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明代莆田城碑坊林立

    明代莆田城碑坊林立

      □林勁松

      一 大街小巷碑坊林立

      不同歷史時期,莆田城有不同的特色。 據《重刊興化府志》即弘治志卷之九《里圖考》記載,明代莆 田城里到處碑坊林立,狀元坊、解元坊、鄉試會試成績優坊等在 不斷出現。

      首先,在莆田縣政府所在之街有引人注目的二坊,一是解元坊, 成化間(1465-1487 年),按察使劉城為宣德丙午(1426 年)鄉試 第一人林時望立。明時鄉試第一名稱解元,殿試第一名稱狀元。林 時望,在城前隸人,富陽教諭,他在宣德元年丙午福建布政使鄉試 中式舉人第一人。另一是狀元坊,宋熙年九年(1076 年),為廷試 第一人徐鐸立。舊在延壽橋頭,后子孫徙居務巷,弘治八年(1495 年),副使湯澤為重立。立此兩坊,一則表彰他倆在學業上所取得 的優成績,二則激勵在學者向他倆學習,勇于奪魁,一舉兩得。

      其次,在興化府學,永樂四年(1406 年)通判孫呚、教授傅 顯立進士題名碑,參政楊景衡為記。楊在《皇明興化府進士題名記》 中指出:“興化為東南文獻之郡,自唐侍御史林公藻舉進士,而四 門博士歐陽公詹繼之,文風斯啟。至宋而益盛,若忠惠蔡公襄,正 獻陳公俊卿,文節林公光朝,皆以雄材杰德,建勛業于當時,流聲光于后世,則其尤著者也。士生于斯,既有所觀感而興起矣,又沾 被圣朝菁莪豐邑之澤。故以洪武辛亥(1371 年)以來,登進士而 服大僚者,后先相望。” (《重刊興化府志》卷之二十八。) 同年,莆田縣學也立進士題名碑,僉事高勉為記。高在《莆田 縣學進士題名記》中說:“方今莆士由科目進者,彬彬輩出,不可 勝記。以天下視之,獨八閩與江右相頡玩;自八閩較之,則莆于他 郡為特盛;且郡屬邑雖三,其所進率多莆士,是又邑敵郡也。”這 真是太激動人心了!明初福建省教育躍居全國先進行列;莆田教育 也脫穎而出,成為全國教育強省中的的強縣!所以,楊景衡會稱頌 興化為“東南文獻之郡” 。(同上)

      成化十年(1474 年)四月二十日,王鏞來任興化府學教授。 后來,應他的邀請,黃仲昭撰寫《皇明興化府鄉貢進士題名記》。 黃仲昭說:“吾莆科第,昉自唐之貞元(785-804 年),然迄于五代 (907-960 年),僅十有三人而已。”“宋(960-1279)三百年間, 舉進士者九百七十余人,預諸科、特奏者六百四十余人。”1368 年 明朝建立后,“百有余年于茲。莆之歌《鹿鳴》而升為春官者,日 以益盛,。有祖父子兄弟相繼者,有父子叔侄兄弟同升者。合八郡 解額,吾莆恒得三之一。比年以來,位六卿,列禁從,長藩臬者, 接踵而起。人才之盛,蓋幾宋矣。” (《重刊興化府志》卷之二十八)。 “恒得三之一”,這是明代莆田縣教育成為全省直到全國強縣地位 不可缺少的“硬件”。從中也可以看出,比較,不是本郡幾所學校 自己比來比去,“門邊后比老婆”,自吹自擂,而是以縣為單位,和 他郡、他省直到全國比,不甘落后,以確立教育強縣地位。這也是 楊景衡、高勉、黃仲昭等總結歷史經驗的方法。

      其三,在莆田城里,為教育事業鼓勁的碑坊遍布大街小巷。 明時改宋時六鄉為七區,革元錄事司,以四廂屬縣。每廂與里, 各以一百一十戶為圖。洪武二十四年(1391 年),本縣領七區、四 廂、三十一里、二百九十四圖。歷永樂以至景泰,里減二,圖減八 十九。正統十三年(1449 年)興化縣裁革,以廣業里來屬,增一里,見領四廂、三十里、二百零五圖。

      一區分領四廂即東廂、左廂、南廂、右廂和一里即常泰里,為 圖一十九。

      東廂,附郭。其地自龍橋、北磨貫肅清門里,歷河北,一直北 出拱辰門外,南至下墩、白湖止。為坊新舊三十八,明代建的為新 坊,其中在后隸大街 13 座,都是新坊: 探花坊,成化八年(1472 年),知府潘琴等為該年壬辰科進士 及第李仁杰立。

