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化>莆仙方言尋根

    莆仙方言尋根

      □朱祖厚

      1.驟zhòu。才候切。莆仙方言讀如照第5聲,音同借。《辭海》驟,屢次,這是“驟”字其中一個義項。《呂氏春秋·適威》:“驟戰而驟勝。”高誘注:“驟,數也。”數,屢次。作“屢次”,莆仙方言讀驟時“驟(音借)”分解成為ji-ao。如“驟贏”讀如“ji-ao贏”,意為屢次贏;“驟戰驟勝”讀如“ji-ao戰ji-ao勝”,意為屢戰屢勝。又如:我打撲克“ji-ao”輸,所以對打撲克不感興趣。

      2.間,作“縫隙”或作“一小塊空間;一會兒時間”,普通話讀jiàn,古讀jiān,莆仙讀音為lān。佛經《長阿含經》:“其人口齒平正潔白,密致無間。”《說苑·臣術》:“塞其間,絕其源,轉禍以為福。”莆仙方言又說:“有間(音lān或gān)來坐坐。”有間,意為“有空;有一會兒空余時間”。有間,等于北方人說“有工夫”。

      3.張。莆仙方言說“dūng老鼠”,即用老鼠機(或籠)捕鼠,應該寫作“張老鼠”,人們常常誤為“當老鼠”。《康熙字典》:“羅取鳥獸曰張。”《漢語大字典》:“張,設網、機關以捕取鳥獸。”作這個意思,“張”字讀聲旁長(長短)字的陰平音。《公羊傳·隱公五年》:“百金之魚,公張之。”漢·王褒《僮約》:“黏雀張烏,結網捕魚。”唐·李白《秋浦歌十七首》之十六:“妻子張白鵰,結罝映深竹。”

      4.挺,徒鼎切,音同等。莆仙方言通常讀“挺”為蟶上聲,有些場合會讀“挺”字為dá和dà音。很多韻母為-ing的字,如:病、平、柄、星、醒、腥、挺,等等,在莆仙方言里會失去鼻音,韻母變為a。

      (1)長出;生長。莆仙音dà;亦變音如nà。《呂氏春秋·仲冬紀》:“蕓(油菜)始生,荔(草也,似蒲而小,根可作刷)挺出。”東漢·高誘注:“挺,生出也。”晉·左思《蜀都賦》:“旁挺龍目(龍眼),側生荔枝。”《易統通卦驗玄圖》:“荔挺不出,則國多火災。”

      (2)伸直。《紅樓夢》第三十八回:“鴛鴦笑著,忙斟了一杯酒,送至鳳姐唇邊,鳳姐一挺脖子喝了。” 莆仙人扛重物時,憋著力氣挺起身,站直后才起行。挺起來,“挺”讀為dà或nà。又,便秘者“屎挺不出”。

      (3)前進。晉·皇甫謐《列女傳·龐娥親》:“娥親乃挺身奮身,左抵其額,右樁其喉,反覆盤旋,應手而倒。”南朝·陳徐陵《與齊尚書仆射楊遵彥書》:“昔魏氏將亡,群兇挺爭。”莆仙方言俗語:“虱母挺人頭前。”“挺”讀dá。

      5.提,《康熙字典》:“又《唐韻》都禮切《集韻》《韻會》典禮切,音底。絕也。《禮·少儀》牛羊之肺,離而不提心。《注》刲離之不絕中央少者,使易絕以祭耳。”莆仙方言說切肉,聲音如“底肉”,就是這個“提”字!先秦時代祭祀用的牛羊之肺,從牲體里切出時不把心完全切離,而是中間留一點點,到祭祀時容易斷開。后來“提”字書面上不用作“刀切”的意思了,可是這個讀音幾千年來一直保存在莆仙方言里,也是一樁奇跡。南朝梁·顧野王《玉篇》里收錄了“”這個字,但是始終無法流行,不知是否能夠替代“提”字。,《唐韻》都奚切《集韻》都黎切,音低。《玉篇》剅也。《廣韻》剅(dōu;lóu),以刀解物。讀為低,顯然與莆仙的“底肉”音不同。

      6.譇拏。莆仙方言有一個詞,聽起來像“多除”,意為說很多話而無法表達清楚,或是缺理而糾纏不休。譇zhā,陟加切。先秦時加音歌,所以陟加切,音同莆仙方言的多。《康熙字典》:“《說文解字》譇拏,羞窮也。《廣韻》語不止也。”“《集韻》譇拏,也作‘譇詉’。言不可解。”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說“羞窮”,意思是羞澀而找不到恰當的話因而語無倫次,這叫“譇拏”。 “拏”音同拿,又音女余切,剛好像莆仙方言的“除”。《前漢·嚴安傳》:“禍拏而不解。”《注》:“拏,相連引(牽連)也。” 《淮南子·覽冥》:“美人挐首墨面而不容。”高誘注:“挐首,亂頭也。”莆仙所謂“拏(莆音除)頭散發”也。

      7.行徙,莆仙讀音,行giá;徙,讀süǒ,蛇上聲。漢·王充《辯祟篇》:“非作窠穿穴有所觸,東西行徙有所犯也。”莆仙人出去辦事,路上熟人問候:“行底落(上哪兒)?”老一輩人會答曰:“行徙。”集體化時代,農民們一起勞動,欲上廁所的人,總是委婉地說:“我去行徙一下。”

      8.哭靈(líng)與哭臨(lìn)。哭,莆仙音kào;臨讀如連,或連第5聲。

      《漢語大詞典》“哭靈:在靈柩、靈位或墳墓前痛哭。”是唐以后詞匯。《警世通言·莊子鼓盆休妻成大道》:“田氏每日假以哭靈為由,就左邊廂,與王孫攀話。”顏師古注《漢書》:“眾哭曰臨。”《左傳·襄公十二年》:“凡諸侯之喪,異性臨于外。”所以哭臨是一種儀式,早晚各一次,在莆仙民間也是這樣。《漢語大詞典》:

      (1)帝后死喪,集眾定時舉哀叫哭臨。《史記·孝文本紀》:“毋(勿)發民男女哭臨宮殿。宮殿中當臨者,皆以旦夕各十五舉聲(齊哭十五次);禮畢罷,非旦夕臨時,禁毋得擅哭(筆者注:非早晚哭臨儀式期間,不得擅自哭靈)。”

      (2)泛稱人死后集眾舉哀或至靈前吊祭。《三國志·魏志·孫禮傳》:“禮為死事者設祀哭臨,哀號發心。”

      9.涂逞。莆仙人說“涂逞(逞,單字讀diá,連讀如liá)遠遠”。《列子》:“及其游也,雖山川阻險,涂逞修遠,無不必之(去),猶人之行咫步也。” 又《唐文拾遺》 卷三十五:“九天渥澤,萬里涂程。”唐宋后作途程。

      10.篩、簁、箄。《急就篇》:“簁箄箕帚筐篋簍。”顏師古注:“簁,所以籮去粗細者也,今謂之篩。大者曰簁,小者曰箄。”篩、簁(shāi),莆仙音胎,篩蠶豆用大目簁(篩),篩大小麥用小目簁(篩)。箄,莆仙音同比(或米),用于篩米。過去我以為是米篩,原來有個正式名字曰箄簁(篩)。

     

      1.童子侲。侲zhèn,《康熙字典》音同震,又音同真,古代用于驅疫逐鬼的童子,一般10到12歲。莆仙訛為童子身,民間指能夠“上僮”的成年人,是能夠讓鬼神附身,代鬼神說話的人。

      2.莆仙方言說東西不錯曰“壓物好”。本字應該是“也頗好”。還有“也頗早”“也頗久”等等。“也”字無義,乃補充音節之用。《漢書》:“谷雖頗熟(豐收),百姓不足者尚眾。”王充《論衡》:“旸(音陽,晴天)頗久,旱之漸也。”

      3.格與烙。舊時用花生榨油,先把花生鋪在竹床上,下面燒炭火,也有燒谷殼的,俗稱谷殼為“礱糠”。把花生里的水分烘干,榨出來的花生油特別香,而且長期儲藏不會變質。這道烘干工序名叫“郭地生”。用“郭”字記音,當時不知道是哪個字。《漢語大字典》:“格,古時的刑具。”這個義項《康熙字典》沒有收錄。《呂氏春秋》里說紂王造“炮格”的刑具。高誘注:“格,以銅為之,布火其下,以人置上,人爛墮火而死。”《史記·周本紀》說周文王把部落里的洛西這塊地獻給紂王,請求廢棄炮格之刑。我們都只知道“格”字音同隔,《康熙字典》引《唐韻》:“又,古落切。”剛好和莆仙方言“郭”同音。到漢朝時造出“烙”字,人們廢棄“炮格”,改用“炮烙”。《淮南子》:“文王之時,紂為天子……作為炮烙之刑。”現代“格”字讀gé,“烙”字讀lào,讓我們不容易和古代的用火“郭”這個字義聯系在一起。現在知道了是“烙(莆仙音同郭)花生”啦。

      4.軍。下象棋時,攻擊對方的將或帥,通行的說法是“將對方一軍”。可是,莆仙說法是“軍”。《漢語大字典》軍:“攻殺。”《周禮·秋官·朝士》:“凡盜賊軍(攻殺),鄉邑及家人,殺之(殺盜賊)無罪。”孫詒讓正義:“王安石、鄭鍔并釋軍為攻圍,江永云,軍猶攻殺也。”莆仙人下象棋,“軍”字作動詞,淵源在《周禮》!

