進香的目的地,也是回程北上的出發點。依例,祝壽大典結束時,鎮瀾宮董事會當眾在媽祖神像前,卜問回駕時間,一經確定,即向香客們公布。經卜問,媽祖“拍板”,四月二十日(農歷三月初七)晚十一時回駕起程。這時距回駕起程還有半天多的寬裕時間,信眾們、各陣頭的團隊,該休息的抓緊時間休息。大家都知道,回程比來程的路還更長一點,仍然必須日夜兼程、馬不停蹄,要有充裕的體力儲備。也有的擠出時間,探探親戚,會會老朋友。不少的文化人、學生則抓住難得的機遇,作各類的社會調查。

      晚十時左右,繞境進香的隊伍,開始一批一批的在奉天宮前,向媽祖叩首禮拜,然后陸續踏上回駕的北上路程。告別新港的場景,讓人震撼。拜別的團隊,一撥又一撥的在激烈的鞭炮聲和漫天的煙霧中,匍匐在地,虔誠地恭行三跪九叩大禮,祈求媽祖賜福保佑。

      晚近十一時,媽祖起駕前的各項準備工作更加緊張有序的進行著。駕前陣頭和三十六執事等,都擺好了架勢。恭迎媽祖神像上轎的虔誠、熱烈,不亞于媽祖大甲起駕時的情景。為了路上的安全,與起駕時一樣,先要把媽祖神像安座在透明的小神龕里,然后牢牢地固定在神轎中。恭請媽祖神像的過程,照樣引發了信眾爭先相擁觸摸的熱潮。新港本地的信眾,更是一批一批的涌到奉天宮前,涌到媽祖神轎前。誰都知道媽祖的回程無法挽留,誰又都盼望著媽祖神像能在新港多留一會兒,那樣的依依惜別之情,浸潤的既有對媽祖的崇拜,又有對親人的眷戀。

      晚十一時,“起馬炮”響起,橫跨宮前大街的瀑布狀焰火,霎那間燃放。同時間,宮前宮后,大街小巷,到處是鞭炮,到處是焰火,滾滾的硝煙直沖新港的夜空。媽祖神轎在各陣頭、執事的開道和信眾的簇擁下,緩緩地在宮前大街移動,緩緩地向新港外移動。新港和新港周圍的信眾,伴隨媽祖神轎和繞境隊伍,送了一程又一程,久久舍不得離去。他們跟繞境的香客們一樣,度過的又將是一個不眠之夜。

      從大甲到新港,才走了一半的路,回程還有一百多公里,計劃四月二十五日(農歷三月十二日)回到大甲。香客們同來時一樣,跟著媽祖,走著不同于來時的路線,開始了歸程的繞境進香,迎接他們的仍然是一路的熱烈、一路的虔誠、一路的辛苦、一路的欣慰。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瀑布狀焰火把活動推向高潮

    點擊查看原圖

      鎮瀾宮董事會依例當眾在媽祖駕前、卜問 回宮時間

    點擊查看原圖

      儀式上,信眾輪番跪拜叩首

    點擊查看原圖

      媽祖回程盛況

    {nextpage}

      長長進香路 處處自助餐

      常言道:“民以食為天”。上百萬人參與的繞境進香,一個“吃”字,還真是“天大”的問題,局外人情不自禁的會為他們捏一把汗。親身經歷了繞境進香,心中的擔心和疑團,頓時釋然。原來,這一個“天大”的“吃”字,就靠一個無處不在的“民”字,無聲無息的化解。長長進香路,處處有民間媽祖信眾自己設立的免費就餐點。

      繞境途中,媽祖神像停駕、駐駕的宮廟,都早早的就近搭起長棚,設立香客的臨時就餐點。就餐點所需的廚具、餐具、桌椅等一應設備,和米面油鹽醬醋等,大都由媽祖信眾認捐添置購買,也有的從宮廟收入的香火錢中開支。繞境隊伍將到的前數個小時,各就餐點就會升火開灶,提前做好準備。繞境隊伍一撥一撥的過來,前前后后往往會拖上七八個小時,因此,各就餐點只能根據實際情況,香客隨到隨煮隨吃,地地道道的“流水席”。這種“流水席”,不是“辦桌”(宴會)的筵席,而是借鑒酒店的自助餐形式,一次性擺上幾十、上百大盆各種各樣的菜肴、小點、水果、主食和湯湯水水,并提供一次性餐具,香客各取所需,各吃所好,吃飽就走,快捷方便。各就餐點的工作服務人員,都來自所在地村民或社區的義工,前前后后每個人都要忙上三四個日日夜夜。他們都以能為媽祖做事、為香客服務,感到十分榮光、十分滿足。