      恩榮坊,正統三年(1438 年),知府余靈為戶部主事黃音也立。

      解元坊,正統九年(1444 年),知府胡琛等為該年甲子科鄉試 第一人黃譽立。

      聯魁坊,天順四年(1460 年),知府潘本愚為同年庚午(辰) 科鄉試第二名黃謹并堂兄譽立。

      解元坊,正統十二年(1447 年),知府胡琛為該年丁卯科鄉試 第一人陳俊立。

      國華坊,即國之精華坊,弘治十四年(1501 年),知府陳效等 為該年戊午科舉人方以嘉、林季瓊等 26 人立,集體表彰。

      進士坊,弘治五年(1492 年),知府王弼為庚戍(1490 年)科 進士崔儀、方良永等七人立,集體表彰。

      常伯坊,成化三年(1467 年),知府岳正為戶部侍郎陳俊立。

      桂林坊,正統十二年(1447 年),知府胡琛為甲子(1444 年) 科舉人方璇、林時讓、柯潛等八人立,集體表彰。

      進士坊,天順六年(1462 年),通判丁泰為戶部主事宋澄立。

      鳴鳳坊,正統十二年(1447 年),御史柴文顯為該年丁卯科舉 人鄭循立。

      進士坊,宣德六年(1431 年),知府陳敬為翰林庶吉士方熙立。

      豸繡坊,景泰五年(1454 年),巡按御史陶復為陳敬任御史立。

      石幢街新坊 6 座,舊坊 2 座: 狀元坊,永樂元年(1403 年),通判孫為廷試第一人林環立。弘治九年(1496 年),趙教諭嵩重修。

      繼美坊,天順元年(1457 年),御史夏塤為學士林文之子載中 丙子鄉試第立。

      探花坊,宣德六年(1430 年),知府陳敬為庚戍科廷試第三人 林文立。

      進士坊,成化二十年(1484 年),巡按御史張稷為壬辰進士高 昂立。

      解元坊,正統十二年(1447 年),知府胡琛為壬子科鄉試第一 人林同立。

      諸老坊,在兼濟橋北,成化三年(1467 年),知府岳正為致士 學士林文、行人方澥、員外郎林津、通判方熙、知縣黃子嘉立。

      狀元坊,宋為廷試第一人黃公度立。紹熙二年(1191 年),公 度長子邵州知州沃重修。

      給事坊,宋為給事中王唏亮立。

      以上兩坊舊在石幢街,明時廢。

      后塘巷 3 座:世榮坊,成化四年(1468 年),知府岳正為郡人 方鼎登永樂乙未進士,侄朝宗登天順丁丑進士,并朝宗父鸞封主事立。

      進士坊,參政葉萱為甲戍進士林思承立。

      進士坊,弘治元年(1488 年)參政沈暉為丁丑進士高橙立。

      前隸巷 2 座:青云世第坊,在下井巷,弘治十二年(1499 年), 同知應元征為中軍都督府經歷蕭光甫與父老為并祖保,俱領鄉薦, 即中舉人,故立。

      聯科坊,正統六年(1443 年),知府余炅為舉人林渚并第進士 時深立。

      東黃巷 4 座:世魁坊,景泰二年(1451 年),知府張瀾為永樂 戊子應天府鄉試第一人黃壽生及孫正統辛酉本布政司鄉試第二人 深立。

      解元繩武坊,成化十一年(1475 年),巡按御史鄭昱為永樂戊 子解元黃壽生,并曾孫成化甲午解元乾亨立。

      濟美坊,成化十年,御史口類為黃氏禮曹郎中慶、檢討壽生、 知縣子嘉、御是深、評事仲昭立。

      貞節坊,成化十五年,奉敕旨為黃子厚妻林氏立。

      兼濟河北 1 座:三世承恩坊,成化十六年,布政使李田為封員 外郎林道傳、子司務珒、孫參議時讓立。

      侍郎巷 1 座:侍郎坊舊在侍郎巷口、英惠廟側。宋為禮部侍郎、 敷文閣待制宋棐立。明時廢。