      5.埒liè。埒,《康熙字典》引《說文解字》等字書韻書,力輟切,音劣。莆仙音似“列”。原義為“四周的土圍墻”,引申作“等同”。《史記·平準書》:“故吳諸侯也,以即山鑄錢,富埒天子。后卒叛逆。”吳國是諸侯國,因為就山取材鑄造貨幣,與天子一樣富有。后來終于叛亂。《史記·貨殖列傳》:吳楚平,一歲之中,則無鹽氏之息什倍,用此(今莆仙仍然說因此為用此)富埒關中。”《史記·貨殖列傳》:“邯鄲郭縱以鐵冶成業,與王者埒富。”莆仙方言說“他的成績和第一名有埒”,即和第一名等同,或接近第一名。莆仙表達“我比不上你”,常說“我給你埒水”。

      6.當年。莆仙有俗語“當年箍”“當年材”,謂盛年男女乃家庭之中堅。《淮南子》:“故神農之法曰:‘丈夫丁壯而不耕,天下有受其饑者;婦人當年而不織,天下有受其寒者。’故身自耕,妻親織,以為天下先。”清·王念孫曰:“丁、當語之轉,‘當年’猶‘丁年’耳。”蘇輿曰:“此云‘當年’者,‘丁年’也;‘丁年’者,‘壯年’也。”

      7.婟與護。我曾經寫過一篇回憶性隨筆《芋芋一年》。莆仙人經常說“芋芋一年”,謂生活艱難,應當堅持,不應該放棄,一年一年,歲月很快就過去了。當時不知道這“芋芋”到底是哪個字?讀《康熙字典》婟,胡誤切,音護。《正字通》:“凡嗜好不能割棄者曰婟。”以為“芋芋一年”應該就是“婟婟一年”。轉念之,這么常用的表達法,應該用常用字才是。于是推翻之。《康熙字典》護:“《說文》救視也。《廣韻》助也。《增韻》護全之也。”《北朝樂府·梁鼓角橫吹曲辭·捉搦歌一》:“粟谷難舂付石臼,弊衣難護付巧婦。”“弊衣難護”是說破爛衣服再也無法“護護”下去了!莆仙俗語“芋芋一年”,應該是“護護一年”;“做家庭當芋芋”,應該是“做家庭當護護”。莆仙方言與其他地方方言一樣,聲母h經常不發音,如華亭湖頭,讀如烏頭;城里地名湖岸,讀如烏岸;涵頭(涵江)讀如án頭;弧讀如óu;河讀如ó,喉讀如áo,等等。于是“護”字得以讀音如“芋”,而意思不變。

      8.新上,新鮮也;新上市也。作“新鮮”解,亦讀似“親上”。上,讀音同紹。《禮記·月令》:“孟秋,農乃登谷,天子嘗新,先薦寢廟。”農歷七月,農民收獲谷物。天子嘗新上之谷,必先用新上谷祭祀祖先。

      9.清,莆仙方言有時讀如“精”。《大戴禮記》:“水至清(莆音同精)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詩經·齊風·猗嗟》:“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唐·丘光庭《兼明書·美目清(莆音同精)兮》:“清者,目中黑白分明,如水清也。”

      10.莆仙方言有一疊音詞“zuéizuéi”,似金屬鉛字土話音重復“鉛鉛”。此實乃“自如”二字之合音也。《說文解字》如,從隨也。所以,“自如”之“如”字讀隨音,自與隨二字合音。“zuéizuéi”在莆仙方言中有神態鎮定自若、不受拘束、依然如故等意思。《史記》載漢文帝的男寵鄧通到相府,脫帽、赤腳、頓首向丞相謝罪。而丞相申屠嘉“坐自如,故(意)不為禮”。《新五代史》故事:后周太祖郭威,年輕時為人負氣勇悍而嗜酒。曾叱屠戶,屠戶解衣挺腹說:“‘爾勇者,能殺我乎?’威即取刀刺殺之,一市皆驚,威頗自如。”

      1.蚊與蠓。唐·劉禹錫《聚蚊謠》:“沉沉夏夜蘭堂開,飛蚊伺暗聲如雷。”韓愈《雜詩四首》:“朝蠅不須驅,暮蚊不可拍。蠅蚊滿八區(滿天下也),可盡與相格。得時能幾時,與汝恣啖咋(dàn zé吃咬)。涼風九月到,掃不見蹤跡。”《漢書·中山靖王劉勝傳》:“夫眾喣(音許,吐唾沫)漂山,聚蚊成雷。”顏師古注:“言眾蚊飛聲有若雷也。”《龍龕手鑒》蚊:“蠓螚之屬也。”蚊音同文,莆仙讀似mang3,乃借蠓之音,如把“下車”說成“落車”,“下”字借落之音,近義借音也,書面上不可以寫作落。同理,“蚊”字書面上不可以寫作蠓。蠓,有可能是莆仙所說的“蠓蛄”。

      2.眩xuàn。眩同“怰”。行賣。莆仙方言有一個讀音如“匈”,意思是“一邊走一邊叫賣”。這個音對應的是四個同義同音字:眩、怰、■、衒。《玉篇·心部》:“怰,賣也。”唐·玄應《一切經音義》卷七:“自衒,古文眩、■(行字中言)二形同。《說文》眩,‘行且賣也。’”《集韻·霰韻》:“■,行且賣也。或作眩。”《資治通鑒·漢武帝建元三年》:“四方士多上書言得失,自眩鬻者以千數。”

      3.甚設。今莆仙方言猶用此詞。如,綬溪公園建得大甚設。《漢語大詞典》:“甚設,謂設置極為完備。”《史記·刺客列傳》:“(戰國初韓國貴族)俠累又韓君之季父也,宗族盛多,居處兵衛甚設。”《漢書·李廣利傳》:“牛十萬,馬三萬匹,驢、橐駝以萬數赍糧,兵弩甚設。顏師古注:施張甚具也。”甚音同盛,但是沒有“盛設”這個詞。

      4.殄,莆仙人說“主(音祖)給吃會殄(音同珍第3聲)落尾(下來)!”謂天天大吃大喝,會吃到“絕戶”的。《唐韻》等韻書,徒典切,填上聲。《說文》:“盡也。一曰絕也。”又《集韻》:“或作填。《詩·小雅》哀我填寡。填,徒典切。”又,《尚書·畢命》:“商俗靡靡(隨順綿延),余風未殄。”

      5.莆田沿海有“破籮(lua2)‘割(音gua5)’無底”這個俗語。南洋平原上說“褲‘割’無底”,也是耍無賴的意思。介、挾、負、仗、恃、依、倚、怙,都有仗恃的意思。莆仙讀gua5的,本字應該是介。介的同音字有芥菜的芥,莆仙讀蓋菜、掛菜。《左傳·文公六年》:“介人之寵,非勇也。損怨益仇,非知也。以私害公,非忠也。”《左傳·襄公二十四年》:“以陳國之介恃大國,而陵虐於敝邑。”《漢書》:“欲介使者權,謀誅嘉等。”顏師古注:“介,恃也。”“挾”字也有依恃、倚仗之意。“挾”字也可以讀gua5。《孟子·萬章下》:“不挾長,不挾貴,不挾兄弟而友。”朱熹注:“挾者,兼有而恃之之稱。”《宋史》:“時秦熺(秦檜之子)挾宰相子以魁(統帥)多士,同年皆見(拜見)之,或(有人)拉(李)浩行,毅然不往。”清·洪昇《長生殿·情悔》:“況且兄弟姊妹,挾勢弄權,罪惡滔天。”