      沿途有許多虔誠的人士、家庭、公司、工廠會在家里、門口,時時備好各種點心、水果、飲料,恭迎繞境香客。有的為了方便香客,索性把糕點、水果、飲料等搬到路邊,一股勁地往香客懷里塞,生怕餓了、渴了香客們。更令人感動的是,沿途的一些小吃店,隊伍一來,有的干脆就不營業了,免費招待香客,也是隨到隨煮隨吃,食品簡單可口,店主熱情大方,就餐香客越多,店主越是高興,越感到臉上有光。

      一路服務的熱忱信眾,都會設身處地替香客打算,把方便香客擺在第一位。比如,準備的食品中,大量的是配料可口的飯團、粽子、包子、饅頭,飲料都是小包裝的,考慮的是來去匆匆的香客,可以拿了就走,邊吃邊走。比如,嘉南平原上,有一些必須半夜經過的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路段,整夜都會有虔誠的信眾在擺攤設點,為香客免費提供糕點茶水。有一位從幾十里外的豐原開大貨車載食品過來的信眾,帶著家人,在這樣的路段,年年堅持,一守就是十幾年,成為了流傳在進香客心中的“知名人士”。

      繞境進香經過的地方,大部分是農業發達、物產豐富的嘉南大平原,各個地方有各個地方的著名特產。繞境隊伍一來,各地民眾都會慷慨的把自己的最好特產,拿出來招待跟隨媽祖行走的香客們。一路上,處處可以體驗到民風的豪爽、純樸,體驗到民眾的熱情、好客。可以說,長長進香路,不僅僅是處處吃飽而已,許多時候,更常常是不斷換著口味,嘗著不同的特產,“十里不同味”,達到了很“奢侈”的“吃香喝辣”的地步,仿佛同時過著一個流動的“百里美食節”!      阿 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豐盛的免費飯菜

    點擊查看原圖

      小孩也參加義務送水

    點擊查看原圖

      阿婆正在炒菜

    點擊查看原圖

      隨處可以喝到各種飲料

    {nextpage}

      長長進香路 處處是睡榻 處處有義診

      媽祖繞境進香,傳承的規制,歷來是日夜兼程。幾天下來,各陣頭隊伍和進香信眾的困乏程度,可想而知。行走,完全打破了“生物鐘”設定的規律。只能采用“隨機”的辦法,一有片刻“空檔”,立即抓緊坐一坐、打個盹,甚至躺一躺,“瞇”一會。他們自己形象地打趣說,處處是睡榻。

      參與全程繞境的各陣頭隊伍,由于長年的經驗累積,裝備比較齊全,安排也比較注意“張馳”結合。各團隊一般都配有幾輛大貨車,車上裝有常用的器具,如洗衣機、掛衣架等,廂板上鋪有草席。倘若不是行進在重要的地段,走累了的隊員,可以到車上稍作休息。特別是有A、B制隊員的團隊,不“當班”的隊員,就抓緊在車上休息。

      跟隨媽祖繞境的進香信眾,大部分都自備有席子和被單,哪里方便,把席子往地上一鋪,就在那里躺上一會兒。沿途各駐駕宮廟及周圍地段,是香客們休息的主要場所。各宮廟都會在后殿、偏殿及周圍迥廊等地方,鋪滿草席,方便香客就便休息。論條件,可說是簡單、簡陋,若在平時,現代的人,恐怕誰也不會那樣,男男女女的擠著躺著,在那樣的地方休息片刻。可跟隨媽祖繞境就不一樣了。一路上,完全看不到嬌奢之氣,看到的是香客們的虔誠、不計條件、隨遇而安。媽祖賜予信眾的精神力量,確實無法用語言所能表達清楚。在為移動攝影俱樂部今年元宵攝影專題展“體驗臺灣媽祖繞境進香”這一則的圖片,撰寫文字說明時,我只能用白描的方法,直寫:“困了,坐一坐,打個盹”;“靠著,就睡了”;“趴著,就睡了”;“路邊一躺,就睡了”;“宮廟是香客的主要休息地,席子往地上一鋪,就可以躺下,伴著神明,美美的睡上一覺”……

      很值得一提的是,有幾位熱心的信眾,專門開了幾臺車,全程跟隨在隊伍的后部。每輛車都以新鮮的綠色樹枝編成頂篷,顯得特別引人注目。原來,這幾部車是民間自己組織裝備的“收容車”。繞境的香客實在累了、困了,隨手一招,車子立即停下,香客可以上車小憩片刻,以恢復體力。如此規模浩大、人數眾多的繞境進香活動,連這么不起眼的細微之處,都有人想到、做到,而且做的那么休貼、那么溫馨,確實讓人刮目相看。這種自發的社會動員能力、社會組織能力,在繞境進香全過程的各類細節中,隨時都可以切身感受到。