      烏石街 3 座,其中之一舊坊:方伯坊,成化二十二年(1486 年),知府丁鏞等為湖廣布政使嚴淦立。

      三世青云坊,弘治十年(1497 年),御史曾祿為宋氏助教汝勤、 提學僉事端儀、解元元翰立。

      孝友坊,唐為孝友林氏立。黃滔《烏石村》詩注謂:“既林希 劉故居。”明時廢。

      闊口街 2 座舊坊:狀元坊,宋咸淳間(1265-1274 年)為進士 第一人陳文龍立。后圮。宣德八年(1433 年),五世孫戶部照磨陳 頡重立。

      亞魁坊,宋紹興八年(1138 年),為黃公度榜第二人立。明時 廢。

      左廂,附郭。其地自兼濟橋南,至行尾巷頭為界,為坊新舊五 十四座,其中在義井街(自望海門內轉折而西,歷有大有倉、永福 寺,至行尾巷頭為界)新坊十、舊坊七座:

      都憲坊,弘治五年(1492 年)參政魏瀚等為右副都御史彭韶 立。

      群鳳坊,成化二十二年(1486 年),御史劉信為丙戍進士黃仲 昭、陳岳、林敷等十二人立。

      都憲坊,成化八年(1472 年),知府潘琴等為右副都御史翁世 資立。

      解元坊,正統六年(1441 年),知府余炅為鄉試第一人方玭立。

      都憲坊,弘治十五年,巡按御史陸偁為僉都御史林俊立。 上五坊俱在義井里。

      世科坊,弘治十四年(1501 年),知府陳效等為甲子科鄭立及 其子甲午科鄭徽立。

      天禧坊,舊有天禧廟,其前有坊。因有爭者,知府陳效令重立。上二坊在倉邊巷。

      進士坊,成化二年,知府岳正為丁丑進士高橙立。

      進士坊,成化十八年,副使李冕為廣東提學僉事劉武立。

      一鶚橫秋坊,御史吳璘為戊子科舉人吳腆立。 上三坊在劉橋巷。

      舊坊七:崇教坊,宋為四門助教歐陽詹子孫居此,故立。

      義海坊,舊在東營前,東抵望海門。

      德義坊,舊在永福寺前。

      亞魁坊,紹熙二年(1191 年),知軍趙彥勵為莫儔榜第二人李 宗師立。

      隆禮坊,在市之左,通魚行。舊名不欺坊。紹熙二年,太守趙 彥勵重立,更名隆禮。 上五坊舊在義井大街,明時廢。

      采衣坊,舊名亞魁。宋紹興四年(1134 年)為何昌言榜第二 人方天若立。紹熙二年,趙彥勵重立,更名。坊舊在  劉  橋巷, 明時廢。

      聯桂坊,至元九年(1272 年),廉訪司僉事赫德爾為林應成父 子同榜立。坊在柴行巷。

      大道街,北自長壽社,南至文峰宮為界。新坊八、舊坊一座:

      聯璧坊,成化二十二年(1486 年),御史劉信為甲申進士陳音、 林誠等 8 人立。

      邦彥坊,成化十六年,知府劉澄為庚子科舉人吳棱、蔡大宣等 33 人立。

      多雋坊,弘治五年(1492 年),知府王弼為己酉科舉人陳伯獻、 鄭釗等 33 人立。

      狀元坊,景泰三年(1452 年),刑部尚書薛希璉為辛未科殿試 第一柯潛立。

      傳桂坊,成化十八年,參議葉祚為鄭氏教授觀、助教孟良、同 知廣、教諭庠俱領鄉薦立。 上五坊俱在大道街。

      進士坊,正統八年(1443 年),僉事高超為己未進士楊瑛立。

      三世青云坊,成化二年(1466 年)巡按御史魏瀚為黃氏教授 宦、及其子御史謹、孫主事鐸立。

      太史坊,弘治七年(1494 年)知府王弼為編修黃穆立。

      朱紫坊,宋以長官方廷范居此,后諸子皆登科,入仕,郡表其 居曰襲桂。紹熙二年,趙彥勵重立,改名朱紫。明時廢。 上四坊俱在方巷。

      衙后街,東起長壽社,橫過縣衙后,西致驛前街為界。新坊二:

