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后翁記憶 紀念清江小學創辦一百周年

    后翁記憶 紀念清江小學創辦一百周年

      后翁,是地名,位于城東15華里的清江(清前、清中、清后)中心地段,應該是京兆翁氏早先的聚居地之一。后翁有個祠堂,其確切名字已無人知曉,因為它被用以辦學太久了,遮蓋它的是學館、學堂、學校的字眼。后翁祠成為讀書的地方,到底已有多少年,難以考稽,但視后翁為近代清江文化的搖籃之地,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在1968年清前小學分設之前,有幾個清江人不是在后翁接受啟蒙教育,而走向人生?尤其是在倡導“學校向工農群眾開門”的那個年代。

      記憶中的后翁祠,坐北朝南,四廂房、天井、東西廡、下廳,全長約65尺,寬30尺,木質穿申架構,內墻明顯是以蘆葦泥巴填肚的建造格式,說明該祠建造年代久遠,更揭示以光鮮白石灰勾縫的紅磚外墻,顯然是后來修繕改造的產物。南邊院落內存在一口約7尺長3尺寬褐色巖石鑿就的馬槽,讓整個建筑呈現完善而有品位。

      我家與后翁的百年辦學,有著特別的關聯,可靠資料顯示:近代率先在后翁祠設館授徒的是伯公陳梓。

      陳梓(1868-1948)字紹文,學名鴻章,號劍云。清光緒年間秀才。年輕時成為翁家女婿,便借助后翁祠讀書、應試、教書為生。特別是宣統元年(1909)最后一次赴省鄉試(考舉人),考后累了病倒在福州城,無法與莆田藉赴考生員一起如期返鄉。豈料七月十七日臺風,烏龍江渡船“臺灣府”號沉沒,船上的莆田藉赴省考試生員溺死19人。自己因禍得福,逃過一劫。便更穩定地在后翁祠開設私塾,授徒傳業。

      當社會發展廢科舉,興學堂時,即與時俱進,在1918年秋季伙同宋增佑(前清拔貢)、翁一清(秀才)一道,以自家塾館為基礎,引進新的教材與機制,創辦為新式的“清江小學”。終教學與學校董事于一生,至今已越百年歷史。百年教育,在清江這片土地上灑染了多少文化底色,影響深刻,讓人回味無窮……至1990年代,他的學生還撰文回憶“……給我印象最深的應算是陳劍云老師,他的治學是嚴謹的”,“對學生是一個一個地耐心教授”,“由于辦學認真取得了群眾的信任,學生人數逐漸增加”。

      兒女姻親的連理,尤將與后翁學校的關系編織得很耀眼。六十多年前,堂姐嫁給后翁人時,家就在學校東邊約20米,那幢有著織布機聲振響,坐東朝西的五廂房大院內。當倡導“學校向工農群眾開門”生員大增的歷史條件下,拆下圍墻,就成為學校的一大部分,現成的五間教室,無需一點改造。陳家的姑爺、翁家的媳婦,一樣的通情與達理,把家都搭上了,讓出大房子給學校,置換的是在破廟內的幾十年擁擠。這是清江人有目共睹不太久遠的故事。難怪,清江小學校友一直擁戴八十多歲的老姑爺為會長,是挺有意思的,歷史應該銘記的是,為百年辦學作出奉獻的人與事。

      更難以釋懷的是,對后翁祠的刻記與永別。那是2011年春研究家譜時,在尋一個叫吳時耕的人,是他在明正統六年(1442)寫就“清江余慶祠記”,這在《莆陽玉湖陳氏家乘》內留下史跡;又是這個吳時耕在“京兆翁氏族譜”內留下“清江濟濟讀書聲”的詠誦。便試著專程去后翁,這一與讀書有關連的地方探尋痕跡。走進墻體已是斑駁的后翁祠,映入眼簾的是,青色花崗巖石柱以綠色油漆描畫出的“崇先祀藻蘋馨薦裕后昆蘭桂挺生”的字樣相當醒目,過去可能是被抹蓋住的,所以沒點印象。什么意思?來不及思考,馬上記錄在筆記本上,因為“崇先”二字已使人即刻聯想到戶部尚書翁世資于1452年所揭記的“崇先堂”(為其父翁瑛建的祠堂)。本想更深入其間看看,卻發現屋頂有人,塵埃抖落。觀察得新教學樓基礎已現形,顯然后翁祠的繼續存在已與校園重建規劃無關。竊喜墻體上嵌鑲著“清江小學校友會名單”,猜想這事肯定與領頭的那個人有關,讓其修理好后再來看看也行。從而,希冀讀懂后翁祠,做了很長的一段功課。最感興趣的是它與翁世資揭記的“高不踰二尋,廣甫及三仞”的崇先堂有著如何的關聯。明白這些或對于領會“清江余慶祠”的規模有著推論的價值。盡管未果,還是明了其歷史分量。同時,聯想伯公將他的兩個兒子命名為蘭、桂,顯然是受那一楹聯熏陶所致。這是一個有文化故事的地方,我惦著它……

      一年多后,滿腔喜悅借機去學校悠轉,一看卻傻了眼,后翁祠早被拆了,紅色水泥磚鋪墊的校園一角,如同灑滿了鮮豬血,讓人即刻惡心……真后悔2011年4月24日那天刻記后翁祠時,怎不去了解下是修還是拆?要是當時知道是拆,肯定會去找會長姑爺傾訴,表明陳家校友對后翁祠繼續存在的意義與理解。或能讓其出面嘶喊“住手,斟酌清楚再拆也不遲”……甥輩實話實說:當時有關方面確曾征求老爺子意見,一直不同意拆。后來卻同意了,那是在醫院的病榻上,某些人,一撥一撥來探望、游說:危房、公產,會倒、會塌、會出事;全新的校園一角留著破廟難看。還是一拆了事,簡單又穩妥。就只好隨其便罷……而后,當得知是我們在關注和查尋后翁祠石柱的下落時,更讓老先生感慨、后悔與痛惜不已。

      后翁祠拆了,我竟成為記錄石柱楹聯的最后一人,讓人無奈。

      扒開后翁祠廢墟:

      散發的是,(明)吳時耕(周瑛的老師)吟誦的“清江濟濟讀書聲”的文化氣息;

      呈現的是,一百年前的今天,陳梓們與時俱進,興辦學校,對“蘭桂挺生”新的詮釋與期許;

      閃亮的是,六十五年前翁炳珍們舍家助學的鄉土顏色;

      連接的是,知根知底“后翁同學”童年的共同記憶與悠長的情誼……

      記住這些,為的是挽回失卻的些許;為的是歷史文化的傳承。(陳玉文)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