      媽祖繞境進香期間,沿途大的宮廟,重要的集鎮,活躍有一批批的醫護人員,就如我們“三下鄉”活動的“衛生下鄉”,他們自帶藥品、器具,擺攤設點,開展義診,熱忱為香客排擾解困。腿腳累了,幫你按摩按摩;腰酸背痛,幫你推拿推拿;走了這么長的路,幫你號號脈、量量血壓;天氣這么熱,要注意防止中暑;沒有休息好,更要注意飲食,防止腸胃病……一言一語,一招一式,都讓香客感受到關心、感受到愛護、感受到暖暖的人情。有一位女按摩師告訴我,她是職業按摩師,因為業務太忙,沒有時間全程跟隨媽祖,但她許愿,每年都要擠出時間,為繞境的香客們服務。為此,她已經堅持了好幾年了。他們都純樸的認定,這既是為媽祖服務,也是替媽祖為信眾服務。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困了趴著也能睡。

    點擊查看原圖

      醫務人員義務為大家服務。

    點擊查看原圖

      累了,義工給你按按摩。

    點擊查看原圖

      看他們睡得挺香

    {nextpage}

      長長進香路 處處是花炮

      煙花爆竹是人們最熟悉的,也是最傳統的祈福形式,千余年來一直陪伴在人們的生活中。過年,離不開煙花爆竹,“爆竹聲聲辭舊歲”;喜慶,離不開煙花爆竹,“火樹銀花不夜天”;迎春,離不開煙花爆竹,“復驚爆竹起春雷”;驅邪,離不開煙花爆竹,“且憑爆竹走山魈”;消災,離不開煙花爆竹,“爆竹散千災”……煙花爆竹,成為了中華民族不可或缺的文化符號,記載著一個民族的民俗的傳統、傳承。它跟春聯、年畫、湯圓、月餅、元宵、廟會等等一樣,成為人們記憶里最生動的生活場景和溫馨細節。

      臺灣媽祖繞境進香,把這一傳承了千余年的傳統,發展成了“瘋狂”,以十分夸張、十分刺激的形態,讓媽祖和香客同樂、同歡,使鞭炮、焰火,成為貫穿繞境全過程的最令人難忘的場景。長長進香路,處處是花炮。繞境經過的一百二十多座宮廟,燃放煙花鞭炮的重視程度和盛大規模,遠遠超出了沒有身歷其境的人們的想象。無形中,一百二十多家宮廟似乎在舉行著一場充滿了“硝煙”的競賽,一家一家互相攀比,一家一家暗中較勁,比聲勢、比陣勢、比花樣、比規模……繞境隊伍一過,每座宮廟周邊的道路上、廟埕里,總是堆滿了一層又一層厚厚的鞭炮紙屑。漫天的硝煙,直沖云霄,空氣中到處充滿了直嗆鼻咽的硫磺味。置身現場,確有“槍林彈雨”的感覺,就象剛剛經歷了一場硝煙彌漫的戰役。那時,我每每會想,若要拍戰爭場面的影視劇,何不就在這樣的時候,直選場面拍外景好了。我曾目睹在幾處重要的地點,灑水車就跟著燃放煙花鞭炮的,前面燃放,后面隨即灑水滅火。可友人告訴我,當下提倡環保,現在收斂多了。

      媽祖繞境進香,傳承中,煙花鞭炮燃放,自有一定的規矩。繞境中,媽祖神轎的起居進停,是燃放鞭炮煙花的指揮性指標。起駕、一定要燃放,迎駕、一定要燃放,安座、一定要燃放,路過、沿途的人家、店家、廠家也一定不停的燃放。其中的起駕最是特別,一定要燃放“起馬炮”。陣頭隊伍,進香信眾,周邊民眾,一聽見震耳欲聾的“起馬炮”一響,就知道媽祖神轎起駕了。于是,各種煙花鞭炮瞬間一齊燃放,那聲勢、氣勢,足可氣吞山河。最顯眼最耀眼的,自然是橫跨當街的“瀑布煙花”,起駕或迎駕,經常有這樣的場景。可以說,媽祖繞境進香沿途,沒有哪一刻沒有鞭炮轟鳴,沒有哪一處沒有煙花飛濺。