      應奎坊,成化二十二年,御史劉信為壬辰進士李仁杰、高昂等 8人立。

      重恩坊,成化四年,知府岳正為常州府卓天钖,并其父叔輿受 封立。

      舊坊一座:長壽坊,宋志有之,無注。明時廢。

      后街,上接井頭街,下至長壽社邊為界。新坊六座: 集鳳坊,天順元年(1457 年),御史夏塤為丙子科舉人黃綸、 陳紀等 25 人立。

      解元接武坊,成化十六年(1480 年),知府劉澄為永樂庚子科 鄉試第一人吳觀,暨堂侄成化庚子科鄉試第一人吳棱立。

      世科坊,弘治十年(1497 年),布政使陳瑗為林氏修撰環及其 子教諭繼、孫教諭偃、助教伋、曾孫教諭禋立。

      己未進士坊,弘治十四年,知府陳效等為本科進士陳伯獻、吳 希由等 8 人立。

      進士坊,成化十六年,御史閻佐為戊戌進士林俊、吳昭等 10 人立

      三賢坊,成化十一年御史尹仁為陳俊卿、蔡襄立二賢坊,后僉 事林克賢增入林光朝,改扁“三賢”。

      舊坊一座:仆射坊,舊在橄欖巷。宋以秘書少監陳靖特贈尚書 左仆射立。明時廢。

      井頭街,自兼濟橋南,至倉邊巷頭為界,新坊三: 多賢坊,成化四年(1468 年),知府岳正以莆多賢立。

      “從龍坊”,成化四年,知府岳正為戊子科舉人陳鯉、黃文琳 等 31 人立。

      “衣繡坊”,正統是十二年(1447 年),御史柴文顯為御史林 翔鳳立。

      舊坊一座,孝義坊,宋栁昭度以計偕卒于外,其妻翁氏守志, 事舅姑以孝聞;教二子嗣宗、嗣先皆登第。郡以至行聞于朝,表其 坊曰孝義。紹熙二年(1191 年)太守趙彥勵重立。明時廢。

      府學前街,東自書倉巷,西至行尾巷為界,新坊二: 進士坊,成化十三年,吏部尚書尹口為郎中顧孟喬立。

      貞節坊,成化二十三年,有司奉旨,為顧文嘉之妻楊靖娥立。

      舊坊三:登云坊,舊在軍學前。舊名“育才”。紹熙二年,知 軍事趙彥勵重立,改今名。

      成德坊,元在軍學前。天歷初(1328-1330 年),本路同知廉 大悲奴立。

      宰政坊,紹熙二年,知軍事趙彥勵為參政龔茂良立。 文峰宮前街,自文峰宮前至務巷口為界,新坊六:

      集賢坊,舊名文筆坊。天順三年(1459 年),知府潘本愚為己 卯科舉人楊瑯、李仁杰、黃仲昭等 28 人立。

      青云接武坊,弘治十三年(1500 年),知府陳效等為南雄府同 知陳鐘,暨其伯通判瓚、叔郎中懋源、弟進士伯憲立。

      聚奎坊,景泰四年(1453 年),知府張瀾為癸酉科舉人許評、 吳繹思、周瑛等 46 人立。

      善俗坊,舊在縣前,宋朝以莆善俗而作。明宣德間(1426-1435年),縣丞葉叔文重建;成化二十三年,知縣盧俊無故把扁移至偏 街,而易以“淳風”,引起郡人議論。

      解元坊,成花間按察使劉城為宣德丙午第一人林時望立。

      舊坊二座:狀元坊,宋熙寧九年(1076 年),為廷試第一人徐 鐸立。舊在延壽橋頭,后子孫徙居務巷,弘治八年,副使湯澤為重 立。

      通遠坊,按宋志,此坊舊在行衙前,名“安業”。紹熙二年, 知軍事趙彥勵改口口口口口口。

      右廂,附郭。其地自迎仙門內歷井亭街,橫亙鼓樓,歷驛前、 府后,北抵舊必先院,南石橋為界。為坊新舊三十五座。 井亭街,即南門內直街,自南門內至鼓樓前為界。

      新坊十:耆 英坊,景泰元年(1450 年),知府張瀾為致仕員外郎陳中、行人方 澥、按察使林坦、參議黃常、知府方口鄭述、封中書舍人李尚經、 同知林彀、教授方浚源立。