      6.夠與給。說某物夠或不夠,仙游人用正字“夠”,說“有gào”,“不夠”曰“無gào”。莆田人說某物夠曰“有給”,不夠曰“無給”。這是讀“夠”字時借給字之音。給jǐ,今普通話有“自給自足”,莆仙方言文讀同吉。但是,莆田白讀音同額,仙游音gie7,略似杰,足也,夠也。《漢語大字典》給:豐足;富裕。《玉篇》:“給,足也。”《晏子春秋》:“春省耕(天子巡視春耕)而補不足者謂之遊,秋省實(巡視收成)而助不給者謂之豫。”嚴復《原強》:“古之所謂至治極盛者,曰家給人足,……”

      7.嚴恭。莆仙說祭祀,音似“嚴恭”。恭,音同供,又葉音同匡。《管子·牧民》:“敬宗廟,恭祖舊。”嚴恭,亦作嚴龔(gōng),端嚴恭敬也。莆仙“嚴恭(音匡)”二字連讀,變成雙聲連綿詞,音近“昂+昂陰平”。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祝盟》:“所以寅虔於神祇,嚴恭於宗廟也。”唐·陳叔達《太廟祼地歌辭》:“大哉孝思,嚴恭祖禰。”祼,音灌,謂祭祀時灌酒于地;祖禰(音你),先祖的廟和父廟。《舊唐書》:“敬事天地,神明之德乃彰;尊祀祖宗,嚴恭之志方展。”

      8.飯與糒。糒,普通話音同備。但是“糒”字和“背”字一樣,莆仙卻讀如buei5,干飯也。飯,上古音如莆仙的本,所以還有一個意思是“大拇指本(靠掌部的地方)”。后來上聲里的陽上都歸入陽去聲,飯就讀成與糒同音。飯、糒上古同音,在莆仙也是同音。飯還有一口飯的意思。《儀禮注》:“一口謂之一飯,五口謂之五飯。”又,飯又有一頓飯的意思。《白虎通》:“王者平旦食、晝食、晡食、暮食,凡四飯,諸侯三飯,大夫再飯(每日兩頓飯)。”

      9.睔,古困切。《說文》睔,目大也。從目、侖。《春秋傳》有“鄭伯睔”。眼睛大而眼珠突出,莆仙曰目睛睔睔。睔讀“滾”字第5聲。

      10.賞譽與賞狎。狎,現在作貶義詞用,意思是“親近而態度不莊重”。但是在古代是中性詞。《禮記·曲禮》:“賢者,狎而敬之。”意思是,要親近而敬重賢者。賞狎,夸贊、贊賞的意思。二字連讀,賞在莆仙方言里讀如箱陽平,狎讀如鴨母的鴨。這個詞只在南北朝時使用,其后被棄用。但是卻被保留在莆仙方言里。《南史》:“益州人韓護善騎馬,帝嘗(曾經)呼入華林園令騎,大賞狎之。”北宋《冊府元龜》:“衡山縣侯恭為雍州刺史,簡文(南朝梁簡文帝蕭綱)少與恭游,特被賞狎。”賞譽:稱賞,贊譽。《晏子春秋·諫上三》:“以刑罰自防者,勸乎為非;以賞譽自勸者,惰乎為善。”《韓非子·內儲說上》:“賞譽薄而謾者,下不用(不聽從);賞譽厚而信者,下輕死(不怕死)。”奇怪的是,聽起來很合理的“賞道”無法找到任何書證,不成一個詞。便是“賞識”這個詞,也只是在北宋文字中最早出現。賞賀,《漢語大詞典》:“舊時新婦進門第二天,送物給尊長親戚。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娶婦》:次日……拜尊長親戚,各有彩段、巧作、鞋枕等為獻,謂之賞賀。尊長則復換一疋回之,謂之答賀。” 

      1.心、林、燖、挦

      莆仙人說細心,聽起來像“細三”。心,《說文解字》息林切。“林”字在莆仙方言還有一個讀音,乃萵切,陽平。如樹林,我們小時候都讀近似于“qiù nó”。又,埭頭東林村,當地人都說“東nó” xún,古文作尋。徐心切,音尋。《玉篇》本作燂。又《集韻》或作燅。1.把肉放在水里煮到半熟。莆仙音同“燥”字陽平。2.古代祭祀用的煮得半熟的肉:“祭禮有腥(莆仙音cā)、燖、熟三獻。”

      燖,莆仙方言還有一個讀音近似qió。殺雞鴨時用開水燙,然后“燖雞(鴨)毛”,更經常用“撏(挦)”字,拔取的意思。心、林、燖、挦這些字都在平水韻下平十二侵。平水韻只是中古音韻。再查閱專家們給心和林二字的上古擬音,分別近似于siom和liom。三,上古擬音近似于som。鼻音脫落之后,三個字都是萵韻。所以莆仙方言里“細心”讀似“細三”不足為奇。

      2.科、坑、坎

      科,《廣雅·釋水》:“科,坑也。”又,清·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隨部》:“科,假借為坎。科坎雙聲。”《孟子·離婁下》:“源泉混混,不舍晝夜,盈科而后進,放乎四海。”意思是說,水晝夜不停地往前流動,但是遇到坑坑洼洼,一定要先把坑洼充滿,然后才能夠繼續前進,直到四海。科,莆仙讀似kō。莆仙童謠有“圓圓一科lō,彌(讀mo)補彌塌科。”意思是越補破洞越多越大,情況越糟糕。坑,與彭、平、庚、更等字同在平水韻上平八庚。莆仙坑讀kā;庚、更讀gā,如三更半夜;姓彭的彭讀pá。“坎”字莆仙讀如砍,上聲,如一坎店面;又讀似küo第5聲,與膽、敢、欖等字押韻,如溪邊或河邊供洗衣洗菜的臺階,稱之為“坎喙(音küo5 cui4)”。科、坑、坎三字同聲母又同義,但是不同韻。

      3.筍、尹、忍、蚯蚓

      筍,《廣韻》思尹切。可以倒推出伊尹的“尹”字莆仙正確讀音應為穩。但是莆仙習慣上都讀尹同引。吞忍,莆仙讀如“吞nuon3”。莆仙稱蚯蚓(地龍),音近“九穩”。蚯蚓,古稱丘蚓。《孟子·滕文公下》:“夫蚓,上食槁壤,下飲黃泉。”趙岐注:“蚓,丘蚓之蟲也。”按:丘,又葉苦高切,音尻(kāo)。又,引和蚓在平水韻上聲十一軫,與尹、忍、準、隼、筍、盾等字同韻。所以,莆仙稱蚯蚓音近“九穩”。

      4.胡須的須讀音同修

      須,音同需,本義是胡須,象形字。后來寫成鬚,現在又簡化為“須”。明代陳第說:“今人所說葉音,原是古人本音。”須,葉音修。《康熙字典》:“須,又葉心秋切,音修。《息夫躬辭》嗟若是兮欲何留,撫神龍兮攬其須。”多位當代古音韻學家給先秦和南北朝的“須”字擬音都是siu。莆仙人將胡須說成“喙(嘴)須(音修)”,用的正是古人本音。

      5.部婁

      部婁(bù lóu),小山丘。莆仙讀音似普通話的“布露”。《左傳·襄公二十四年》:“部婁無松柏。”楊伯峻注:“部婁,《說文》引作‘附婁’,云,‘小土山也。’”清·黃遵憲《罷美國留學生感賦》:“部婁難為高,混沌強書眉。”婁,莆仙讀音buIu4,或bala1,或似“浮婁”或“浮一婁”,則指身體表面突起或腫起的“部婁”。

      6.蜥蜴,壁蜴

      蜥蜴,在屋內墻壁或天花板上活動者,體小,莆仙呼曰壁蜴,音變如“ba4 üo5”。蜴音易,易在莆仙讀üo5。換衣服,莆仙曰“易衫”,易,音如“üo5”;衫,莆仙音如三。又,莆仙舊時習俗,用女兒換取兒媳婦,曰“姑易嫂”。古代貿易里的物物交換,即“以物易物”。這樣理解壁蜴的讀音就比較容易了。

