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化>媽祖的66字封號豈能砍削

    媽祖的66字封號豈能砍削

      □許更生

      2016年,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筆者的《海絲雕龍》一書,其中第一篇就是《媽祖封號應當是66字》。文章針對一些人一直堅持將“天后”排除在媽祖封號之外的誤訛,予以糾錯訂正。可惜,不知劉福鑄先生是沒有認真閱讀呢,還是始終弄不明白這個問題,最近他又借“媽祖的封號與爵號”說事,接連在《莆田僑鄉時報》和“莆田文化”網站發表文章,認為“對于媽祖的64字封號,歷來沒有任何爭議,可是近年有人竟多次著文驚呼媽祖封號數錯了,不是64字,而是66字,……這種標新立異之說,雖無任何學術價值,但容易誤導一般民眾”。媽祖是我市民間信俗的第一品牌,媽祖封號又是其中首要的元素。為此,實在有必要搞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弄清究竟是誰在隨意標新立異,誤導民眾。

      其實,我在《媽祖封號應當是66字》中,就已經指出:“有人也許堅持認為‘天后’是爵位,因此不能列入封號。其實,這是一大誤解。”為什么呢?因為我國百姓與學界,歷來就已經將人物的封號與爵號一并列入“封號”這一大概念之中——而并非劉先生所謂的“標新立異”“一鍋煮”。

      首先,看看社會實際情況吧。隨便問問當代文化人,媽祖的封號是什么,哪個竟然會把“天后”排除在外呢?

      臺灣著名媽祖學者許葉金1998年出版的《媽祖全書·媽祖的褒封》,就已明確提出:“清德宗光緒元年(1875),詔再加封敷仁,封號全名達六十六字,為中國歷史上褒封最多封號之唯一女神,即加封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福佑群生誠感咸孚顯神贊順垂慈篤佑安瀾利運澤覃海宇恬波宣惠導流衍慶靖洋錫祉恩周德溥衛漕保泰振武綏疆嘉佑敷仁天后’。”為了加深讀者印象,他在該書第六章《媽祖的榮典》中,再次認定:媽祖“封號全名達六十六字,為中國歷史上褒封最多封號之唯一女神”。這部1200多碼的鴻篇巨著,據作者《序文》所言,是“媽祖古今中外重要文獻的總集大成,亦為媽祖之分門別類、精彩資料的百科全書。”其《后記》又云:“本書系參考古今中外有關媽祖之各種文獻資料而編著”。

      光緒十四年(1888),福建著名文史家楊浚在《湄洲嶼志略·封號》(清光緒十四年木刻版,福建師大圖書館藏書)中也明確記載:“康熙二十三年,欽差禮部赍御書香帛祭告,特封‘護國庇民昭靈顯應仁慈天后’。”楊浚還特地注明“封天后自此始”;“乾隆二十二年,加封‘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福佑群生誠感咸孚天后”。可見,“天后”二字可以并且應當是皇家褒封之“封號”,屬于不可或缺的內容。

      縱觀古今史書,也不管紙質的還是網絡的,提及媽祖最高封號均有“天后”二字。例如當代《湄洲媽祖志·歷代褒封》之第213碼明白寫道:“可以認定是康熙二十三年加封天妃為天后”;214碼曰“清乾隆二年加封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福佑群生天后”。該書第216碼總述道:媽祖“神牌全稱作: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福佑群生、誠感咸孚、顯神贊順、垂慈篤祜(佑)、安瀾利運、澤覃海宇、恬波宣惠、導流衍慶、靖洋錫祉、恩周德溥、衛漕保泰、振武綏疆、嘉祐敷仁天后之神。”該書第217碼《歷代朝廷褒封一覽表》中,再次重申了“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晉封天后”,“乾隆二年(1737年)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福佑群生天后”,緊接著,第220碼《媽祖歷代褒封封號》所載同上,又一次予以確認。編纂者歷數康熙、乾隆、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各朝的褒封情況時,30多次均鄭重其事地提及了“天后”封號。

