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大飛書院之思古幽情

    大飛書院之思古幽情

      □鄭志忠

      這個周末,雨后初晴,萬物澄澈空靈,真是別樣風景!縣委鄭書記要去大蜚山考察,接到隨行通知后,六月十五日早上,我從荔城孩子住處出發,一路以每小時120公里定速疾馳,到了鯉城清源路1號縣行政中心主樓大堂前,只見縣委辦、宣傳部、文旅局、檔案局、鯉城街道辦事處、大蜚山管委會的同志已在談論此次考察的話題,工作人員正在分發仙游地方文史名家陳金添關于宋代大飛書院遺址及其摩崖石刻和大蜚山原名考證之類的材料,還見到一本剛剛出版的清代乾隆版《仙游縣志》。

      舊志稱:大蜚山來自九座山,蜿蜒百里,屹立為大飛、小飛二峰,其形翼然,如飛揚之狀。大蜚山作為鯉城盆地的屏障,水繞山蟠,面勢環翕,留下了歷盡滄桑的古驛道、浩氣長存的五百洗、見證歷史的江霞溪、崇尚教育的書院遺址、眾多的摩崖石刻以及神奇的民間傳說,傳聞有十八勝境,九龍巖、附鳳巖、清水巖、西來巖、白云巖、蜚山巖和富洋院道場諸勝,有飛舞靈動的九龍巖寺、典雅端莊的海霖寺、香火旺盛的慈梵寺、普濟眾生的西來寺、飽經滄桑的云林寺、梵音繚繞的白云寺,早在唐代就名聞遐邇。千百年來,歷代騷人墨客紛紛登臨游玩,題詩作賦,遺下了許多歌詠大蜚山的名篇佳賦。

      仙游綠屏,蜚山福源。我們此行目的地就是大飛書院遺址,車從縣行政中心西大門出,一直往西方向的山間小道行馳,沿路秀竹郁郁,芳草青青,大約十來分鐘的車程,就見一寺門巍然矗立,門上“松峰寺”三個大字,赫然醒目。下車觀賞,寺門兩旁有一對楹聯:“松挺峰腰恭迎四方僧客,峰牽彩云俯視古剎莊嚴”,道出了松青鶴舞松峰寺的鮮明特色;門楣上、脊背上雕飾著雙龍飛鳳、瑞獸仙禽,乃是吉祥和瑞的象征。這嶄嶄新的大門無疑為綠屏疊嶂的寺廟增添了一份光彩。

      叢林蒼蒼,澗水潺潺,一派水光山色,我們踏著泥濘小道前行,經過一池塘,一看水甚是渾濁,足見前些日暴雨之猛烈。穿行過莆永高速公路涵洞,登山間小路蜿蜒而上,約莫步行二十來分鐘,可見前方有幾塊大石頭擋住去路,四個赫然大楷“大飛書院”映入眼簾,一邊仔細觀察觸摸,一邊對著手中的小冊子,口中念叨著“大飛書院”題刻,字幅高270厘米,寬110厘米,右邊頭款為“崇清”,乃是南宋隆興元年(公元1163年)進士陳讜的號。陳讜字正仲,官至兵部侍郎。他致仕后封清源郡侯,食邑一千一百戶,終年82歲,贈通議大夫。陳讜博學多才善詩賦,詩文清雅有典,工書法,筆體雄健有力。《蘭陔詩話》稱:“正仲書法遒勁,頗類君謨(蔡襄),淹貫群籍,詩文不作險語,而雅有典則。”

      巨石左邊落款為“喻景山作”。史書記載:“喻峙字景山,號大飛,宋紹興五年(1135年)特科進士,未老即隱于大飛山中構筑書堂,講學授徒,自樂時與郡人陳讜、劉克莊、陳宓諸公往來密切,吟詩賦詞相唱酬。列舉陳宓為喻景山作《仙谿喻氏大飛書堂記》,可見當時交往之情景。文曰:”朝晴暮靄,月出風行,奇姿異態,率以詩發之。“又曰:”慕君之志,他時結茅松峰,與大飛相望百里,春樹暮云,乘興命駕,山肴野蔬,杯酒相屬,各以所得相質,念其樂當何如。“這個陳宓  (1171-1230)宋興化軍莆田人,字師復,號復齋,少從朱熹學。歷泉州南安鹽稅,知安溪縣。宋寧宗嘉定七年,入進奏院,上書言時弊,慷慨盡言;后以直秘閣主管崇禧觀。著有《論語注義問答》《春秋三傳抄》《讀通鑒綱目》《唐史贅疣》等,共寫八百余篇詩文,可謂是一位大才子。

