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為章學誠推崇鄭樵點贊

    為章學誠推崇鄭樵點贊

      □余文煙

      鄭樵自古以來就被莆田人民視為“文獻名邦”的杰出代表,但是,由于《宋史》對鄭樵的結論有許多不公正甚至有誣詞,所以,激起莆田歷代學者為他鳴冤叫屈。自元朝至今五六百年間所修的各種《興化府志》、《興化縣志》、《莆田縣志》等都列舉了許多事實駁斥《宋史˙鄭樵》中的不實之詞,要為鄭樵辯誣平反,然而,由于地方志的影響力極為有限,難以消除《宋史》的錯誤評價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誠然,人們仍只能從《宋史》中認識一個被士大夫人為扭曲而失去真貌的“鄭樵”。可憐的鄭樵,一生努力要使地下無冤人,而自己卻被打成為如此一地下冤人!

      盡管后來從興化軍通判陳振孫開始稱鄭樵“博聞洽聞”、“自成一家”,還是馬端臨在《文獻通考》中評鄭樵“考訂詳明,議論周到”;從元人劉勛在《隱居通義》中評鄭樵《通志》“編摩之勤,意度之新,誠為苦心,千載獨步”,還是元錢土升在《南宋書》中稱“漁仲《通志》,廣搜群輯,允稱良史。”還是后來從明史學家柯維騏在所著的《宋史新篇》公開為鄭樵辯誣,說“樵平生甘枯淡,樂施與,論者謂其‘獨切切于仕進’,蓋弗察也!”,還是明人周華修《福建興化縣志》稱鄭樵標表獨立,節行尤高,不涉涉于勢利“。從清《四庫全書》總裁紀昀在《續通志》中說:”宋臣鄭樵《通志》,乃始搜篡綴輯,上下數千載,綜其行事,燦爛成一家之言,厥功偉矣“!等等,都沒有改變人們對鄭樵的看法和評價。一部規模空前的紀傳體大《通志》,被朝廷秘閣擱置130多年,至元朝大德年間,才由東宮會福州刻印成書,無人問津,無人研究,無人關心!后人對他的《通志》評論也不高,多認為其言絕可怪笑,以謂不足深辯,置弗論也。唯獨只有在鄭樵身后六個多世紀后的章學誠卻在其畢生心血之作《文史通義》里單列《申鄭》、《釋通》、《答客問》等諸篇為鄭樵進行比較全面有根有據地辯護,并大加贊賞。

      章學誠(1738-1801年),原名文鑣,文酕,字實齋,號少巖,會稽(今浙江紹興)人,清代杰出的史學家和思想家,中國古典史學的終結者,方志學奠基人,有”浙東史學殿軍“之譽。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進士,時年41歲。曾先后主修《和州志》,《永清縣志》、《毫州記》、《湖北通志》等十多部志書,創立了一套完整的修志義例。并用畢生精力撰寫了《文史通義》、《校讎通義》、《史籍考》等論著,總結、發展了中國古代史學理論,對后世產生了深遠影響,其《文史通義》與唐代劉知幾的《史通》齊名,并為中國古代史學理論的”雙壁“。

      只有這位清朝的著名史學家章學誠,看到一些學者抓住鄭樵《通志》剪裁未當之處大加詆毀,有的人以辭藻見長而薄視鄭樵,有的人以考核為能而挑剔鄭樵援據上的疏略;更有墨守成規、不求變通的人以枝節小處全盤否定鄭樵。他挺身而出,全面闡述鄭樵史學的重要價值。

      章學誠首先肯定了鄭樵《通志》是獨斷之學,他在《文史通義》中寫道:”若鄭氏《通志》,卓識名理、獨見別裁,古人不能任其先聲,后人不能出其規范。雖事實無殊舊錄,而辯名正物,諸子之意,寓于史載,終為不朽之業矣!“他將鄭樵的獨斷之學放在中國幾千年史學發展過程的大背景來展示出來,認為鄭樵受到誹謗,也是意料之中,因此,其次他在為鄭樵申辯中指出:”鄭樵生千載之后,慨然有見于古人著述之源,而知作者之旨,不徒以詞采為文,考據為學也。于是,遂欲匡正史遷(司馬遷),益以博雅;貶損班固,譏其因襲,而獨取三千年遺文故冊,運用別識心裁。蓋承史家風,而自為經緯,成一家言者也。學者少見多怪,不究其發凡起例,絕識曠論,所以斟酌群音,為史學要刪;而徒摘其援據疏略,裁剪之未定者,紛紛攻擊,勢若不共戴天。古人復起,奚足當吹劍之一決乎“