      7.宜,魚羈切,作適宜,莆仙音如儀;作“當然,可以肯定”,則音似硬陽平。東漢·王充《論衡》:“養由基從軍,射晉侯,中其目。……如洞達于項,晉侯宜死(莆仙音聽起來似硬死)。”

      8.“過”讀為“掛”和“瓜”

      過,繁體字是過,古臥切,歌去聲,文讀音,如將功補過。又,莆仙讀音同郭第4聲:過江過水,過錢,過戶,過日子,過房,過門,過濾,過豆腐。《水經注·江水二》:“余嘗往返十許過(次也),正可再見遠峰耳。”又,罪過,莆仙讀音如“助掛”。又,“過”讀音同瓜,過某人(家門),探望,拜訪也。《詩經·召南·江有汜》:“子之歸,不我過。”《明史·忠義傳·許琰》:“端午日過(音瓜)友人,出酒飲之。”女媧(wā,繁體字媧)的媧,《廣韻》古蛙切《集韻》公蛙切,音蝸。過(過)作探望,莆仙與媧同音,讀瓜。相過,互相往來。唐·韓愈《長安交游者贈孟郊》詩:“親朋相過時,亦各有以娛。”莆仙人說:“有閑過(音瓜)我這吃茶。”

      9.晴天

      晴是夝的俗字,現在通行“晴”字,中古文讀音同情。莆仙讀如姓陽平(sa2),用于雨停。《玉篇》:“雨止也,晴明也,無云也。”玄應《一切經音義》:“晴,雨止也。”晴天,讀似“sa2天”,莆仙老一代說的聽起來又像“正天”,其實是“晴”字莆仙讀如人情、親情的情,略似ziá,與專家們夝(晴)的上古擬音大體相同。

      10.斟酒與傾酒

      斟酌的斟,中古文讀音同針。上古擬音為kijum,國際音標j音近似極短促的i。莆仙讀斟為king2,極為接近上古擬音。《呂氏春秋·任數》:“孔子窮乎陳、蔡之間,藜羹(灰菜做的羹湯)不斟,七日不嘗粒。”高誘注:“無藜羹可斟,無粒可食,故曰不斟不嘗。”六朝《搜神記》:“顏依言而往,果見二人圍碁(棋),頻置脯(肉干),斟酒于前。”唐·韓愈《縣齋讀書》:“詩成有共賦,酒熟無孤斟。”

      傾(qīng),《說文解字》去營切。《集韻》《洪武正韻》音卿。唐·崔顥《贈王威古》:“馬上共傾酒,野中聊割鮮(新殺禽獸)。”唐·李白《贈崔秋浦》:“見客但傾酒,為官不愛錢。”白居易《琵琶行》詩:“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莆仙斟酒、傾酒,都讀陽平音king2。

      1.遷、徙、移

      遷改,莆仙可以讀如“墻g?藜3”,變易、改變的意思。比如,他決定的事不會讓你遷改。唐·李白《對酒行》:“天地無雕換,容顏有遷改。”宋·張耒《青桐道中值雨》詩:“人間遷改何須問,便作江湖未可知。”遷徙的徙,莆仙讀音同蛇上聲。徙與紙同在平水韻上聲四紙韻。《呂氏春秋》:“舜一徙成邑,再徙成都,三徙成國,而堯授之禪位,因人之心也。”莆仙說將某物移動一點,曰“徙(蛇上聲)過點點兒”。也可以說“移過點點兒”。移,可以讀yí,也可以讀音同鞋陰平。比較:莆仙還有俗語“挨時過日”,得過且過的意思。挨讀音同鞋陰平。

      2.莆仙說歪斜不正的qüó是哪個字

      斜,《唐韻》似嗟切《集韻》等韻書徐嗟切,音邪。《玉篇》散也,不正也。莆仙一音邪,又一音qüo2或qüo7,或chüo2或chüo7。之所以有這個讀音,在于反切的聲母徐,在莆仙既可以讀如須陽平,又可以讀qü2,笏石西徐這個地名就讀“qü2了”。聲母似字,《集韻》《韻會》象齒切。象,莆仙讀如尺。徐、似二字作反切上字,聲母在莆仙都讀如漢語拼音的q或ch。因此“斜”字會讀如qüo2或qüo7,或chüo2或chüo7。

      3.走路“綏啊綏”

      綏綏,古作夊夊,音衰衰。上古無陰平陽平之分。現代莆仙讀綏為陽平音。走路很慢,莆仙人說“走路綏啊綏(陽平音)”。《詩·衛風·有狐》:“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也可以用垂垂。宋·岳飛《過張溪贈張完》詩:“花下少年應笑我,垂垂羸馬訪高人。”

      又,綏綏,垂落或懸垂貌,音衰衰,讀陰平。宋·梅堯臣《五月十日雨中飲》詩:“梅天下梅雨,綏綏如亂絲。”也可以用垂垂。宋·蘇舜欽《送人還吳江道中作》詩:“江云春重雨垂垂,索寞情懷送客歸。”莆仙人說“他穿的衣服破到綏啊綏(讀陰平)”。

      4.“人”字讀音:如仁又如難

      人,上古擬音為nien,頗為接近莆仙方言的“人”字讀音nan。季旭昇《說文新證》引《說文詁林》:廿的讀音是“二十”兩字合讀,人汁切。宋人題開業寺碑有“念五日”,顧亭林說:“以念為廿,始見于此。”人,《康熙字典》引《唐韻》等韻書,音同仁,是中古讀音。

      5.喌,呼雞聲

      喌,音州。與莆仙呼雞聲音略同,但莆仙用上聲,用此字音重復呼(音枯)雞。《說文解字》:“呼雞重言之。從吅,州聲。”《廣韻》職流切,《集韻》之由切,音周。清·段玉裁:“雞聲喌喌,人效其聲呼之。”喌喌,也有用粥粥、祝祝者。

      6.嚴嚴(上聲)

      嚴,裘錫圭《說喦嚴》:“《史記·日者列傳》:‘世皆言曰:夫卜者多言夸(夸大)嚴以得人情。’多言夸嚴連用,可見‘嚴’有多話、夸張的意義。”相命者或走江湖賣膏藥的人總是喜歡把問題說得很嚴重,從心理上打敗他的客戶,好讓客戶心甘情愿掏錢。莆仙人說“講得‘嚴嚴(讀上聲)’”。《說文解字注》:“嚴,(《說文解字曰》)敎命急也。”比較:儼儼,莊嚴貌。《隸釋·漢三公山碑》:“儼儼明公,民所瞻兮。”

      7.囂與敖

      囂,《康熙字典》:“按《經傳》《釋文》囂多讀敖,唯《小雅·車攻》及《左傳·昭三年》《釋文》兼敖枵二音。”《詩·小雅·車攻》:“之子于苗,選徒(選兵)囂囂。”漢·桓寬《鹽鐵論·遵道》:“眾口囂囂,不可勝聽。”

      敖敖,眾口讒毀貌。漢·王符《潛夫論·賢難》:“《詩》云:‘無罪無辜,讒口敖敖。’”

      莆仙用于眾人喧嘩表達公憤時說“眾口ngo2 ngo2”。這ngo2 ngo2二音,形于書面,“囂囂”敖敖(同嗷嗷)“均可也。謷謷,哭不止;眾口愁怨聲。《說文解字·言部》:”謷,哭不止,悲聲謷謷。“

      8.絡,又音lo7和la6

      網絡之絡,文讀音歷各切,音同洛。莆仙尚有”冬瓜絡(lo7)“,是一種用繩子籠住冬瓜狀重物的方法,以便抬或挑走。絡,莆仙又讀如洛壓切,音la6。杜甫《高都護驄馬行》:”青絲絡頭為君老,何由卻出橫門道?“青絲絡頭指韁繩和籠頭。從都城長安西出(去邊關戰場)第一道門是橫門,道指去戰場的道路。

      9.憎,莆仙音沖

      憎音增。莆仙人說”看你輒(音的)給沖“,此沖音本字為”憎“。憎,憎惡、討厭。曾、增、憎,王力、高本漢等專家所擬的上古和中古音都是ts?藜?耷,讀音似現在莆仙方言的”沖“。國際音標ts讀似短促的”次“,?藜讀音似”育“,?耷是后鼻音,三者拼起來剛好與莆仙”沖“同音!《墨子》:”民生為甚欲,死為甚憎。所欲不得,而所憎屢至。“民眾都想生存,討厭死。所要的得不來,所憎(音同沖)的老是來。

      10.料,音聊、廖

      料,《康熙字典》引《廣韻》等書,音聊。《說文解字》:”料,量也。從斗,米在其中。“用米籥料米,籥(yuè,同龠,音月),莆仙讀如guei3;料,莆仙讀如聊,又音niao2。料的同義詞是量,莆仙讀音也是liao2,又音niao2。舊時莆仙把約一米七長的大秤說成”量“,作名詞和動詞,讀音一樣,liao5,又音niao5。”量一下,看有多少重“。《說文解字·斗部》:”料,量也。“段玉裁注:”量者,稱輕重也。稱其輕重曰量,稱其多少曰料,其義一也。“又,引申作計算、權衡。《鬼谷子》:”料人民多少、饒乏,有余不足幾何?“”用之于人,則量智能、權財力、料氣勢“。

      又,料,挑選。莆仙讀如聊。如,料子婿。《三國志·吳志·陸遜傳》:”遜料得精兵八千余人,三郡平。“《新唐書·崔彥曾傳》:”彥曾料丁男乘城(登城;守城)。“

      1.拔河:一,二,相啊!