      燃放煙花鞭炮的組織工作十分細致嚴密。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進香陣頭隊伍中,就有一支專職的燃放隊伍,沿途各宮廟也是都配有專職小組、人員專司燃放。他們都有一定的專業燃放知識和技能。大家都清楚,跟隨媽祖繞境進香,安全要擺在第一位。各燃放現場,各所在地的警察、消防隊伍和交通隊的義工們,都會緊守職責,堅守崗位,做好維護秩序和安全的各項工作。繞境進香活動的各組織者,對各陣頭人員和香客的個人防護,也十分注意和掛心,事前發放了大量的指南類手冊和必要防護用品。我領到的一大袋物品中,除了書面提示材料外,還有囗罩、毛巾、清涼油等。繞境行程中,燃放煙花鞭炮時,信眾們大部分都會戴上囗罩和帽子,有的甚至再捂上厚實的毛巾。因此,盡管全程煙花鞭炮燃放的程度是那樣的“瘋狂”,參與人流是那樣的浩大,時間跨度是那樣的長,繞境進香結束時,沒有聽說有因煙花鞭炮燃放而發生的事故。大家都眾囗一詞“是媽祖的保佑”! 阿缽 文/圖

    點擊查看原圖

      煙花四濺,增添活動氣氛。

    點擊查看原圖

      巨響花炮吸引眾人目光

    點擊查看原圖

      隊伍從炮煙中穿過

    點擊查看原圖

      小伙子冒著煙火點炮

    {nextpage}

      長長進香路 不分年齡性別

      參與臺灣媽祖繞境進香回來后,許多時候、許多場合,總會有人好奇地問,臺灣年輕人信媽祖嗎?臺灣小孩子信媽祖嗎?潛臺詞顯然是,臺灣信奉媽祖的主體,是不是老人們、女人們?大概許多沒有問出囗的人,心中也多多少少會有這樣的疑問。殊不知,在臺灣,對媽祖的崇拜,是一種普遍的社會現象。臺灣二千多萬人口中,有三分之二多信奉媽祖。只要看一看絡繹不絕的參與媽祖繞境進香的洶涌人流,心中的疑團自然瞬間釋然。

      就以全程參與繞境進香活動的、以媽祖神轎為核心的各陣頭團隊的人員構成來說吧,他們恰恰是以青年、壯年的男男女女為主體的。承擔頭旗、頭燈、三仙旗、開路鼓、大鼓陣等執事的人員,除了少數年齡較大的外,大部分都在盛年、青年,個個年富力強。福德彌勒團、彌勒團、太子團、神童團、莊儀團、哨角隊、三十六執事、轎前吹、涼傘、令旗、馬頭鑼、大轎班等陣頭團隊的組成人員,則基本是青壯年男性,個個身強力壯,充滿朝氣。頭香、二香、三香和贊香的隊伍性別年齡構成,比較復雜,各種年齡段的人都有,但那些需要一定體力的崗位,如撐持旌旗、吹奏鼓樂、敲打鑼鼓等一應差事,則完全由青壯年擔當。幾百號人馬的繡旗隊,雖說是清一色的女性,但年齡構成完全是“老中青”三結合,也是中青年女性遠超“阿嬤”級的人員。

      大量的自發參與繞境進香的團隊、“散客”,只見一路男男女女,浩浩蕩蕩,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小孩子,各種年齡段的人都有。一般的說,乘坐摩托車、轎車、游覽車進香的,以家庭為單位的居多,一家人,帶上小孩,跟隨繞境隊伍,逢宮廟即燒香,遇神明即叩拜,其心虔虔,其樂融融。自行車隊進香的,多以青年為主體,少年少女,充滿活力,充滿朝氣,求知欲強,興趣廣泛;也有一些中年的知識界人士參與,成熟穩重,不急不徐;除了進香,他們還做一些隨隊訪問、社會調查、風情考察……“自由行”的“散客”,也是各種年齡段的男女都有。他們大都會按年齡段、或按地域、或按相近行業,自由組合,三五成群,結伴而行。長長進香路,大家似乎只記得自己是跟隨媽祖繞境的進香客,似乎都忘卻了年齡的差別、性別的區分。大家為了媽祖,匯聚在一起,一路上,互相幫助,互相關心,和諧相處。大家都是“媽祖大家庭”里值得驕傲的一員。

      媽祖繞境進香經過的沿途,各地幾乎都是萬人空巷,全民參與。迎駕送駕,要組織盛大的歡迎隊伍;媽祖神轎路過,各家都要在門口擺上香案供品,焚香叩拜;香客們一路辛苦,要盡地主之誼,熱情款待……真正是,繞境進香隊伍一來,男女老少齊上陣,家家戶戶無閑人。對媽祖的崇拜,對媽祖繞境進香的參與,民眾何以如此的“瘋狂”?許許多多的專家學者,從各種角度、各個層面,都有相當深入的研究論述。其實,民眾只認得一個實實在在的簡單的理,媽祖是“自家人”,媽祖會保佑自己。媽祖的“平民化”,讓每個年齡段的人,都感到親切,可以訴說;媽祖的慈善、“靈異的傳說”,讓男男女女都感到可以信賴,可以祈求;媽祖己深深地融進了每家每戶的日常生活,民眾跟隨媽祖繞境進香,是一種心愿,是一種修為,是借助一定的形式、對自己心靈的凈化。臺灣友人說,跟隨媽祖繞境進香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所呈現的是臺灣民眾最良善的一面。  阿   缽     文 /  圖