      章學誠幾度趕考,名落孫山,41歲才中進士,生活艱辛,窮困潦倒,耳聞目睹官場嫉賢妒能,倚仗手中權力,顛倒是非,排擠和打擊真才實學人士,感同身受地深知人的生存條件可直接影響到著作的成功與否,為此,他不僅是歷史上第一個認識和肯定鄭樵史學思想的人,也是歷史上第一個把鄭樵著述《通志》在艱難條件產生與其它史學名家相比較之人。他說:”自司馬遷之后,史家既無別識心裁,所求者徒在其事成文,惟鄭樵有志要求議,而綴學之徒,紛起而爭之。然則充其所論,既一切科舉之文辭,胥吏之簿籍,其明白無庇,確定有據,轉覺賢于遷(司馬遷)固(班固)遠矣“。

      ”雖然鄭君亦不能無過焉。馬、班父子傳業,終身史官,固無論矣;司馬溫國公《資治通鑒》,前后一十九年,書局自隨為世宗師。鄭君區區一身,僻處寒陋,觸犯馬、班以來所不敢為者而立之,立論高遠,名不副實,猶不幸與馬端臨之《文獻通考》并稱于時,而《通考》之疏陋,轉不如是之甚……“

      由于章學誠全方位對鄭樵的正面論述,高度評價了鄭樵學說的學術價值,確立了鄭樵在中國史學史上的突出地位,為后世學界研究評論鄭樵定下了基調,可謂一錘定音。

      隨著《通志》的翻刻流傳,社會上的人們才逐漸知道鄭樵,才知道有這么一部史學巨著。于是,后來就有了仿其體例而續撰六百四十卷《續通志》(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敕撰)。后人也把《通志》和唐宰相杜佑《通典》和宋末元初宰相馬端臨《文獻通考》并稱為中國史學三巨著——”三通。“

      繼而,清光緒年間舉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學家、文學家、戊戊變法(百日維新)領袖之一、中國近代維新派、新法家代表人物梁啟超在研究中國史學的成立與發展時,認為最有關系的是劉知幾、鄭樵、章學誠這三個人。指出:鄭樵是中國歷史上三大史學思想家之一,認為史學界之有鄭樵,就像是黑暗天空中有一顆光芒竟天的慧星出現。他甚至對鄭樵的史學貢獻作了總結:”鄭樵成績最大的:(1)告訴我們,歷史是整個的,分不開。因此,反對斷代的史,主張做通史,打破歷史跟著皇帝的觀念。歷史跟著皇帝是不妥當的,歷史如長江、大河截不斷,要看全部。鄭樵主要工作在做《通志》,雖未成功,或且也可以說是已失敗,但為后學開一門徑,也是好的。(2)他把歷史的范圍放大了許多。我們打開《二十略》一看,如《六書》、《七音》、《氏族》、《校讎》、《圖譜》,從來沒收入史部的,他都包攬在史學范圍以內。(3)他很注重圖譜,說治史非多創圖表不可,他自己做的書很多,表式也很新創,圖雖沒有做多少,但提倡得很用力。這三點是鄭樵的貢獻。

      1903年,金華學者盛俊在《新民晚報》發表了題為《中國普通歷史大家鄭樵》的文章,對鄭樵的史學也作了充分肯定,評鄭樵是一個最具西方史學精神的歷史家,是最有道德心的歷史家,更是一個具有世界心的歷史學家,一個具有宗教心的歷史家,一個既能破壞又能建設的歷史家。文章對鄭樵的最后結論是:“今之提倡新史學而詬病舊史學者,曰知有一姓而不知有一國,鄭樵其知有一國者耶;曰知有朝廷而不知有社會,鄭樵其知有社會者耶;曰知有沿襲而不知有創作,鄭樵其知有創作者耶;曰知有單純而不知有完全,鄭樵其知有完全者耶;曰知有客觀而不知有主觀,鄭樵其知有主觀者耶。……吾為鄭樵傳,吾念至此,吾不暇為鄭樵悲,為歷史學悲,為四千年之祖國悲。”

      繼而在鄭樵逝世800年后,當代著名史學家顧頡剛在其所著的學術論著《鄭樵著作考》和《鄭樵傳》中,高度評價了鄭樵的科學思想。他說:“鄭樵的學問,鄭樵的著作,綜括一句話,是富于科學精神的。鄭樵的為學宗旨,一不愿做哲學,二不愿做文學,他實在想建設科學。吾不敢說全部的中國史里沒有類似他的見解的人,但吾敢說全部的中國史里沒有像他的真確,做勇敢的人”。

      “他(鄭樵)的一生,研究學問和發揮他所做學問,真勤勞極了,但社會沒有如何的容納他,沒有給他多大的幫助。他耐著窮,耐著苦,抱著‘不看來世、貪生托立言’的野心,只管拼命地做下去,但別人看重他的很少,甚至加以牽制。他只是做古學,做科學,并沒有和當時的政治家有什么銜碰,但竟來了兩次的御史彈劾,社會上用很冷酷的面目對他(鄭樵),但他在很艱苦的境界里,已以把自己的天才盡量發展了!我們現在看著他,只覺得一團飽滿的精神,他的精神不死!