      相,古代勸勉勞動的歌曲。莆仙讀如白讀“霜”第3聲或第5聲,又如當代人們拔河賽中的勸勉一齊用力聲:一,二,相啊!一,二,相啊!《荀子·成相》:“請成相,世之殃,愚闇愚闇墮賢良。”古人勞動時,需要同心協力舉重物,如現代人喊“一,二,相啊”或“嗨喲”之類,節奏猶如樂曲,即謂之相。“請成相”者,請成此曲也。《禮記·曲禮上》:“鄰有喪,舂不相。”鄭玄注:“相,謂送杵聲。”舂米時舂一下也喊(或如唱歌)“相啊”一次。但是如果鄰居有喪事,就不喊不唱了。宋·蘇軾《趙郎中歸復以一壺遺之,仍用元韻》:“東鄰主人游不歸,悲歌夜夜聞舂相。”

      2.反唇

      反唇,上古沒有聲母f,反字讀似現在的bien;唇,上古音似敦。反唇,莆仙連讀音如“bei3 輪”,責罵說話無根無據而圖賴別人的人曰“嘴給bei3 輪一樣”。《漢書·賈誼傳》:“婦姑(新婦與婆母)不相說(悅),則反唇而相稽。”謂婆媳互相責罵。

      3.哇哇與哇吐

      哇wā,烏瓜切,又于佳切。嬰兒哭,哇哇哇(音wā)。莆仙農諺“閏三(月)號哇哇”,哇音如萵苣之萵。嘔吐(之聲),于佳切,?藜陽平或第7聲。《孟子·滕文公上》:“其兄自外至,曰:‘是鶂鶂(yì,似鸕鶿而色白的鳥)之肉也。’出而哇之。”《注》:“出門而哇吐之。”莆仙有俗語“看了會嘔哇”,意思是“看了會令人惡心”。

      4.“上”讀音似“頂”

      莆仙人說“上”字,常常聽起來如“頂”。說“上輩人”似“頂輩人”;說“戲棚上”似“戲棚頂”;說“樓上”似“樓頂”。我過去以為是上與頂近義,人們說“上”時借用“頂”音。錯也。清朝大學問家錢大昕提出“古無舌上音”的著名論斷,被現代學者們所普遍接受。古人沒有zh、ch、sh這樣的卷舌音聲母,把豬(zhu)讀成du;把陳(chen)讀成den;把鄭(zheng)讀成da。今天的莆仙方言依然保留了很多上古讀音,如豬、陳、鄭等等,比比皆是。

      上,《說文解字》時掌切(時是聲母,以掌的韻母為韻母),上聲;《康熙字典》時亮切,音尚。《康熙字典》也特別提及“上”字在《說文解字》注音為上聲。時掌切也好,時亮切也好,反切的上字(即聲母)“時(繁體字是時)”在上古時代讀音近似今天的die。換句話說,“上”這個字在上古聲母是d,而不是今天的sh。所以,當代古音韻學家們給“上”字的上古擬音近似diang。而他們給“頂”字的上古擬音近似dieng。“上”與“頂”二字的上古讀音非常相似!莆仙方言在很多詞語里保留了“上”字的上古讀音,今天聽起來像“頂”。比如:車上;火車上;陽臺上;課堂上;樹上;山上,等等等等。還有許多俗語和童謠,如:上做下學;上不學,下漫鑿;上厝管子下厝聽;鶻鸼樹上叫,鴝鵒樹下跳。注:鶻鸼,音骨舟,斑鳩也。鴝鵒qú yù,莆仙音似“公蛋”,八哥。跳,莆仙方言讀的是《說文解字》和《廣韻》的音,徒聊切,如漢語拼音的diáo。普通話把跳讀成tiào,是北方方言讀音。

      5.收拾與修理

      “收拾”二字莆仙連讀如“收lāi”。如說:這稚子需要大收拾一下。謂這孩子需要好好教訓一番。唐·曹唐《皇初平將入金華山》:“白羊成隊難收拾,吃盡溪邊巨勝花。”但是“收拾”這個詞出現的比較遲。同義而音近的“修理(整治也)”則出現更早。西漢·東方朔《七諫》:“明法令而修理兮,蘭芷幽而有芳。”“理”字到兩漢南北朝時讀音似lǎi。漢·桓譚《新論》:“政不二門,賞罰必信,法令著明,百官修理,威令必行,此霸者之術。”

      6.盛氣與使氣

      盛氣與使氣。莆仙讀如“盛(音如斜)脾氣”。《太平廣記》:“天后大怒,召見,盛氣以待之。”《北史》璠年少未仕,而負才使氣,不為之屈。

      7.“流水”讀似“流委”

      水,《康熙字典》:“又葉呼委切,音毀。《李白·游高淳丹陽湖詩》龜游蓮葉上,鳥宿蘆花里。少女棹輕舟,歌聲逐流水。”“流水”二字,南洋平原上連讀如“流蕾”,但是城關和莆田山區則讀如“流毀”或“流委”。

      8.“黐黏”讀如“絲粘”

      黐chī。唐宋以后,人們又發明新字“粚”。《廣韻》丑知切。《集韻》《正韻》抽知切,音摛。《玉篇》黏也。《廣韻》黐膠所以黏鳥。莆仙讀如tī,如癡呆的癡。又音如絲。黐黏。

      9.不當(音黃貪)與不中

      中,方言。行,好。莆仙讀音似“貪”。宋·楊萬里《午熱登多稼亭》:“只有炎風最不中。”元·關漢卿《竇娥冤》第一折:“婆婆,這個怕不中么!”

      當是正字。應該;應當。莆仙“不當去”讀音似“黃貪去”。《字匯》:“當,理合如是也。”《史記·齊悼惠王世家》:“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管子》:“兵當廢而不廢則惑也,不當廢而欲廢之則亦惑也。”“當”字這種用法在莆仙讀送氣音,所以聽起來像“貪”。

      10.諷誦與背誦

      諷fěng(舊讀fèng)。諷,《唐韻》等韻書:方鳳切,風去聲(音如背)。《說文》誦也。《周禮·春官·大司樂》:“以樂語教國子,興道諷誦言語。”東漢·鄭玄《周禮注》:“倍文曰諷,以聲節之曰誦。”《前漢·藝文志》:“太史試,學童能諷書九千字以上,乃得為史(職掌文書之類的官吏)。”

      諷誦。《呂氏春秋》:“蓋聞孔丘、墨翟,晝日諷誦習業。”《史記·滑稽列傳》:“修先王之術,慕圣人之義,諷誦《詩》《書》百家之言,不可勝數。”梁《高僧傳》:“諷誦之利大矣。”

      背、背誦是元明以來用語。《元代話本選集》:“孔明文集上有《前出師表》《后出師表》,沈鏈平日愛誦之,手自抄錄數百遍,室中到處粘壁,每逢酒后,便高聲背誦。念到”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往往長嘆數聲,大哭而罷,以此為常。人都叫他是狂生。”《明實錄·太祖洪武實錄》:“諸生每三日一背書。”