    點擊查看原圖

      八旬阿婆也隨隊伍走

    點擊查看原圖

      成功人士不開汽車徒步走

    點擊查看原圖

      隊伍中不分男女老少,大家齊上路。

    點擊查看原圖

      小姑娘累了在休息

    {nextpage}

      垃圾變黃金 媽祖好開心

      剛到大甲鎮瀾宮廟埕,一眼就看到,幾個舉著環保標語牌的人員,在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的人群中,不停地走動著。其中的一幅特別引人注目:“垃圾變黃金,媽祖好開心”,主題一語說清,語調親切溫馨,完全融入了媽祖繞境進香的特定氛圍。我趕緊端起相機,立即連拍了幾張。后來在跟隨繞境進香的行程中,發現這樣的鏡頭隨時可遇,心中著實佩服。

      媽祖繞境進香,行程三百多公里,歷時九天八夜,經過四縣市二十一個鄉鎮,參與人數上百萬,所經過的地方大都是鄉村。進香活動又免不了不計其數的鞭炮轟鳴、炮屑紛飛。因此,隊伍走到哪里,那里都面臨著巨大的環境衛生方面的壓力。若在咱們這里,非動用行政力量不可。必定事前層層會議布置,過程中反復檢查落實,結果往往也是不如意時多。據觀察,他們以媽祖為總號召,主要依靠人的素質、義工隊伍、專業機構這“三寶”,效果確實比較理想。友人告訴我,這有一個過程。若干年前,也是到處一片亂糟糟。經過一年又一年的反復和磨合,現在逐漸形成了習慣。

      首先是人的素質。平心而言,咱們這里的總體衛生習慣和素養,跟人家相比,還是有明顯的差距。別不服氣,或許咱們的臨時突擊能力不錯,持之以恒就差了;更致命的是,咱們事事時時都靠著以行政的力量推動落實,造成的客觀副產品是,一離開了行政的力量,就“六神無主”。可以看到,參與繞境的信眾,體現了很高的衛生素養。自己產生的垃圾概不亂丟,許多人甚至個人自備有專用垃圾袋,路上小心裝好,帶到有垃圾箱的地方投放。三餐吃了飯,也總是自己收拾好碗筷桌椅,真正意義上的“自助餐”。繞境沿途的家庭衛生間幾乎對香客全開放,想“方便”,請上門,來者不拒,歡迎歡迎。

      當然,凡是大規模的活動,一定的組織架構是必須的。從總體的策劃組織上看,大甲鎮瀾宮特意設置了衛生組,專職組織協調這方面的具體事務。同時,建立了一支繞境期間的專門的清掃義工隊伍。沿途各宮廟,也相應拉起了義務的隊伍,并有專人負責,與鎮瀾宮相對應。這些義工隊伍,是全程保潔的主力軍,沿途和各宮廟燃放的鞭炮煙花的大量垃圾,靠他們清掃。鎮瀾宮媽祖起駕的當晚,壓陣的媽祖神轎隊伍和人流剛一離開廟前廣場,義工們就立即行動起來,不到一個鐘頭,就清掃的干干凈凈。媽祖離開新港奉天宮的夜里,奉天宮前的主街,鋪滿了厚厚的一大層“炮紙”。回程的隊伍前腳走,義工的清掃隊后腳就到,清掃的清掃,裝垃圾的裝垃圾,沖洗的沖洗,分工明確,各司其責,井井有條。也是不到一個小時,整個街區就恢復了原貌。若是此時恰好來到這里,有誰能想到,之前還是到處鞭炮轟鳴、焰火四濺、炮紙紛飛。

      繞境期間,各地的環衛專職機構,也是功不可沒。清理的專業指導,清運車輛的安排,灑水車的調配等等,他們的工作量是平時的幾十倍。和咱們這里一樣,一有大活動,他們都是最辛苦的。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專職機構與義工隊伍的協同,可說是不分彼此、如同一體,他們的專業水準和職業操守,的確無可挑剔,令人感動、敬佩。

      參與時間雖短,但完全可以體驗到,環保的意識,已深深地融進了繞境進香的全過程,進香客們已逐漸的把講衛生當作自己路上的行為準則,講環保已成為時下的一種共識、一種時尚。長長進香路,一路干干凈凈,媽祖好開心,民眾也好開心。阿  缽 文/ 圖