      題詩足奇石,踏跡顯文脈。”大飛書院“題刻巨石上行第四篇《和喻景山席間作——陳師復》,詩云:”仙溪七十里,半世只聞名。一日見山面,千年懷友情。古匏浮美醁,清水照塵纓。霜月亭亭白,連床語到明。“陳宓還有一首《和喻景山》詩:”一榻無塵便覺涼,半生場屋鬢將黃。而今已辦還山計,對卷燒香愛日長。“如今石刻上字跡模糊,已無從考證。據《仙游縣志》記載:宋嘉定九年至十二年,福建同安人許伯翊任仙游知縣時,有一次訪喻景山,詠詩作賦掛于墻上,詩云:”奉陪南極老,來慕北山名。鑿石濃書墨,流觴款敘情。問誰挹仙袂,笑我縛塵纓。知是龍門客,終南臥孔明。“陳宓與許伯翊兩人同押”佩文詩韻“中八庚:”名、情、纓、明“詩韻,都在贊揚喻景山的才華與友情。許伯翊此詩題刻至今可辨,位于”大飛書院“左側面,字幅高132厘米,寬80厘米,詩中的南極老,即是陳讜。彼此歌以詠志,別有一番情致。

      ”大飛書院“ 巨石右側旁有”挹飛“”煮茗“諸篆刻,山谷中遍布石灶、茶碾、研床、棋砰、小江、山松、竹林諸勝。據記載,清代二百年間,歷任仙游縣官都喜歡來此游憩。我們乘興繼續登上山道,來到了”大飛書院“東側的一個巖石上,石刻”松竹林“三個大字隸書,字幅高98厘米,寬35厘米,只見巖石周邊松樹成林,蒼翠的綠色,引發人無限的遐思;巖石的前方竹林成片,纖細柔美,秀逸有神韻,陡升有此凌云氣的感慨;中間有個開闊地,鋪滿鮮嫩的草,濕漉漉的空氣,不由仰著頭,倏地同山風撞個滿懷,能不醉在心田。

      如此多情松竹,醉美山水,感人詩篇,真東南之壯邑也,令在外仙游鄉親流連忘返,有地方文史名家陳金添的足跡,印證了他對于鄉情的眷戀。我情不自禁地再翻看手中的這本厚厚的文本,里面收錄了陳金添探訪大飛書院遺址的美篇。正如他在文中所說的,大飛山融入了仙游千年文化的血液,也融進了仙游人的美好記憶,有著悠久的歷史和豐厚的文化底蘊。由此,他呼吁當地政府清理和保護好大飛山摩崖石刻群,據清康熙版《仙游縣志》記載有19塊碑刻,目前只見11塊,其余幾塊可能因山體滑坡埋在地里。倘若在山頂富洋村建個調節庫,讓碑刻旁的小溪像過去一樣常年有水,就有曲水流觴的氛圍。在碑刻東南方,原大飛書院舊址復建宋代的大飛書院,可按陳宓的《大飛書堂記》記載來仿制書院架構,開辟一方吟詩唱和、品茗閑趣的寶地。在此基礎上打造大飛書院文化主題公園,恢復大飛山之名,使宋代的仙游文脈得以傳承。

      這些美好設想,無疑為大蜚山省級森林公園的保護和開發錦上添花。途中,大蜚山管委會的同志告訴我,大蜚山森林公園南北跨度6.8公里,東西寬5.5公里,總面積1435平方公里,森林覆蓋率高達92%,濃密的樹林,如同一層綠毯,覆蓋在群山峻嶺之上,這些名山碧林、峻巖險崖、古剎幽境,形成古樸、原始、寧靜、祥和的自然環境,更有分布于其間的條條溪流,流淌于蜿蜒曲折的山澗,造就了秀潭、碧湖、飛瀑、流泉、清溪、幽澗等多姿多彩的動人水景,每當夜晚看月影斑駁,樹影搖曳,花影迷離,湖光山色朦朦朧朧,意境幽美,享有”小廬山“之美譽。

      大蜚山是仙游的風水山,是一塊充滿魅力的投資熱土。近年來,仙游縣委、縣政府重視大蜚山生態保護和建設,秉持”嚴格保護、統一管理、合理開發、永續利用“的理念,開通了一條環繞大蜚山半山腰7公里長的蜚山綠道,宛如一條長龍四季在山間穿梭。初春,漫山遍野的杜鵑花,還有那些不知名的野花,競相怒放,五彩繽紛;仲夏,綠潮涌動,平添涼意,一派生機盎然;入秋,楓葉經霜變紅,紅綠相間,交相輝映;隆冬,油桐飄零,青松傲立,曼妙唯美;吸引著成百上千市民前來游覽。不久的將來,這里將打造一個集生態旅游、休閑度假、健身探險、科考研究、采風寫生于一體的省級森林公園,成為仙游人休閑勝地和心靈歸屬的美麗后花園。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