      風和諷,從上古到中古,其聲母都相當于現在的b。所以莆仙人說風,讀音如buei。“諷”字在上中古是讀去聲的,與背、倍同音。在先秦一直到隋唐時代,不看書念出來叫做諷誦,與今天莆仙方言的“背誦”同音。“諷”字元明時代聲母變為f(莆仙方言里變為h),于是人們根據原來讀音,借用背字,于是諷誦變成背誦這個詞。

      1.雨讀為戶

      《康熙字典》毀:“又葉后五切,音戸。《易林》(孫)臏詐龐子(龐涓),夷灶盡毀。兵休卒發,矢至如雨。”《易林》乃西漢焦贛所撰寫。由雨、毀(音戶)押韻可知,莆仙方言讀雨音同戶,其來歷遠至于西漢甚至更早!雨雖然在普通話里音同禹,在莆仙方言里文讀也同禹,又白讀同戶,則是上古之音。

      2.高下、高低

      《禮記·樂記》:“天高地下。”東漢·王充《論衡·實知》:“人才有高下,知物由學。”莆仙方言通常不說高低,而說高下,“高”字借“頎”字音,讀如gí和géi,頎是身子高的意思。“下”字讀gia第5聲。南北朝時開始用高低這個詞,而莆仙說“高下”,源自先秦兩漢。

      3.熏

      熏,許云切,音薰。《說文解字》火煙上出也。又《集韻》吁運切,音訓。灼也。通薰。又《管子·地員篇》:“芬然若灰。唐·尹知章《管子注》:‘芬然,壤起貌。’”又,人們常說“大雪紛飛”。一個音,不同語境有不同的字,莆仙人說“熏啊熏”和“芬啊芬”,不一而足。

      4.錫,先擊切

      錫,莆仙讀同謝,倒推可見,莆仙“擊”字可讀為kia4。以物遠投擊打,莆仙讀如kia4。如,他打瞌睡時,老師用一小截粉筆頭kia4他。

      5.很、盡、甚

      莆仙人看到“很好”二字,會讀似“盡好”。但是,“盡”與“很”意思不同。很,原意是違逆不從,也作狠和爭訟等意思解。作副詞用來修飾形容詞,是現代北方方言進入普通話,所以《康熙字典》沒有收錄“很”作副詞的用法。盡有盡量;極、最等意思,與“很”根本不同義。莆仙方言說“jin5好”,甚好也。《康熙字典》引多本古代韻書:“音任。……《韻會》尤也,深也。《易·系辭》其道甚大,百物不廢。”《詩經·鄭風·東門之墠》:“其人甚遠。”

      6.昨暮與今旦

      陶淵明《擬挽歌辭三首》:“有生必有死,早終非命促。昨暮同為人,今旦在鬼錄。”嚴格地說,昨暮是昨天傍晚,今旦是今天早上。但是人們也常常把昨天說成昨暮,把今天說成今旦。莆仙人和陶淵明一樣。有主張用“溯暮”以及其他讀音相似的字,找不到任何書證,只能算為記音之詞吧。

      7.食晝,晝食

      《白虎通》王者平旦食、晝食、晡食、暮食,凡四飯,諸侯三飯,大夫再飯(每天兩頓)。莆仙說吃午飯為食晝。

      8.糞

      糞,《廣韻》方問切,去問非。糞,掃除。《說文》:“糞,棄除也。”上古“糞”作動詞,今“糞”作名詞。《廣雅·釋詁三》:“糞,除也。”王念孫疏證:“糞,猶拂也,語之轉耳。”《左傳·昭公三年》:“小人糞除先人之敝廬。”《禮記·曲禮上》:“凡為長者糞之禮,必加帚于箕上。”唐佛經《楞伽師資》:“有一口屋,滿中總是糞穢草土。” 莆仙方言說垃圾曰“糞穢”;動詞buo6應為“拂”,掃進畚斗或畚箕的動作。

      9.少選,少停

      一會兒;不多久。《呂氏春秋·音初》:“覆以玉筐,少選,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反。”莆仙讀“少選子”“少停(子)”,亦訛如“色停(子)”。

      10.“這”字的淵源

      此,《康熙字典》:“《說文》止也。從止從匕。匕,相比次也。《徐曰》匕,近也。近在此也。《爾雅·釋詁疏》此者,彼之對。《詩·周頌》在彼無惡(無被厭惡),在此無斁(yì,無斁,無被厭棄)。《老子·道德經》去彼取此。”此,先秦讀音似現在的cie,這音頗為接近此。

      這,止也切,音者,代詞。《漢語大字典》:指代較近的時間、地方或事物。跟“那”相對。《增韻·馬韻》:“這(這),凡稱此個為者個,俗多改用這。”《增補五方元音·蛇韻竹母》:“這,此也。”唐·盧念《送好約法師歸江南》:“為報江南三二日,這回應見雪中人。”宋·王安石《擬寒山拾得》:“人人有這個,這個沒量大。”

      之,此也。《詩經》“之子于歸”。《莊子》:“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礴萬物以為一。”上古“之”字讀音同現在莆仙“這”。

      《博雅》:“是,此也。”先秦時“是”讀音略似今天的zie,與“這”字音近。《易·乾卦》:“不見是而無悶。”《舊唐書·中宗紀》是夜,放宮女數千人看燈,因此多有亡逸(逃跑)者。“

      且,”又,此也。《詩·周頌》匪且有且。《傳》非獨此處有此稼穡之事也。“且,先秦音似今天的cia和zia,差不多就是今天的且與姐音,與”這“音接近。

      茲,此也。《唐韻》等韻書,音孜。茲,《爾雅·釋詁》此也。《尚書·大禹謨》:”念茲在茲。“

      者,此也。唐《筠州洞山悟本禪師語錄》:”師曰:“不是者個道理。”南宋《增韻》才收錄“者”字作“此;這”,屬于同音借用。

      爾,這個,此。晉· 陶淵明《飲酒》:“問君何能爾。”

      只,這,此。一缽和尚《一缽歌》:“若時樂,樂時苦,只個修行斷門戶。”

      若,相當于:這,那。《論語·憲問》:“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孟子·梁惠王上》:“以若所為,求若所欲,猶緣木而求魚也。”《三國演義》第二十一回:“若二人協力,急難收復。乞丞相作急圖之。”

      底,表示指稱,相當于“這”“此”。宋·陸游《遣興》:“小甑爰粳底樣香。”宋·佚名《驀山溪》:“竹籬茆舍,底是藏春處。”“底”字上古讀音接近“之”。

      以上十一個指示代詞,中古甚至現在讀音彼此都很相近。“此”字正宗,其余多為同音或音近假借。現在只使用“此”與“這”二字。莆仙方言沒有必要強調使用“者”字作“這”。

      1.“六達”、碌碡

      舊時用耕牛犁田,最后的水田平整有三道工序:先用耙把大的土塊耙成小塊,把比較高凸地方的泥土用耙運到附近低下的地方,大體耙平田地。接著用“六達”把田地基本壓平壓實。“六達”是一種寬兩尺多一點、約一丈二尺長的木框,中間安裝一根直徑六寸能夠轉動的直杉木中軸,中軸鑿成像楊桃狀的刃口稍微鋒利的六葉。耕牛者踩在兩邊木框上,牛拉著“六達”前進時,中軸自動轉動,六葉的刀刃把稍大塊的土塊切成小塊,同時依靠耕牛者身體重量,中軸把水田壓平壓實。最后一道工序是用12尺×6寸×4.5寸的平直長方體杉木梆,稱為“田梆”,把田地壓得更平滑更平整。一直只知道“六達”這個讀音,但不知道怎么寫出來。

      《漢語大字典》:“碌碡,農具名。用來碾壓谷物或場地的石磙。宋·范成太《四時田園雜興》之六:系牛莫礙門前路,移系門西碌碡邊。”清·王士稹《題門人李蒼存秋獲圖》:“廣場鳴碌碡,茅簷歡鳥雀。”南洋平原上這種農具我們都叫石磙,所以讀到這個詞條沒有感覺。有時候離解決問題只差一小步的努力。再查閱《康熙字典》碡:“《廣韻》《集韻》徒谷切,音讀。碌碡,田器。用以磨田使平也。《正字通》碌,通作石鹿、磟。亦借鹿、轆。”碌碡的碌,普通話讀liù,同磟;碡輕讀zhou,單字碡,讀為zhóu,舊讀dú,音毒。“碌碡”讀為liù dú,正與莆仙方言讀音“六達”相對應。對于莆田南洋平原的木制“六達”來說,《康熙字典》的“碌碡”才是正解。