      英賢坊,成化二十二年(1486 年),御史劉信為乙未進士黃鐸、 朱愷等 11 人立。 蘭畹坊,成化七年,知府潘琴為辛卯科舉人黃穆、黃節甫等 31 人立。 鳴盛坊,弘治十一年(1498 年),知府王弼等為乙卯科舉人宋 元翰、徐大用等 35 人立。 麟鳳坊,成化十九年知府丁鏞等為癸卯科舉人陳仁、陳晦等 28 人立。 秉德坊,弘治十一年,知府王弼等為壬子科舉人陳琳、高江等 30 人立。 集英坊,宣德八年(1433 年),御史楊政為壬子科林同、宋雍 等 9 人立。 文明坊,成化十二年,御史尹仁等為己丑進士周瑛、蔡元美等 9 人立。 九德坊,弘治六年,同知周海等為丁未進士黃穆、陳仁等九人立。

      進士坊,舊名“武秀”。正統十二年(1447 年),指揮張剛等 為監察御史嚴淦立。

      舊坊一座,五勸坊,宋元祐六年(1091 年),漳州通判許長卿 來攝郡事,以其父太常卿遵作《五勸》文,曰:孝義、務學、謹身、 勤力、蓄積。立碑于譙樓門,因以坊名,明時廢。

