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常太麻雀團

    常太麻雀團

      □今閑

      1949年之前,常太地方曾經存在過一個秘密的賭博團伙。存續時間不詳。該團伙成員以常太地方的“頭面人物”(紳士?或軍界政界要人?如誰誰……在此,恕我隱去其具體名姓。理由,您懂得。)為主體,以打麻雀賭輸贏為主要活動方式,故時人謂之為“常太麻雀團”。

      麻雀,一種游戲娛樂工具,常用來賭博,普通話稱為麻將。其實,在莆田方言中都是叫做麻雀的。而麻雀之稱,似乎更符合實際,更準確。也有一說,麻雀源于古代的一種“馬吊”游戲,果如是,從讀音上考察,也覺得較為靠近。

      麻雀有三種主牌色和若干種輔助牌色。主牌中的索牌的第一張圖案是鳥,方言稱“一鳥”,看上去就是一只小麻雀。接下去的二至九張牌,則相應地稱為二索至九索。由于后面的都稱為“索條”,所以,第一張的“一鳥”有時也稱為“一索”。在做成“滿”或“自摸”時,其標志是兩張一組同樣的牌,稱為“雀”;“少雀”或“單吊雀”是打牌中比較郁悶難受的牌型。有些約定的游戲規則是,在做成亮牌時,如果自己發現錯誤,只要他人還不知道你的“雀”牌,則還可以反悔,繼續打牌,而不用“賠和”(和,音胡,表示牌已做成)了。

      主牌的第二種是“圓”,第一張稱鼓,叫“一鼓”,方言中有“一鼓牽二圓”之說。或者是由于圓牌圈圈點點,極像人的麻臉,大約因此而與“雀”連稱,故名“麻雀”?這只是個推論,并無證據支持。但是,麻雀中牌色符號,卻實在有著豐富的文化來源。比如,雀是鳥的變形,圓是魚的簡化,應該是沒問題的;而早期人類的主要價值追求是人口繁育,對于鳥和魚,一般認為是男性和女性器官的圖畫表示,也就是寓意交配生育,由此而形成了早期的“魚鳥文化”。此不展開。

      主牌的第三種稱為“萬”,有時也作“品”,大約指財富或官品了。此亦略去。在麻雀的輔助牌中,還有一些花色,比如紅“中”綠“發”,白板,春夏秋冬,梅蘭菊竹,東西南北之類,其中的文化意蘊也是極為豐富的。根據約定打法,這些輔助牌,有時用到,有時則不用。因為這些都與本文主旨無多關涉,故不贅述。

      對麻雀稍加正名之后,我們再來說說“常太麻雀團”的故事。

      常太麻雀團的行為,極不光彩,常為人所不齒,所以,其內情鮮為人知,顯得詭異神秘,即使很多年過去了,有些健在的麻雀團成員,也是諱莫如深,極少對人提及。又因其成員現在幾乎全部物故,且歷史煙云早已散去,實在難尋清晰的蹤跡。在此謹記數端,聊作回憶往昔之依憑,而行文之中,仍然對已逝去的麻雀團成員隱諱名姓,以示對逝者的尊重。

      麻雀團的發起者或首領,在麻雀團存在的時候,其成員也不得而知。因發展擴大成員極為秘密,程序相當嚴格,新加入者必須進行具有原始巫術色彩的“咒誓”儀式。當時人對所謂的“咒誓”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一經“咒誓”入團,都會終生守口如瓶,“不足為外人道也”。這樣就造成了成員與成員之間聯系極少,有時甚至同村鄰居,彼此互不相知,只有上桌交手時,才恍然大悟。每個成員,除自己之外,僅認識二人,即上線介紹人和自己介紹加入的下線。

      發展成員時,除了舉行必要的儀式之外,主要的是告知本團規矩和傳授通牌作弊的暗號以及技法,即方言所說的“扛腳”手段。

      “扛腳”即通牌,是麻雀團取勝的法寶。參加麻雀團的人,本來也是賭場高手,稍加點撥,研究,即使是單兵作戰,也是贏多輸少的,而一經“扛腳”,更是所向披靡,戰無不勝了。經過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研習,他們得出一條結論,即一桌四人中,二人“扛”一人,勝率高;三人“扛”一人,必輸無疑。他們的依據是,麻雀的打法是“一對三”,在實戰中,都是一個人對付三個人,本質上都是單兵作戰。如果“扛腳”的二人中有一人勝了,除了隊友一人外,還可勝其余的二人;而如果是三人“扛”一人,一人勝了,實質上只贏隊友之外的一人;反過來說,被“扛”的一人贏了,輸的則是三個隊友了。

      麻雀團成員之間的通牌,主要靠暗號。暗號體系復雜而隱蔽,幾無痕跡或破綻,全是一些“萬萬想不到”的動作,對手或圍觀的局外人,是極難發現的。比如,打牌中的思考,猶豫,嘆氣,撇嘴,怨罵,粗嘴,是賭博過程中,人所共有的習慣表現,但是在麻雀團成員中,卻都是有意義的暗號。