      2.嚨喉與喉嚨

      《宋書·五行志》記錄了一個民謠:“昔年食白飯,今年食麥麩。天公誅謫汝,教汝捻嚨喉。嚨喉喝復喝,京口敗復敗。”東晉王恭鎮守京口,誅殺王國寶,百姓間流傳此歌謠。歌謠說過去吃白米飯,今年只能夠吃麥麩了(屬于不祥之兆)。麥麩,莆仙說“麩(音鋪)殼”。天公要誅殺你,會捻住你的嚨喉。捻嚨喉,是王恭將死亡的征兆。只有兩晉南北朝說嚨喉,隋唐以后說喉嚨。莆仙方言讀音似“犁喉”,說的正是兩晉之音之詞。喝復喝,喝,莆仙音如賀,“復”字無義,相當于莆仙方言的啊或“壓”音,用于補充音節,如《木蘭詩》的“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果然不久王恭就被捕殺頭,而京都咳嗽大流行,人人嚨喉“喝復喝”云云。

      3.幺黽

      《康熙字典》說:“黽(měng),又《韻補》葉名舌切,音蔑。后漢桓帝民謠:舉秀才,不知書。舉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黽。”《譚苑醍醐》云:“泥音涅。或音匿。黽音蔑。或音密。”《晉書》作怯如雞,是不知其音而亂改。所以,莆仙說小青蛙為“幺黽”,乃兩漢之讀音也。

      4.參參、燦燦

      參參,長貌。莆仙音似can5。《前漢·文帝紀·有長星出于東方注》:“彗星光芒長,參參如埽篲。”彗星的光芒“參啊參”,猶如掃帚的尾巴。莆仙同音的還有“燦啊燦”,但是意思不同。閃閃發亮貌。唐·韓愈《和李相公攝事南郊覽物興懷呈一二知舊》:“燦燦辰角曙,亭亭寒露朝。”又,色彩鮮艷貌。明·馮夢龍《東周列國志》:“桃有華(花),燦燦其霞。”

      5.乃與然

      《前漢·賈誼傳》:“太子廼生。” 廼,乃,兩字莆仙讀音都是no2。才也。又,乃,作“這樣,如此”,是副詞,用于形容詞或動詞之前,莆仙讀nā。表示疑問或指示,相當于“這樣”,“如此”。《莊子·德充符》:“子產蹴然改容更貌曰:‘子無乃稱。’”您別這樣稱呼。《世說新語·賞譽》:“謝車騎問謝公:”真長性至峭,何足乃重?“東晉名士劉惔,字真長。真長性情嚴厲,為什么會如此受器重呢?”然“字作”這樣,如此“,常用在句末,莆仙也讀nā。《墨子》:”有之不必然,無之必不然。“有之不一定nā nā(如此),無之一定不會nā nā。

      6.糯讀düò和nuòn

      糯,《集韻》奴臥切。又奴亂切。黏性稻。糯米莆仙只叫秫米。”糯“字莆仙讀音為düò,常重復說為düò düò,是很黏膩或粘滯的意思。奴亂切,莆仙當音如閏第4聲(nuòn),nuòn nuòn,粘而韌也。

      7.蹩躠bié sà;踶跂zhī qí

      王先謙《莊子集解》:”李云:蹩躠、踶跂,皆用心為仁義之貌。“《漢語大字典》用心力貌。蹩躠,單字各音如別、色,連讀似”別勒“。踶跂,古音似”第己“。《莊子·馬蹄》:”蹩躠為仁,踶跂為義,而天下始疑(音凝,安定,凝聚)矣。“嬰兒及幼兒常常會勉力做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比如搬動椅子等等。大人常常說:”這稚子蹩躠死,掇(莆仙音如多)竹椅。“也用于評論成年人的不自量力。我懷疑,”竹椅“似應從兩三千年前的”踶跂“與莆仙方言”竹椅“因為音似而同化。

      8.傷與太

      隋朝陸法言編《切韻》,《唐韻序》引陸法言論音韻說:”吳楚則多傷輕淺,燕趙則多傷重濁,秦隴則去聲為入,梁益則平聲似去。“”傷“通常只作動詞和名詞。放在形容詞之前,表示太、過分的意思,莆仙讀音似稍(蕭),在古漢語里偶見。但是在莆仙方言里卻經常使用。同音的”稍“,略微的意思,但是也作”極為、非常“用。《文選·江淹〈恨賦〉》:”紫臺稍遠,關山無極。“因為容易引起歧義,故亦少用。經史俱用”大“字表示極端或過分,后代乃以”太“代替”大“字。如《詩經·大雅·蕩之什·云漢》:”旱既大甚,則不可推。“

      9.肥充

      肥充,肥胖也。充,莆仙讀第5聲。《儀禮·特牲饋食禮》:”宗人視牲告充。“《后漢書·董卓傳》:”(董)卓素充肥,(被放火燃燒時)脂(油,脂肪)流于地。“《太平廣記》引《廣古今五行記》:”家有一犢,肥充可愛。“

      10.射(莆仙音似耀),猜也

      ”射“字一個意思是猜度,神夜切,音社。《荀子·解蔽》:”其為人也,善射以好思。“《太平廣記》引侯白《啟顏錄》:”我與汝等作謎,可共射之。“但是,《康熙字典》射:”又葉于略切,音約。《詩·大雅》不可度思,矧可射思。“而”約“字音同藥,又音同要。值得注意的是”約“作估計、推測,只作副詞,不作動詞。北宋《冊府元龜》:”其租約百九十馀萬。“又,”周瑜回,約得數百萬只箭“。

      1.劣與乃

      (1)劣,莆仙音似“略”第6聲。其中一個義項相當于“僅僅”的意思。《正字通·力部》:“劣,薄也,僅僅不足之辭。”《(南朝)宋書》載:劉德愿善于駕車,曾經豎立兩柱,使其中“劣通車軸(僅僅夠車軸通過)”,然后從一百多步外駕駛牛車長驅,至離柱子僅僅數尺,用鞭箠(chuí,作動詞莆仙音衰上聲)打牛,讓牛從柱間奔馳直過,竟然如此的精確。《漢語大字典》引清·李調元《勦說》云:“劣,與‘略’同。”唐·陸龜蒙《江墅言懷》:“病身兼稚子,田舍劣相容。”說的是田舍只夠勉強容身。

      (2)其實“劣”字表示“僅僅”,是非常后起的用法,歷史最悠久的是“乃”字,讀如“肉(n曰切)第6聲”,我們常常n、l不分,所以莆仙讀音也如“劣”。《呂氏春秋·義賞》:“天下勝者眾矣,而霸者乃五。” 《史記·項羽本紀》:“項王乃(于是)復引兵而東,至東城,乃有二十八騎。”第二個“乃”字,讀如白話“肉”第6聲,僅僅也。

      (3)劣,相當于“剛”或“恰”或“才”。莆仙讀音近似ló或nó(歌韻)。唐·李群玉《潯陽觀水》:“南經夢澤寬浮日,西出岷山劣泛杯。”宋·陳克《菩薩蠻》:“綠陰寂寂櫻桃下,盆池劣照薔薇架。” “乃”字也有這個音這個義:“《大戴禮記·保傅》:“古之王者,太子乃生,固舉之禮(必定舉行這個儀式)。”清·王聘珍《解詁》:“乃,始也。”

      2.益

      益,更加。這個用法的“益”字,莆仙讀音同“溢”或“呃”。如:我比他益高。他做得比我益好。陳壽《 三國志》:“故任益隆(大)者負益重,位益高者責益深。”“任”和“位”是職位的意思。又,益,莆仙讀如隘(音愛),有多、再的意思。莆仙話威脅人:“你益(音愛)講!”《戰國策·齊策》:“可以令楚王亟(急)入下(攻占)東國,可以益割於楚。”高誘注:“益,多。”又,“有請者曰:‘臣請(請求)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若多說一句),臣請烹(下油鍋)。’”

      3.至好與第一好

      《康熙字典》至:“極也。”至親兄弟,至好,至高,至少,至多。“至”字作副詞,讀音常常與“第一”兩字的合音幾乎相同,似dě i或dè  i。朱熹曾說:“止者,所當止之地,即至善之所在也。”《淮南子》:“威儀并行,是謂至強。”《荀子·正論》:“罪至重而罰至輕,庸人不知惡矣。”這些句子里的“至”字,都不應該用“第一”代替。白居易《勸酒詩十四首》:“何處難忘酒,軍功第一高。”但是莆仙人所說的“d ě i或dè i早”、“děi或dèi好”等等中的“děi或dèi”也許更多是“至”字而不是“第一”兩字合音。