    點擊查看原圖

      義工動手清理現場垃圾

    點擊查看原圖

      信眾積極參與保潔

    點擊查看原圖

      市政部門配合搞衛生

    {nextpage}

      臺灣獨特的“凌轎腳”

      臺灣媽祖繞境進香的九天八夜中,沿途經常可以看到排著長龍等待“凌轎腳”的人潮。這是有關媽祖的所有活動中,最獨特的一種習俗,也只有臺灣才流行有這種拜媽祖的習俗。

      “凌轎腳”俗稱“鉆轎底”。“凌轎腳”的原意是,愿意以自己的身體,當作媽祖登轎的墊腳椅,體現了信眾祈求媽祖保佑、賜福的虔誠。“凌轎腳”時,信眾要跪伏在媽祖神轎經過的路上,有的甚至帶上家人的衣物、嬰兒的用品,五體投地地趴在地面上,讓媽祖神轎緩緩的從身上移過。

      “凌轎腳”的信眾,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年輕,大都是所在地無法跟隨媽祖繞境進香的人們。現在媽祖繞行到了自己的家門口,有什么祈求、愿望,趕快訴說。“凌轎腳”時,不管是春雨飛灑、還是驕陽當空,不管是路面崎嶇不平、還是泥濘滿地,只要媽祖神轎一到,等待的信眾們一個個義無反顧、跪趴在地,一個個口中念念有詞。有的甚至滿眼淚水,不斷的輕聲的對媽祖訴說著、祈求著。那情景,叩人心弦,仿佛天地間什么都靜止了,只有信眾與媽祖的喃喃細語,只有信眾與媽祖的心靈交流。經過了這么多年的累積,“凌轎腳”一般都形成了約定俗成的地點,信眾們都清楚。因此,每個地點,媽祖神轎還在遠遠的前面的路上,信眾們便會早早的來到預定的地方,排起了長長的隊伍,耐心地等待媽祖神轎的到來。由于人多,許多地方的人潮長龍,甚至長達數公里。途中,我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人流長龍時,以為是信眾排隊迎接媽祖圣駕,待到媽祖神轎一到,一個個紛紛趴倒在地,方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獨特的信眾“凌轎腳”。

      參與繞境進香期間,我請教過許多人,不少還是研究媽祖信俗的資深人士。但誰也說不清“凌轎腳”產生于何時?為什么只在臺灣流行?仔細想一想,其實,民間信俗的流傳、流行,大多時候傳播的途徑僅是口傳身授,有的可能只是起始于某一種機緣,加上某種“靈異傳說”的推波助瀾,于是成為了大家群起而效的一種共同行為,最終成為了大家認可的約定俗成的一種信俗。就如媽祖繞境進香中的“報馬仔”、神偶團、進香旗、公豬肉、葫蘆酒、以及八大典禮等等、等等。有的是說得清的、有的是道不明的,有的知其然、有的不知其所以然,趨眾心理是信俗產生、流行的肥沃土壤,許多時候是不能,也不必事事都“打破砂鍋問到底”。就如這“凌轎腳”,基于信眾對媽祖的信賴,這么虔誠的一跪一趴,可能排舒了多少的心理障礙,可能產生了多么美好的憧憬。

      “凌轎腳”期間,最辛苦的當數神轎班的執事們。媽祖神轎下,就匍匐著成千上萬的信男信女,為了讓信眾有訴說、祈求的時間、空間,神轎移動的速度十分緩慢,神轎底座的高度必須控制的恰到好處,不能擁擠中碰傷了信眾。難!真是難為了他們。友人告訴我,盡管時時處處、密密麻麻的人流總是擁擠不堪,但從來沒有因“凌轎腳”而發生過意外的傷人事故。不少地方,因“凌轎腳”的人數眾多,繞境隊伍只能十分緩慢的行進,往往誤了下一站的行程,但自始至終,聽不到任何怨言,下一站的迎駕陣頭、人流,總是耐心地等待著隊伍的到來。當然,下一站也總是重復著上一站的場景,等待“凌轎腳”的信眾,也總是早早地排好了虔誠的長龍。

      注:大概“凌轎腳”是閩南語直譯過來的寫法,臺灣的“凌”字寫作單人旁,因一時電腦上找不到,權作如此寫。  阿    缽   文 / 圖

    點擊查看原圖

      大家自覺排隊等待。

    點擊查看原圖

      隊伍行進中,仍有信眾“凌轎腳”。

    點擊查看原圖

      媒體隨隊采訪。

    點擊查看原圖

      不分男女老少,排隊“凌轎腳”拜媽祖。

    {nextpage}

      臺灣獨特的拜請媽祖“助選”

