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鄉醫李壽山

    鄉醫李壽山

      □李福生

      我的父親李壽山,除了是一位言行極其嚴格,以身作則的慈父,還是一位終其一生兢兢業業致力鄉村醫療事業的醫生。

      父親李壽山,原名悌鳶,1934年福州協和高職學校畢業;1936年任平潭北高簡易小學校長;1937年莆田國醫專科學校學習醫學;1938年,年輕的父親因平潭抗戰救亡如火如荼,毅然輟學返回平潭參加抗戰工作;1938年10月間因抗日戰爭形勢逼人,應當時國民政府平潭縣羅仲若縣長之邀,任平潭縣沄城鎮聯保主任,參加抗日工作。1939年7月5日平潭首次淪陷,父親則繼續留下參加當時舊縣長羅仲若先生組織的地下抗日,直至1939年10月因遭人告密,恐家人遭風險,在平潭族人幫助下,半夜舉家由海路逃難回未淪陷的莆田涵江。1939年平潭二次淪陷后,祖父李健頤托人將父親送到福州友人處學習外科、眼科。反復的戰亂讓年輕的父親深深認識到學醫掌握療疾本領的重要性,那時的他什么都學,還涉獵了兒科、內科、婦科等,掌握了一定的醫學知識。期間太祖母病重,父親回到平潭侍奉湯藥,并在安興及廣德春藥鋪坐診。1941年平潭的抗日形勢更為嚴峻,羅仲若縣長再次聘父親為國民黨平潭西區分部書記,組織抗日工作。同年平潭再次淪陷。祖父李健頤、太姑丈劉文軒、舅舅林瑞明等親人十分擔憂父親一家的困境,幫助父親舉家搬到莆田涵江,并資助他在涵江前街開辦“益源碗店”及“壽山診所”,希望父親能承家業,以經商、行醫謀生。在行醫期間,著有《簡明中醫常用外科、眼科處方集》。1954年,參加涵江聯合診所,任中醫外科、眼科醫師。1958年,到福建省中醫高級進修學校(福建省中醫學院前身)進修深造,收獲了扎實的醫理和醫術。1959年分配到莆田縣中醫院(笏石醫院)任中醫師,在診療工作期間,自創枯痔注射液,深受沿海群眾信任和好評。

      正因為他年青時的“抗日”熱忱,參加當時平潭國民政府組建的抗日組織,給他的歷史遺留了說不清道不明的尷尬,為他之后的坎坷曲折人生留下了無盡的遺憾。從分配到莆田縣中醫院工作后,在各次的階級斗爭中,都成為了莆田縣衛生系統的“名星運動員”。尤其是文化大革命,莫須有地被批斗。工作先是從莆田縣中醫院調到“界外底”靈川公社保健院,四清時又被調到山旮旯莊邊公社保健院當醫生。“文革”期間,再一次被下放到山區莊邊萍湖村衛生所接受貧下中農的改造。

      今年,我走訪莊邊萍湖村,很多村民提起父親,都是翹起大拇指稱贊道:“壽山不愧是一名與人為善、誠信少言、醫技精湛的好醫師。”父親去世已經46年了,其醫德醫術的魅力至今依然不減。不少受過他醫治的患者,對他的思念依舊揮之不去,都贊譽父親在這里全心全意為治療患者忙碌的情景。我從而了解到他在山區農村的一些生前事跡。

      父親是個樸實而簡單的男人,他沒有抱怨過什么、要求過什么,雖然母親知道他有著很多的遺憾、很多的傷痛,可他總是默默的堅持著,全身心地將自己交給了心愛的醫療事業。記得一次,父親和山里的老鄉徒步六十多公里,推著板車送危重病人到城里的縣醫院搶救,安排妥當患者及家屬后,父親回到涵江的家時已經是子夜,人也癱倒了。可天剛蒙蒙亮父親又匆匆地走了。因為鄉村的病人還等著他。這就是一個有“歷史污點”醫生的情懷。那些年父親回家的時候很少,就是偶爾回家,也有病人不時找上門要求他給予診治。雖然他在逆境中頻遭非難,仍精心為群眾醫治病人。

      父親工作過的地方都是當時莆田相對貧困的鄉村,“貧病交加”是當時現實的寫照。每天,十里八村來看病求醫的村民坐滿簡陋的診所,父親都是用心地給當地農民患者診治各種疾病,囑咐注意事項,經常忙得忘記了吃飯時間。而且沿海、山區的村民看病是不分時間的,工作條件十分艱苦,不管是什么時間,隨時都有病人上門求診,他都會及時地給患者診治。尤其是當時的沿海、山區交通極不發達,社會經濟十分落后,群眾看不起病,小病拖成重病的情況屢見不鮮,不到熬不過去不看病。而且不管夜半三更、或刮風下雨、或寒冬臘月,或酷暑炎熱,經常有病人家屬來尋出診,他毫不猶豫地拎起診箱,拿上手電筒,匆匆地消失在黑夜中。那時不管到哪村哪戶都靠走路,村道都是崎嶇不平的泥土路,半夜出診,路上摔跤是常有的事。但他從不推諉,難怪至今還有一些老人留戀地說:“李醫生看病服務態度好,責任心強,誰家求醫,他都隨叫隨到,沒有任何架子,我們看病都愛找他。”

      最難得的是,在他從醫生涯中,從未出現過一起醫療差錯事故。村民們對他的醫術、醫德是直豎大拇指,至今人們還贊頌他在游街批斗時,把一個已經被其他醫生判定為“死亡”的熱昏迷男童搶救成功的事跡。當時的群眾對這位政治上的“黑五類”醫生還是十分信任和愛戴的,也正是這種信任和愛戴才是父親始終能堅持在農村基層十分艱苦的條件下服務百姓的精神支柱。父親行醫幾十年,除每天繁忙的診療工作外,還時時注重研究、探討、總結臨床診療病例,撰寫了數十篇醫案、病例診治體會,在《福建中醫藥雜志》、《新醫藥雜志》等刊物發表。

      1971年,父親在福州手術后第三天被造反派趕出病房,不久就離開了人世,把遺憾、痛苦、貧困、艱辛……留給了母親。記得在孩提時代,父親就教育我和姐姐、哥哥們:“世上許多事都是虛的,唯有本領是實在的,而且不會被他人取去,千萬不要被名利困著,要腳踏實地學好本領”。他還有一句話至今我難忘:“人一輩子是在走自己修的路,這條路的好壞,決定著你以后是不是有出息”。修路?修什么路?當時我不明白。但長大后,我明白了。那是一條崎嶇曲折的路,是需要胸懷、度量、堅持、奮斗的路,也是做人的根本。我們幾個兄弟刻苦學習,努力拼搏,都相續成才。

      1983年,父親的歷史問題終于在他逝世后12年得到了平反。如今,父親已經逝世了四十多年,仍有許多沿海、山區的民眾還在贊譽和懷念這位與人為善、誠信少言、醫技精湛的醫師,這是對他一生的褒獎和肯定。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时时彩赢彩专家手机版 赛车北京pk10官方网站 可以建房间的炸金花app 时时安卓计划免费版 3d技巧准确率100直选 网上电子游戏输钱 pk10模式长期稳赚6码倍投 keno100 时时彩投注技巧 彩票大赢家软件 斗牛看牌抢庄技巧攻略 北京pk万能计划手机版 体彩排列三6码组遗漏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 广东11选5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pk10赛车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