      4.盛與盈

      盛,盛滿。莆仙讀音如“陣”。《素問·皮部論》:“其入于絡也,則絡脈盛色變。”王冰注:“盛謂盛滿。”《水經注·河水》:“河盛則委泛(委、尾同音,水之尾泛濫),水耗則輟流(斷流)。”盛,又,充分;充足。《素問·上古天真論》:“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發長。”盛,莆仙讀如旺盛的盛(音如剩),是中古讀音。“盛”讀如“陣”(ding5),則是上古讀音。

      盈yíng,《說文解字》:“盈,滿器也。”“盈”字的先秦時代擬音近似今天的dieng,接近于“盛”音,然而是平聲。春秋時晉國的欒盈作亂失敗,整個家族被殺。《史記》記載欒盈,因為避諱西漢惠帝劉盈,而改作欒逞。后人據此而知“盈”字上古讀音近似“逞”。

      5.理論、理睬、插手

      理論,莆仙常常音訛為“理連(音len5)”,謂與之爭論,講理;理睬。如,“你不必理論他”。北宋《冊府元龜》:“如五年內不來復業者,任便收租佃者為主(讓租戶成為田主)。逃戶不在理論之限。”明·湯顯祖《紫釵記·節鎮宣恩》:“如今盧府著忙,不暇理論到此事。”《水滸傳》:“待我回來,自和他理論。”《西游記》:“行者認得他是妖精,更不理論,舉棒照頭便打。”

      今莆仙俗語聽起來如“插石”者,正字可能是“插手”:參與也。《朱子語類》:“如魯有三桓,齊有田氏,晉有六卿,比比皆然,如何容圣人插手?”

      6.石頭紋理與倒理

      石頭是有紋理的,順著紋理把石頭判(莆仙音puà,剖也)開,比較容易,而且剖判開的石頭表面比較平整。如果不按紋理,橫著判開石頭叫倒理判,實際上是斬斷石頭,橫斷面凹凸不平。倒理,莆仙讀音如“倒禮”。宋·唐積《歙(shè)州硯譜》提到安徽歙硯各種各樣的羅紋(回旋的花紋),其中有“倒理羅紋”,即橫斷羅紋。

      7.箠與棰

      (竹)箠、(木)棰,作名詞時,莆仙讀如chuei2, 如鞭策耕牛的牛箠。作動詞時,讀如suei3,即垂上聲,或衰上聲。也如現代漢語的“甩”音。

      8.冊、柵、書

      莆仙人謂書本曰冊,說“看書”,聽起來如“看冊”。陳獨秀在《小學識字教本》里說:冊在甲骨文、金文乃竹樊籬之樊的初字,故編木柵欄之柵(zhà)從冊從木。簡冊、書冊乃后起之事。

      9.踖,亦作藉

      《禮記·曲禮上》:“毋踐屨(鞋子),毋踖席。”踐,莆仙讀如實踐的踐,是中古以來讀音,上古音似dzion,莆仙讀似tiō或tiò。孩子們在床上亂tiō。踩鞋后跟,曰tiò后踏。踖jí,亦作藉。“踐”與“踖”互文,都是踐踏的意思。“毋踖席”,不可以用腳踩踏席子。

      10.雞鼓?雞罟?雞鹵?

      “西”是“棲”的本字,篆文寫作“鹵”。《說文解字》:“日在西方而鳥棲,故因以為東西之西。”陳獨秀《小學識字教本》說:“(鹵)為編竹之簍,鹵即從此(變來)。”鹵、婁(婁)、百、曰、白等字“象編竹立體之器”。“鹵為盛鹽(鹽)之簍,魯為盛魚之簍,故鹵與魯,樐與櫓,古皆通用。魯莽或作鹵莽,鹵簿或作櫓簿”,“棲雞之鹵,蓋為竹篾蘆葦編成之器,以之置鹽則為鹵,以之棲雞則為鹵”。《詩經·王風》:“雞棲于塒,日之夕矣。”塒,音時,古代墻壁上挖洞做成的雞窩。后來發展成用竹篾編成夜間棲雞的竹器。這種竹器莆仙叫“雞ǒu”,應該就是陳獨秀所說的棲雞之鹵,連讀變音為“雞ǒu”。雞鼓、雞罟只作記音,非正字也。“雞鼓”謂該竹器形狀如鼓。罟則是網的總稱。罟作動詞,則表示以網捕捉魚或鳥獸。

      1.跪(kuěi)“公媽”

      跪,《唐韻》去委切《集韻》《韻會》苦委切,音蒯。《說文解字》拜也。跪時兩膝著地,腰與臀部直起。跪而以頭著地曰拜。比較:跽jì,長跪。渠幾切。這個反切音讀忌諱的忌,又可以讀如gui5,所以“跽”字與瑞、類、淚、位、睡、遂等字同在平水韻去聲四置這個韻里。上古無椅子,以兩膝著地,坐在腳跟上為“坐”;兩膝著地,直身而屁股不坐在腳跟上為“跪”;長時間跪而直身挺腰為“跽”。“跪”與“跽”又統稱為跪。莆仙結婚時有“kuei3堂”“kuei3公媽”的儀式。讀這kuei3音的正是“跪”字,去委切。莆田山區及仙游讀“kuei3”為“kui3”。客家話亦讀kui3。

      2.咸斥,莆仙音同“咸尺”

      莆仙人經常說“咸斥”,指地面或物體多鹽分。斥,昌石切,音尺。《尚書·禹貢》:“海濱廣斥。”《釋文》:“斥謂地鹹(咸的繁體字)。”《明史》:“斥鹵不可耕。”

      3.加二;加人;加人一等

      加二,猶二成。“加”字莆仙讀音同高,這是因為現代的a音上古屬于歌部,讀如莆仙萵苣的“萵”音。人們說“坐吃山空(莆仙說山崩)”,告誡孩子或別人要勤勞謀生。但是莆仙人也經常說“坐吃折本加一,做吃折本加二(加,音高)”。意思是:在不正常的經濟情況下,什么都不做可能會損失少一些,做得越多,損失越大。清·佚名《于公案》:“讓到加二,講定共值銀一百六十兩。”

      加人,欺凌人。莆仙讀這個“加”字似gó,音同俄。《論語·公冶長》:“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馬融曰:“加,陵也。”

      加人一等。《禮記·檀弓上》:“夫子曰:‘(孟)獻子加于人一等矣。’”后以“加人一等”指超過常人。“高人一等”則是近當代用法。《古文字詁林》引林義光:“加與戈古同音。”戈,《康熙字典》古禾切,音同鍋。

      4.強強qiǎng qiǎng,勉強

      強強,莆仙方言變音同“喬喬”或“權權”。如:病了這些日,他今旦強強爬起來。唐·盧仝《示添丁》詩: “數日不食強強行,何忍索(要)我抱看滿樹花。”《敦煌變文集·目連緣起》:“抬身強強起來,狀似破車無異。”

      5.驟,疾行

      驟,上古讀音似diù。鄭玄曰:“不馳而小疾曰驟。”莆仙人說走路有力而快速,叫“行(走)嘎驟啊驟(diù)”。

      6.今年與此番

      同事問:“‘就方’荔枝無人摘。‘就方’何意?答曰:”此番“”這番“變音也,謂這一回;今年。南洋平原人們變音似”如番“。又,”者番“亦變音。宋·晏幾道《少年游》詞之三:”細想從來,斷腸多處,不與者番同。“

      7.竁糞

      竁(cuì),上面”穴“字,下面三個毛。莆仙讀催去聲,如翠。農民把豬欄里的糞土掘出挑到田里作肥料,這掘糞又叫做竁糞。《說文解字》:”竁,穿地也。“《漢語大字典》竁:”挖地為墓穴。……又,泛指挖地。“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重庆时时彩2.1版本安卓 飞艇计划网页版全天 重庆时时彩五星1胆公式 新时时彩一星稳赚方案 单机二人麻将游戏 上海时时历史记录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竞彩足球2串1稳赚买法 玩三公红包规则图 新龙虎下载平台 欢乐生肖走势图360 其其准49组七星彩头尾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公告 大小单双技巧 时时彩 北京时时规律破解教程 棋牌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