      南門內橫街東自行尾巷口,西至府前街為界,新坊十: 宣化坊,成化二十二年,知府丁鏞立。 承流坊,弘治五年,知府王弼等立。

      鳳岡坊,弘治五年,知府 王弼等為丙午舉人崔儀、方良節等 29 人立。

      儒林坊,在縣學門口,弘治三年,知府王弼等立。 丱魁坊,成化十一年,知府潘琴為甲午科第二人吳昭立。 兩朝侍御坊,成化二十三年,知府丁鏞等為歸田監察御史林誠 立。

      三世登灜坊,成化二年,監察御史魏瀚為員外郎林英,及子甲 辰進士輝、孫甲申進士御史成立。

      匯進坊,天順六年(1463 年),御史滕昭為壬午科舉人黃初、 林鈁等 33 人立。

      同升坊,成化二年,知府岳正為乙酉科舉人吳仲珠、鄭思亨等 36 人立。

      豸史坊,弘治七年,御史賈宗鍚等為監察御史周正隆立。

      舊坊二座,元老歸弼之坊,宋為魏國公陳俊卿立。

      簡肅坊,宋雍熙間(984-987 年)薛公奎知莆田縣,削王氏無 名之租。后入參大政,卒謚簡肅。民思之,因以立坊。 上二坊,明時廢。`

      西市街,明布政司前。東接井田街,西通驛前街,新坊二: 匯英坊,成化十年,同知習襄等為甲午科舉人黃乾亨、吳昭等 35 人立。

      共臣坊,成化十三年,知府陳表為丁酉科舉人方憲、鄭瑗等 35 人立。

      舊坊二座:立義坊,宋名“宜木”。后以黃詹擢第,改名“晝 錦”。紹熙二年,知軍事趙彥勵重立,改名“立義”。

      惠民坊,宋為惠民藥局立。 上二坊明時廢。

      司前街,明按察司前,東自務巷口西抵驛前街,新坊二:澄清 坊、激揚坊,俱明時為福寧道立。

      舊坊一座,鎮雅坊,宋為郡治而設。初,太守仲安常取四維之 義,名“廉恥”。紹熙時,知軍趙彥勵改名“鎮雅”,后因之。明時 改郡治為興化衛,此坊在衛前。

      驛前街,自府東龍門(宋時貢士題名于此,故名龍門)下,至 舊必先院南石橋為界。巷五,馬巷、花園巷、府西巷、上橋頭橫巷、 桃巷。

      新坊一: 文英坊,成化二十二年,御史劉信為辛丑近士宋端儀、鄭瑗等 七人立。

      舊坊四座:擢秀坊,宋以貢院而設。初,貢院以待賢驛為之, 故立坊名待賢。紹熙二年,知軍趙彥勵重立,改今名。

      興賢坊,宋為貢院而設。初,坊在郡西下橋。紹熙二年,知軍 趙彥勵移建。

      朝天坊,宋自上塘及前街直達望京門,故坊以名。 上三坊俱在驛前大街,明時廢。

      萬安坊,宋志謂在上橋西抵肅清門。明時廢。

      南廂,附郭。其地自迎仙門外,南至上杭頭止。管內人戶厘位 四圖,街一,南門外街;巷二,溝下巷、后巷。村七,蔡宅、水亭、 東埔、小塘、下林、杭頭、柳橋。

      為坊五,其中南門外街新舊坊各 一座,因都在城外,也就不一一摘抄了。

      論碑坊布局,一區多,而且集中在莆田城區的東、左、右三 廂,并以反映該年鄉試、會試成果為多。當初,莆田城并不大,但 是大街小巷卻是碑坊林立,十分引人注目。 莆田城池始建于宋太平興國八年(983 年),興化軍治由游洋移至莆田,令擇要充之地筑城。內為子城,周回二里三百一十八步。 第二次,宣和三年(1120 年)更筑,周回七里八十三步。第三次, 南宋紹定間(1228-1233 年)建,城周長一千二百九十八丈,高一 丈八尺。元至正十四年(1354 年)因舊址重修。洪武十二年(1379 年)“指揮程昇以增設軍士,城隘不能容,奏請辟城”。 于是就進行了第四次城池建設,城周長十一里一百四十三步。 廣一丈六尺,墻一丈八尺,女墻(女墻即垛子。垛口窺敵,如女于 墻隙窺。見崔豹《古今注》),高六尺,共高二丈四尺。計女墻 2962 個,窩鋪 49,敵樓 17,門 4:東望海,西肅清,仍舊;改南望仙 為迎仙,北新門曰拱辰。廢寧真門不用。各建樓其上,每門各置 兵馬司,盤詰出入。所以,明代莆田城比今天的少多了,周長僅有 十一二里。 明朝建立于 1368 年,《重刊興化府志》成書于明弘治十六年 (1503 年),相隔 135 年,小小莆田城內碑坊增至 120 多座,大街 小巷碑坊林立,十分壯觀。

      二,碑坊林立說明了什么?

      首先,明朝建立后 130 多年間,各級政府來莆官員和莆田郡守 縣令自始至終都能把教育事業當做首要任務,為莆田教育更上一層 樓做貢獻,為莆田教育取得實效搖旗吶喊,隨時向莆田人民匯報。 所以,所建立的碑坊上也書寫了他們的名字。 解元、狀元、榜眼、探花,各地都不容易得到,所以,一旦被 莆田人拿下,那真是件莆田教育史上的大事。集體表彰各科登第者 也包含向本府縣人民隨時匯報教育成果之意。其結果,越是讓廣大 人民群眾知情,莆田中舉人中進士的人數越來越多。據《山齋集》 卷九《國朝莆陽科第錄序》記載:“自洪武庚戌(1370 年),迄嘉 靖戊子(1527 年),凡五十六舉,士由鄉薦者,千一百一十一人, 登甲科者,三百口十四人。”(朱維幹《莆田縣簡志》第十六章《明 代莆田文藝界》)。 本世紀初,由于姓氏源流研究的需要,我曾根據清乾隆《興化

      府莆田縣志*選舉志》的記載進行統計,明代莆田中舉人數共 1707 人,其中林氏 294 人;進士 518 人,其中林氏 81 人。在明代凡中 舉人中進士的,一般都可以遠離家鄉,到省外做官,并把當地經濟 發展信息轉告家鄉人,從而引起了各地外流人口的不斷增多。所以, 不能孤立地看科舉,以為那與經濟發展無關,僅僅是少數人的事。 明代洪武二十四年以后,莆田縣在籍人口日益明顯減少,中舉人、 中進士者不斷增多,是一大原因。

      其次,莆田人競選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官員,歷史悠久。成化 十年(1474 年)四月二十日,王鏞來任興化府學教授。后來,應 他的邀請,黃仲昭撰寫《皇明興化府鄉貢進士題名記》。黃仲昭說: “吾莆科第,昉自唐之貞元(785-804 年),然迄于五代(907-960 年),僅十有三人而已。”“宋(960-1279)三百年間,舉進士者九 百七十余人,預諸科、特奏者六百四十余人。”1368 年明朝建立后, “百有余年于茲。莆之歌《鹿鳴》而升為春官者,日以益盛,。有 祖父子兄弟相繼者,有父子叔侄兄弟同升者。合八郡解額,吾莆恒 得三之一。比年以來,位六卿,列禁從,長藩臬者,接踵而起。人 才之盛,蓋幾宋矣。” (《重刊興化府志》卷之二十八)。這是歷史上 莆田人踴躍報名,參加全國范圍內政府官員競選的歷史見證之一。

      這一記載還說明,宋太平興國四年(979 年)設置興化軍后, 隨著地方政權建設的加強,莆田縣教育有了新的起點,在科舉中得 中進士者不斷增多。早在隋煬帝時(605-618 年)就科取士,但 是莆田卻直到唐貞元時才有零的突破,比人家落后了近兩百年,且 一個半世紀后也只有十三人,和宋三百年間成就相比,那真是一石 差九斗!