      臺灣的政治生態很“怪”,選舉是年年有,處處有。伴隨著選舉的是沒完沒了的拉票,當然,它有個好聽的名字,叫“拜票”。由于媽祖擁有眾多的信眾,大家都清楚,那是巨大的票倉。因此,各個層級、各個地域的競選人士,無不競相在媽祖廟上,在媽祖信眾中,下足功夫,做足文章。媽祖繞境進香活動,無意中為各方政治人物、各競選人,提供了一個廣闊的“拜票”舞臺。

      臺灣的媽祖廟,是一個地方民眾的信仰中心,是一個地方民眾凝聚力的載體。她見證了一個地方社會、經濟、文化等方方面面的發展。媽祖廟本身的規模和影響力,也總是隨著地方的發展而不斷發展擴大。而且,各地方的媽祖廟,基本上都坐落在當地最繁華的地段,是一個地方的地標性建筑。不管什么時候,她總是人氣最旺的一個地方。各方競選人士,都非常敏銳的看到這一點。因此,繞境中都可以看到,沿途經過的各媽祖廟廟埕外兩側,總是矗立有競選人士的競選廣告大牌。繞境途經的重要地段,也總是插滿了花花綠綠的、各式各樣的、刷著競選人肖像、名字、口號的競選旗子。其他的競選“文宣品”,途中更是隨處可見。

      繞境進香的隊伍,什么時候都是洪流滾滾。意想不到的是,浩浩蕩蕩的隊伍中,時不時的總會有競選的宣傳車跟隨進來。不過,盡管宣傳車上的標語、旗子,一定是鮮明的競選標志,但細聽競選宣傳車的高音喇叭傳出的聲音,卻完全是說,自己要如何秉承媽祖的意愿,為地方發展多多做事,為媽祖信眾多多謀福祉、多多行善舉。不同派別競選人的宣傳車碰到一起,也是相安無事,沒有互相攻擊,互相“嗆聲”,似乎比立法院文明多了。彼此競相說媽祖的好,說自己是媽祖的虔誠信徒,一定誠心誠意為媽祖服務,為媽祖信眾服務。

      繞境沿途舉辦的各場迎駕、駐駕、送駕儀式,雖說主要由各宮廟董事會承辦,各方頭面人物,特別是參與競選的人士,必定悉數到場,并且“相見甚歡”。看來,在媽祖的旗幟下,既使有再大的歧見,他們似乎也是“擱置爭議”,顧全場面,顧全臉面,或許也顧全票源。我在西螺大橋橋頭的盛大迎駕儀式上,就親眼目睹了藍綠的當地重量級人物和民意代表,同臺和睦歡迎媽祖繞境進香隊伍的場景。

      臺灣各級政要,對媽祖繞境進香活動都非常重視。繞境進香啟程的前一天晚上,兩岸共同在大甲舉辦盛大的“媽祖之光”晚會,臺中市長胡志強、臺中縣長黃仲生等一幫政要,趕到現場為信眾加油。繞境進香媽祖起駕的當天,馬英九、吳敦義帶領一幫人到大甲,親自參加媽祖神像“上轎典禮”,并發表了一番重視、贊揚媽祖、媽祖信眾和相關活動的講話。媽祖繞境進香活動在新港舉辦祝壽大典時,肖萬長帶領一幫人,一大早就趕到新港,并與大甲鎮瀾宮董事長一起擔任主祭。看了這許許多多的場景,有時會有一個假設性的問題,突然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如果媽祖沒有這么眾多的信眾,這幫政要、各方頭面人物還會如此熱衷嗎?”畢竟,媽祖就是媽祖,現實不是假設。現實就是,在臺灣,媽祖的信眾就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二還強。    阿缽    文 / 圖

    點擊查看原圖

      跟隨隊伍助選

    點擊查看原圖

      媽祖廟前設點助選

    點擊查看原圖

      借助廣告宣傳

    點擊查看原圖

      利用晚會造勢

    {nextpage}

      進香客“瘋狂” 攝影人更“瘋狂”

    點擊查看原圖

      精彩鏡頭,各顯水平。

    點擊查看原圖

      登高搶占,先擇角度。

    點擊查看原圖

      “老外”同行,尋機抓拍。

    點擊查看原圖

      占好位置,耐心等待。

     

      臺灣民間之所以有“三月瘋媽祖”的說法,最重要、最直接的起因,自然是大甲鎮瀾宮舉辦的一年比一年規模更盛大、信眾更“瘋狂”的媽祖繞境進香活動。這一活動從幾十年前的幾十個人跨海湄洲進香,發展為今日上百萬人參與的南下繞境進香。這一奇特的現象,引起了方方面面的特別關注。許多中外專家學者紛紛深入現場,作細致的采風、調查、研究。許多媒體紛紛派出一年比一年更大陣容的采訪隊伍,追蹤繞境進香,多種場景、多個角度,對其展開全方位的實時報道。他們的廣泛踴躍參與,也發展到了堪稱“瘋狂”的程度。其中,最為“瘋狂”的,當數許許多多特別活躍的專業的或業余的攝影人。