      2014年12月,中華媽祖文化交流協會編輯出版的《媽祖文化簡明讀本》,15次提及媽祖“天后”封號,并明確指出“’天后‘為最高封號”(見該書第34碼)。

      再擴大視野,從中華民族最著名的幾位由人而神者之封號來看吧。

      儒家創始人孔子的封號。授予孔子“封號”的制度始于漢代,止于1935年,其間共有十余個不同的褒封。孔子的第一個封號,為漢平帝元始元年的“褒成宣尼公”。其中,“褒成”是國名,“宣尼”是謚號,“公”是爵位。東漢和帝永元四年封“褒成侯”,其中“侯”是爵位。北魏孝文帝太和十六年封“文圣尼父”。“文圣”是尊號,“尼父”是敬稱——孔子字仲尼,故稱。唐太宗貞觀二年封“先圣”。“先師”“先圣”都是尊稱。唐太宗貞觀十一年加封“宣父”。“宣”為謚號,“父”是美稱。清世祖順治二年封號加“大成至圣文宣先師”。據《孟子·萬章下》中載文,“玄圣”、“至圣”、“大成”均是對孔子的贊辭。中華民國二十四年(1935)封號:“大成至圣先師”。

      關羽的封號。關公不但被佛、儒、道三家稱為神,更被歷代皇帝加封23次之多,由“候”加封至“圣”。清代的最終封號為: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贊宣德關圣大帝,“封號長達26字”。(參見趙波、侯學金、裴根長的《關公文化大透視》一書,丁永林著述《關羽歷代封號》)

      再則,歷來稱諸葛亮封號為武鄉侯、忠武侯、武興王等等;陳靖姑封號為通天圣母、順懿夫人、慈濟夫人、天仙圣母、臨水陳太后、順天圣母等;吳媛為妙應靈濟夫人、吳圣天妃;吳夲為大道真人、保生大帝……古今都沒人任意割裂,將“爵號”排除在封號之外,而是視之為一個完整的“封號”整體。

      再看看同為宋代,宋高宗給岳飛的20字封號:“武昌開國公、少保、統屬文武兵部尚書、都督大元帥”,不也是包括了爵號嗎?

      看來,要徹底明白“封號”之中,為什么可以包含“爵號”,還得追根朔源,從“封”字的本義說起。

      漢代《說文解字》就已經指出,“封”字原本的字形就是“土+豐”。《說文解字》《康熙字典》等古代主要工具書均釋義為:從之從土從寸,各之其土也,會意字。封,土地之事也。謂爵命諸侯以是土也,守其制度也:公侯,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所以孟子解釋所謂“制度”,主要就是“裂茅土以封之”。中古以前,中國幾乎沒有爵位虛封的情況,每個爵位都對應有相匹配的封地。因此,《辭海》《現代漢語詞典》等現代主要工具書,干脆沒有設立“封號”這一詞條,而只在“封”的義項中闡明:古時帝王把爵位(有時連土地)或稱號賜給臣子或親屬。可見,封及封號,本身就已經包含了爵位的意思。因此,怎能把爵位隨意從封號中人為的割裂出去呢!?

      劉先生文中,還特地引述《清史稿》來認定“媽祖64字封號”,它是“對媽祖封號字數的正確表述”。其實,這又是一個削足就履的歷史誤解。應當指出的是,現在不少學者在引述《清史稿》那段文字時,往往掐頭去尾,即只見“以此為限制”云云,而不見其后還有更加重要的一段說明:“嗣后續有顯應,聽各督撫另行斟酌合辦,奉旨允準。”這說明,朝廷對于媽祖封號的字數,還是留有充分的彈性空間和伸縮余地的——只需“奉旨允準”即可。《清史稿·禮儀》說得更加明白:“定例封號至四十字不復加,間有之,非常制”。實際上,清同治、光緒不就已經突破了60字的“非常制”藩籬,分別達到了64字和66字了嗎?授予一些人物封號,畢竟是人為的所為,而并非鐵定不變、不可突破的自然法則。

      總而言之,包含“天后”二字在內的媽祖的封號,是不容任何人動搖、砍削的;作為媽祖故鄉的人們,更有責任和擔當,切實傳承、維護好媽祖的全部66字神圣封號!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迅盈排球比分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一比分网 辽宁33选7走势图500期 吉林快3 杭州麻将游戏规则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app 腾讯欢乐麻将玩法 一本道小仓 扑克安徽麻将官方下载 十一选五天津 盛鑫配资 吉林科乐麻将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网 世界杯德国对战瑞典比分预测 闲来贵州麻将有安卓版 股票指数期货合约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