      緊接顧頡剛論鄭樵的是北師大歷史系主任白壽彝教授,他從弘揚民族文化高度,把鄭樵研究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引向研究的深入。他指出,鄭樵強調會通之義,這種通變的觀點要比司馬光《資治通鑒》的觀點進步得多。司馬光認為歷史是永恒秩序的,鄭樵認為歷史是變化的,歷史家的責任是貫通古今而極其變。他認為:”鄭樵通變的觀點可以說是他史學中的精華,也可以說是宋代史學中的精華。“”鄭樵是我國歷史上的優秀史學家“,”鄭樵是一大著作家、大史家。“

      英國科技史專家李約瑟博士,在他的多卷本著作《中國科技史》,多處提到鄭樵和《通志》,認為《通志》有大量的科學內容,應該加以認識。李約瑟還注意到《通志˙七音韻》的韻圖,是帶有數學座標的觀念,因而在《中國科技史》中用了一整頁的篇幅,影印了《通志˙七音韻》的一個韻表。

      1962年,廈門大學成立了鄭樵史學研究小組,他們深入莆田鄭樵故里進行細致的采訪和考察,之后發表了《鄭樵史學初探》。1962年11月,文人郭沫若在途經莆田時,在《途次莆田》詩中以”夾漈藏書有孑遺“來抒發自己對鄭樵的敬仰之情。1989年,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了莆田青年作家黃玉石創作的長篇歷史傳記小說《鄭樵傳》,該書是歷史上第一部用長篇小說形式,全方位地描寫了鄭樵從一個山林窮儒到名垂千古大史學家的悲壯歷程,使讀者看到了一個有血有肉、光彩照人的鄭樵形象,從而在正面推翻了《宋史》中強加在鄭樵身上的冤詞,使鄭樵恢復了本來的面貌。1992年,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出版了北師大吳懷棋教授的《鄭樵文集》。1997年,廣西教育出版在出版國家”八五“重點圖書《中華歷史文化名人評傳˙史學家系列》時,把鄭樵列入中國歷史上八大史學之一(西漢司馬遷、東漢班固、唐劉知幾、唐杜佑、北宋司馬光、南宋鄭樵、清章學誠、近代梁啟超)。1998年3月,鄭樵故里莆田召開了全國性的鄭樵學術研討會,一致認為鄭樵不愧是繼司馬遷之后又一個能會通天下書而修的大史學家、大著述者,認為鄭樵是中國社會科學的奠基者和開拓者。

      2001年,由王朝柱編劇,金韜、唐國強共同執導的24集紅色革命類電視劇《長征》第九集中,毛澤東主席一生最敬重的老師徐特立捧著三部書給毛主席看,其中一部就是鄭樵寫的《通志》,毛主席看后稱這三本書是”國寶哇!“

      的確,鄭樵的科學精神是永遠不死的,儒家能涌現出如此一位杰出的史學家、大學者和著名的科學家、思想家是儒門的一大幸事。綜觀當代對鄭樵史學思想和《通志》的研究一個高潮接著又一個高潮,人們對鄭樵的認識認知認可的程度進一步深化,對鄭樵的學術貢獻與歷史地位的評價日益趨于公平公正公允,首先應該感謝章學誠的首次完整對鄭樵的推崇,感謝章學誠對鄭樵全面客觀的看重,感謝章學誠用事實替鄭樵有力的辯護,鄭樵也應因有章學誠這樣的知己而含笑九泉,基于此,鄭樵故鄉的人民為章學誠最早最準確推崇鄭樵而喝彩、而點贊!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 梦幻开店卖海底怪赚钱吗 3d捕鱼达人打金龙技巧 领航时时彩软件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捕鱼达人提现 抢庄牛牛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百宝彩百变王牌走势 重庆时时彩正不正规 彩票七码计划稳吗 玩快三的技巧规律 财神捕鱼为什么一直输 在家里除了微商赚钱的方法 幸运飞艇大小倍投技巧 秒速时时开好技巧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