      引人注目的是,置郡后,在各地先進文化的不斷推動和促 進下,莆田恰似千年沉睡的雄獅,“醒”了,興了!到宋神宗時 (1068-1085 年),莆田不僅建成了舉世聞名的水利工程木蘭陂, 而且莆田徐鐸、興化縣薛奕還把同科文武狀元的桂冠給領了回來, 宋神宗激動得詩興大作,稱這是“一方文武魁天下,萬里英雄入彀 中”。

      從 791 年林藻中進士起,到 1905 年清政府廢除科舉制度止的 1000 多年間,莆仙人中進士的就有 2000 多人。在古代,除了天子, 莆田人什么大官都做過,宰相、六部尚書、封疆大臣等都做過,有 的還是“三部尚書”,例如陳俊。有的家庭大出人才,唐代林披有 九個兒子,都做了刺史級以上的官,史稱“九牧林”;黃璞舉進士 和四個兒子同列館職,史稱“一門五學士”。宋高宗時,黃公度與 陳俊卿為同榜的狀元、榜眼,史稱“魁亞占雙標”。到了明代,一 家幾代人都中舉或中進士,那就更多了,那時的碑坊已經說了,這 里也就不一一舉例說明。 其三,到了明代,科舉制有了進一步發展:據《重刊興化府志》 卷之十八記載,洪武三年(1370 年)五月十一日,明太祖下科 取仕之詔,作出了“使中外文臣皆由科舉而選,非科舉毋得與官” 的決策,規定鄉試、會試文字程序、面試內容和舉人名額。鄉試在 各省進行,福建省舉人名額 30 人,全國總額定 500 人;會試舉人 100 名。殿試,“時務策一道,惟務直述,限一千字以上”。“出身: 第一甲三名,第一名從六品,第二、第三名正七品,賜進士及第; 第二甲十七名,正七品,賜進士出身;第三甲八十名,正八品,賜 同進士出身”。《重刊興化府志》又說:“凡鄉試中試,始得會試; 會試中試,始得廷試。會試分甲乙榜。舉人中甲榜者,廷試不黜, 但考校高下,賜進士出身有差;中乙榜者,分學正、教諭、訓導出 身有差。有不愿就教職者,與夫下第者,準令入國子監肄業,或挨 次出身,或再會試。此為常例。”后來,鄉試增額,福建布政司九 十名;會試也增額,例如永樂二年(1404 年)曾棨榜四百七十名; 四年,林環榜二百二十九名。所以會有著變化,是因為大政方針已 定,“使中外文臣皆由科舉而選,非科舉者毋得為官”,社會發展了, 需要官員多了,鄉試、會試也就相應增額了。 所以,朱元璋的科取士之詔說明,一,為了縮小各地區文化 發展的不平衡,各省鄉試舉人名額有限,讓落后地區也有自己的解 元和舉人,以激勵這些地方教育事業奮發圖強,迎頭趕上;二,為了持續進行政權機關建設,鄉試、會試三年舉行一次,成為雷打不 動的制度;三,進士選拔要過鄉試、會試、殿試三道關,層層把關; 四,舉人、進士一旦得中,一般都可遠離家鄉到省外做官,有利各 地區之間文化交流和反腐敗的斗爭。一句話,為了長治久安,我國 歷代政治家、思想家等那真是為政府官員人選想方設法,絞盡腦汁。

