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石馬橋自橫

    石馬橋自橫

      □張金湘

      蓋尾有古橋,大名曰石馬。

      石馬橋的谷雨如約而至。雨霧鎖住了山頭,雨線刷洗著道路,把古色古香的石馬橋擦拭得更加清秀俊朗。雨霧纏綿間,石馬橋披上了一層輕柔的薄紗,顯得寧靜厚重而又神秘莫測。

      撐一把傘在雨中的橋面上靜立,看著春雨時而直線滑落,時而隨風飄灑,心里便有了一些春意的盎然和雨的安之若素。雨絲紛揚,織網編簾,在空中漫無邊際地飛舞,因為悠然,所以極致,甚至有些置浮華于不屑一顧。雨中的石馬橋,在流淌的蘭溪水面上靜臥,于不動聲色中一展超然脫俗,卻又流露著無限的溫情。

      雨輕輕地來,正如我在橋面上輕輕地走。有微風把幾點雨絲送入我溫暖的懷里,倏地鉆了進去,再也尋它不得。春衫薄涼,我心清涼,凝望著時光被這雨絲浸潤得如斷了線一般地七零八落。扶橋臨風,微雨徐徐,心底忽然有了一條時光的河流,春雨一直這么密密匝匝地下得不緊不慢,河流恰好盛了這雨,便是從了景,應了心。

      河流不知從何而起,卻流淌得晝夜兼程。彎彎曲曲,一條條,一線線。星羅棋布,是大地上一張密而有序的網,分隔著山野,映襯著田地。大河牽著小河,小河拉著小溪,小溪連著田埂,田埂擁抱著田原。水中有天,有魚,有蛙,有云彩,有日月星辰,有姹紫嫣紅,有蜂飛蝶舞。河從不掩飾自己的激揚、陰郁、憤怒或渴望……木蘭溪流的線條舒展,身軀延伸,對直前勇往,對遠征專注,在設計勾勒著一幅水墨畫,一定還有一種聲音,像馬提琴悠揚的拉或是古箏漫不經心的彈,隱約在河水之中……它把流淌的自由建立在把蓋尾鎮分割成南北兩部分的無情之上。

      溪北多山地,溪南多平原,南北都住著勤勞質樸的蓋尾人,煙火明滅,生生不息。溪流兩岸,民眾隔溪勞作、走動,南北的交通靠溪流的平緩處的渡口提供。溪流、渡口、渡船,很自然地讓人聯想到邊城。這里有邊城的景致,還有邊城的煙氣,卻從未敢想擁有煙氣籠青閣的富貴,也不曾想有流文蕩畫橋的奢侈。雖然上下游有幾處渡口,還是不能滿足行人的南來北往的方便,更談不上貨物運輸。為免擺渡的等待和省點渡錢,行人、樵夫、山貨的經理人到了這里就是負重仍要趟水過溪的也不在少數,此處的蘭溪成了百姓心頭的苦不堪言。

      石馬村自古便是木蘭溪北岸一個小集鎮,是溪北人、山上山下出入的買賣人出行的必經要道,這里有了木蘭溪流,更有了一條身影穿梭的人流。該地溪中有一深潭,名為龍窟潭,此潭水深,水深流緩,每逢雨季就有人喪生深潭,經年累月,不知吞沒了多少生靈。百姓的艱苦和無奈就這樣被深情的歲月抱著,縱身跳入蘭溪之中,隨波逐流。河水裹挾著,翻卷著,撲騰著,涌流著……在奔流中,山為他們開門,地為他們展路,他們一起來自遠方,走向遠方。

      人們的心里下起了雨。心田潮濕了。心原流淌著一條河流。

      建設一座橋,便利行人來往和南北物資交流是人們的期望。石馬橋注定是一位多情人,在潺潺的流水中,瀲滟了春的情愫,傾注了多少人民的牽掛。南宋嘉定年間(1208~1224年)清源郡侯陳讜倡建石馬橋,實現了人們建橋的夙愿。

      石馬橋全石結構。長149米,橋面寬5.2米,有18墩19孔,墩高7米,橋孔跨度7.8米;橋面鋪設粗糙青石,兩側石欄桿高0.5米,四面有阿羅漢浮雕,橋兩頭欄柱上各有石獅一對,橋西有石馬一匹,長1.3米,高1.6米,佇立昂首,造形美觀。橋身蜿蜒曲折如臥波游龍。橋墩船形兩頭尖,中間微凹,造型精致美觀,呈不規則弧形排列。