      繞境進香的“繞”和“進”,決定了全程畫面的高度流動性,隨時隨地都可能產生“瞬間”的“永恒”。攝影人都看準了這一點,每個人都認真地做好“事前的準備功課”,老老實實地詳細了解隊伍的行程,研究、預測沿途最可能出現“生動場景”的地段;老老實實的一步一步跟著隊伍行走,密切注視行進中的進香客喜怒哀樂、行為舉止,時時保持應有的警覺和敏感,時時讓手中的相機保持“臨戰”的狀態。由于大甲鎮瀾宮董事會和友人的關照,繞境全程,我基本上處于亦步亦車的狀況,有比較大的自由度。一路可以看到,幾乎每一支行進隊伍中,都會有數位攝影人跟隨,他們既是進香客、又是攝影人。正因為這些人的執著,這些人的辛苦,每年繞境進香,都留下了大量的彌足珍貴的感人的“鏡頭”。

      繞境進香過程中的重大典禮活動,是信眾最為關心的盛事,當然更是攝影人最為關注的場景。這樣的場面往往浩大熱烈、人山人海。攝影人若不提前觀察、提前到位,屆時連立足之地都將無法找到,更遑論拍攝了。因此,唯一的“法門”,就是象拍攝風光片那樣,提前“卡位”、耐心等待。我在濁水溪上的西螺大橋,就遇上幾位攝影人,扛著梯子,早早的架在橋面的中間線上,急切地等待著繞境隊伍的到來。我問他們等待多久了,他們笑笑回答,大約二小時吧!在彰化員林鎮,遇上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同行”,也是早早的搬了梯子,在媽祖廟正對面提前“卡”好了位。他告訴我,已經堅持十幾年在這個位置上拍攝繞境進香。“老同行”的話,讓我感動,讓我佩服,同樣的位置,一堅持就是十幾年,這是怎樣的一種“媽祖心”和拍攝情懷!圈外有的人以為攝影很簡單,不過是按按快門而已。殊不知雖說感人的畫面往往就在一瞬間,但這“一瞬間”機遇的背后的堅持和等待,卻需要攝影人怎樣的毅力和功力!

      繞境進香過程中,“精彩”的“瞬間”,每時每刻都在迸發著。要使之“永恒”,攝影人要善于捕捉,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時時注意一個“搶”字。確實如此,許多時候,機遇稍縱即逝,“鏡頭”既是“等”出來的,也是“搶”出來的。攝影人都知道,媽祖起駕最轟動的場面,當數神轎出宮門及在廟埕挪動的情景。因此,那時的所有攝影人、記者,心中都只有一個“搶”字,快“搶”有利位置,快“搶”精彩畫面。就是這樣,大概一個“搶”字,始終貫穿在攝影人繞境進香的全過程之中。

      繞境進香過程中,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參與攝影的“老外同行”,也居然是那樣的“瘋狂”。在各種場合,“老外同行”也總是“當仁不讓”,敢“擠”“敢”“搶”,對什么“鏡頭”都感興趣,特別是一些很有特色的民俗類場景,更是緊追不舍。在鎮瀾宮神龕前,為了拍攝信眾“卜杯”的“鏡頭”,我看到一個身軀龐大的“老外同行”,竟然“克服萬難”,緊緊地趴貼在地上“搶”“鏡頭”。

      對于繞境進香全程活動的影像記錄、資料積累,大甲鎮瀾宮董事會和臺中縣文化局都非常重視。鎮瀾宮設立有專門的攝影組,文化局則特意舉辦繞境進香專題攝影比賽。沿途各宮廟對攝影人也特別歡迎,都能最大限度的為拍攝提供各種方便。繞境的進香客、陣頭團隊,對攝影人都十分友好,一切順其自然,隨你跟,隨你拍,對攝影人的“瘋狂”,理解、包容。正因為這樣,活動結束時,總是能及時累積起十分豐富的各方面的資料,也往往同時產生許多精彩、珍貴的影像作品,沒有讓攝影人白白“瘋狂”一場。  阿缽 文/圖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逆袭分分彩计划软件 新加坡二分彩计划软件 下载秒速时时开奖结果 家电售后员工赚钱吗 新时时彩宝典下载 AG甜一甜屋官网 买超跑车跑婚庆赚钱吗 280组选号码前后关系 即开彩官网 必发网站输了好多钱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奖金 30期无错36码特围 app斗牛挂试用一天 怎么做网络彩票代理 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 网上的电脑赚钱平台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