      為什么明代用人制度富于自己時代特色?因為法制建設如逆 水行舟,不進則退,不會停留在原有水平上。宋代人事就近安排, 到鄰郡任職,富于“人情味”,但是教訓卻是冗員多,士氣低。北 宋中期,各級官員達到 17000 多人。按當時一位大臣的分析,這比 實際需要多出兩倍,即多余的占 60-70%。而且軍隊也嚴重超編。 宋仁宗(1022-1063 年在位)時,范仲淹試圖整頓吏治,在審核人 選名單時,把碌碌無為的一筆勾去,但行不通,因為牽涉面大而不 了了之。宋神宗(1067-1085 年在位)即位后,決心消除各種弊病, 克服統治危機。1069 年,他任用王安石主持變法。列寧稱王安石 是中國十一世紀的改革家,他的改革得到了宋神宗的肯定和各地民眾的擁護支持,。這是因為變法 是一場革命。你革人家的命,人家卻要革你一家的命,情況就復雜 了,“人情味”變成了“火藥味”。過去,有人把變法阻力大原因歸結 為大官僚大地主反對,那是無的放矢,因為北宋官員、軍隊嚴重超編本 身就是兩個殺傷力無比的“定時炸彈”!要減員,就要“給出路”, 處理不當,就會發生守舊派盲目對抗,與北宋政權同歸于盡。明朝 建立后,明太祖朱元璋在精兵簡政的同時,加強法制建設,嚴懲貪 贓枉法,增強政權活力。與此同時,他還關愛地方政府主要官員, 實行保護政策,讓他們去外省任職,以充分發揮才干。洪武末年, 全國在籍總人口達 6054 萬,比元代極盛時期總人口還多了 700 多 萬,這說明明初法制建設卓有成效。 其四,中國政權機關民主建設起步比西方國家早。 在近代中國,西方國家受人尊重的無非是人家有議會民主, 有政府官員競選,而中國卻沒有。在古代,中國科技名列世界前列,但是在近代卻落后了。 從《史記》、《漢書》等史書反復強調、突出的有關記載看來, 中國廷議制度可以與議會制度相比美,而七世初創的科舉制則是 世界上出現早、持續時間長的政府官員競選制度。但是,中華 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出版的各類“中國通史”,卻仍把“廷議制度” 和“中國競選史”給丟了。我教了 30 多年中學歷史,歷史教科書 換了好幾次,但是,誰也沒有把前人的這兩大遺忘一一給補上。還 好新中國成立后,各級人民政府重視歷史文化典籍的整理和出版發 行,戲劇工作者則把這兩方面內容編成古妝戲,讓廣大讀者和觀眾 受到民主集中制建設和政權機關建設的教育,從而彌補了各類通史 和中學歷史教材編寫時的不足。

      中國歷史反復強調,民主集中制和科學發展觀是國家的生命 線。據《漢書》的《陸賈傳》記載,西漢建立后,著名的儒家學者 陸賈“時時前說稱《詩》 、《書》。高帝罵之曰:‘乃公居馬上得之, 安事詩書!’賈曰:‘馬上得之,寧可以馬上治之乎?……鄉使秦以 并天下,行仁義,法先圣,陛下安得而有之?’高帝不懌,有慙色, 謂賈曰:‘試為我著秦所已失天下,吾所以得天下者,及古成敗之 國。’賈凡著十二篇。每奏一篇,高帝未嘗不稱善,左右呼萬歲, 稱其書曰新語。”在這里,記述了漢初的一次廷議既民主又集中的 效果和陸賈奉命對秦漢史等的科學總結。 陸賈“時時前說詩書”,可謂是有耐心和決心,不厭其煩,很 有不說服好漢高祖誓不罷休的氣派。而且,廷議氣氛也好,“每奏 一篇,高帝未嘗不稱善,左右呼萬歲”。這就是中國歷史上君臣在 一起學習政治理論讀物的早記錄。那時,在君臣的共同努力下, 漢初統治者施仁政,制定了一系列與民休養生息的政策,減輕賦稅、 兵役和徭役,漢初社會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從中可以看出,民 主集中制和科學發展觀對漢代的長治久安是何等重要! 在近代中國歷史上,陳獨秀等撰文,大聲疾呼科學與民主,是 因為北洋軍閥統治時期,中國社會十分黑暗,民主和科學奇缺。那時,中國政治上不統一,軍閥各有各的靠山,有親英的,有親美的, 有親日的,五花八門,什么貨色都有。帝國主義和軍閥狼狽為奸, 把中國搞得烏煙瘴氣,民不聊生。1921 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后之所 以使中國革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堅持科學 分析,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與此同 時,還模范地執行民主集中制,少數服從多數,全黨服從中央,富 有戰斗力。這說明,對中華民族上下幾千年來說,科學發展觀和民 主集中制,實實在在是無價之寶。什么時候失去這兩樣東西,中國 社會就要面臨一場特大災難。在這時,官場腐敗,買官賣官,蒙上 欺下,貪污受賄,什么把戲都有!

      凡此種種說明,明代莆田城里碑坊林立,能告訴我們許多內容, 只是筆者才疏學淺,一時還不能一一全說出來。這就是說,研究歷 史,貴在“開發”!你若“扣帽子”,說他“封建主義”,那他就一 錢不值;相反,要是有小學生精神,有求知的欲望,深入研究下去, 多多少少會出成就,這是我近年來學習莆田碑坊文化的點滴體會。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