      石馬橋的建設是百姓同心同德、齊心協力的結晶,由此產生了許多美麗的傳說。傳說就像是溪流中的水草,隨流水擺動,看似有影,卻是無形。各種各樣的傳說傾注了受困于木蘭溪兩岸百姓的汗水和淚水。石馬橋已然超越物質,成了承載生命、文化、歷史、寄托、期盼以及靈魂的道具。

      一橋橫跨,南北變通途,木蘭溪兩岸的經濟來往日益密切,石馬橋頭的小集市成長為繁榮的小街。古街還在,雖然受到現代生活的沖擊,它朱顏依稀,仍能看到它的古色古香和明清時期的原始風貌。木質的店門如屏風開合逶迤不斷,木制的檐柱粗壯低矮、默默承當,城隍廟的煙火依舊裊裊繚繞,老人們聚集在這里聊天,懶洋洋地享受春日的和風細雨、或是冬日暖陽,偶爾叮叮鐺鐺的補鍋捶打聲飄過街頭撲入河面……一幅現場版的“清明上河圖”仿佛眼前。

      時光銜枚疾走,石馬橋瘦削細長的身姿橫臥于歲月的長河上,暗淡了浮光掠影,見慣了秋月春風。石馬橋剛建后不久就毀壞了,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僧方石募資重建,并建亭其上。在以后的幾百年間,多次被大水沖毀,歷代知縣相繼主持修復。1958年的大水沖壞3個橋墩,人民政府撥款修復。人們用一次次的修復幫助它抵御800多年的風雨浸襲,并與它一起風雨兼程。歷史上的石馬橋歷經30多次的修復,每修復一次都會樹碑一方,以褒揚捐助人,銘記功德。橋南的石馬寺里存有10多方碑刻,橋北的榕樹下、古街旁、甚至民居的墻上還能發現近20方的修橋碑刻。從宋代到明清,到民國,到解放后,一直到近年。瀏覽不同時期的碑刻,分明是在閱讀一部人與自然的斗爭史,一部破壞與抗爭的不屈傳奇,令人噓唏。

      春雨一夜,蘭溪水漲如潮。石馬橋老態龍鐘,依然臥波如虹,逶迤前行。橋面細雨蒙蒙,橋下水浪滔滔。石馬橋老驥伏櫪,退而不休,以它老而彌堅之軀在自己的崗位上做最好的自己。它用自己的堅守讓人由衷地贊嘆古人建造它、維修它的智慧、勇氣與執著。多少行色匆匆的腳步,從來不問為什么,也不知道哪一天會停留,在歲月的石馬橋上穿梭,都走成了過客。石馬橋被年輪畫滿了皺紋,行人來往的腳步讓它在折折回回中無限延長,它讓多少行人的青絲在橋的這頭到橋的那頭走成了白發。

      雨已住,驕陽出,我收傘。我與石馬橋執手相看,看著它身上狗尾續貂般的手術痕跡,看著它一身的斑駁和傷痕卻透著無比的堅強,我由衷地贊嘆。石馬橋啊,當了你的過客,讓我窺見了一個樸素而又真實的存在,你的存在不同于現代的高大上的建筑,古老而并不古板,接近于生活,又仿佛能從你的身上看到我的將來。你和蘭溪一起,讓我的心在看著蘭溪時隨溪流洶涌澎湃,又會在看到你時馬上安靜下來。這兩種模式交集著,切換著,讓我對你們的存在無語嘆息:我的猶豫不決的今天很快就會被蘭溪沖刷成蹉跎滿志的昨天,我的夢來不及真正開放,卻隨著橋縫中的無名之花凋零了。

      微風起,涼意生,驀然驚覺,發已白。發已白,空長嘆,歲月昏睡在泛黃的照片里,漸行漸遠。

      唯蘭溪流淌,石馬橋自橫。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天津快乐10分钟开 皇冠足球指数网抽水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河南人玩的是什么麻将 单机免费无网麻将 篮球彩票比分 浙江20选5开奖 欢乐麻将好友房论坛 北京麻将怎么打 河南11选5 按月配资 江淮安徽麻将 篮球澳彩即时赔率 公社贵州麻将app 山西福彩走势图一定牛 山东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