      在打牌中,手的動作則更加“明確”。比如通報初始牌的優劣,決定由某人“做牌”,某人“頂牌”,進行破壞活動;請求支援,向對方提示需要什么牌張;伙伴無所需牌張,形不成配合時,宣布終止“扛腳”等等。一般而言,能夠進行“扛腳”,是以保證絕對不會被對手或“閑人”發現為前提的,因為一旦被人發現,比如通過“驗牌”發現“扛腳”,那就不是名譽道德的問題了,可能會弄出大事情來了,比如一賠到底,或受皮肉之傷什么的。

      打牌中手語暗號,主要體現在抓牌,整牌,和出牌的動作上。舉些例子。比如,自己需要的是“萬”牌(有些牌面上是“品”字樣),則在抓回牌時,在桌上狠敲一下(這是牌手在抓牌時常有的動作)并把手放在面前“牌墻”或首或中或尾的不同位置,則表示需要“萬”的不同的牌點;如需要“索”牌,則把牌從池里擦著桌面拉回來;如需要“圓”牌,則假裝在摸牌,等等。總之,所有動作都是“常規”的,都是不易讓人察覺的別扭的動作。

      至于換牌,偷牌,則是高手的行為,并非麻雀團成員所專有。比如,有的高手一次可以在抓牌時換下八張牌。這樣的人,即使不是“扛腳”,單打獨斗,一般人也很難贏他。所以,民間有“無欺不賭”的說法,意思是凡賭博,總會有欺詐,不能相信賭桌上有君子。

      雖然麻雀團成員是一對一發展,但因親朋好友的社會關系,其分布范圍也是不斷擴大的,以至后期成員遍及永福,福清,仙游,及莆田的“界外”地區。成員之間雖然是“同志”關系,但是偶然相逢,也不允許一笑,這是經過“咒誓”的生死紀律。在麻雀團存在期間,據說沒有發生泄密的事件,個人身份和“組織”從來沒有暴露。僅此一點,也讓人不免對江湖義氣產生幾分敬佩之情。

      某一次,常太麻雀團的兩位成員某甲和某乙,前往界外某地賭博。剛打幾下牌,同桌一位當地的保長,就發現了這兩位是“同志”。原來這位保長也是麻雀團成員。如前所述,同桌三人“扛腳”是必輸的,但保長又不方便退出。怎么辦?還是保長有辦法。他抓住時機,在“同志”上廁所時,也緊跟出來,扯了一下衣襟,悄悄提示山里的“同志”退出一人。經內部協商,某乙退出。接下來的結果可以想見。但是常太山區的人來到“界外”,贏了錢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帶走。盡管他們敢到這里賭博,也是有一定依靠的,但是,“猛虎不敵地頭蛇”,何況你贏得過分了,“地頭蛇”怎能甘心呢?于是,在散場時,保長就帶著手槍,尾隨他們,直到安全的地帶,心照不宣地分好錢后,讓他們順利出村。當時賭博用的是銀元,據說,這二人提錢回來時,因為一麻袋銀元太重了,回到住處時,肩膀胳膊都酸了。

      還有一次,他們是在自己的村里和人賭。賭桌無父子。即使是鄰里鄉親,他們也照樣“扛腳”不誤。俗話說,“宗頭麻雀尾”(宗,也是一種賭博,俗稱牌九或骨牌),剛開始,他們用盡辦法“扛腳”,還總是輸多贏少,正所謂“一旺二功夫”;到了下半夜,他們手氣回了,加上“扛腳”,自然是前景一片光明。但是,這成員之一正是在結婚前一個晚上,按風俗,天亮之前要舉行某種儀式,沒辦法,只好忍痛割愛,終止賭博,落敗而歸。因為有這一次的“走麥城”,這位麻雀團的“同志”,被村里人恥笑一生,說是應了“結婚前生子后——運衰”的讖語,而并沒有被人發現他們其實曾是很不光彩地進行“扛腳”作弊。

      常太麻雀團從一開始就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又經歲月塵垢的不斷淤積,越發讓今人難認其真了。通過對少有的傳說記述,磨洗陳痕舊斑,或能見個梗概,而重要的當在于可以重現舊社會的灰暗與陰冷,啟發現在的人珍惜生活;同時,也多少可以警示人們遠離賭桌,勤勞創造,去實現美好生活的夢想。

    <>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pc蛋蛋官网开奖结果 冠军足球物语攻略 看牌抢庄牛牛app 麻将满贯财神 lol电一王者直播赚钱嘛 雷速体育 dnf挣钱快的方法 麻将老虎机 美国橄榄球完整比赛 双色球复式最新中奖加奖规则 金博时时彩 彩票中奖 江西多乐彩 MG阿拉德之怒官网 福建快三官网下载 用什么飞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