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壺蘭雄邑,名不虛傳

    壺蘭雄邑,名不虛傳

      □林勁松

      明朝嘉靖四十四年(1565 年),知縣徐執策在莆田城關縣巷南 北兩端建坊,扁曰:“莆陽文獻”、“海濱鄒魯”;萬歷十六年(1588 年)知縣孫繼有改題曰:“壺蘭雄邑”、“文獻名邦”。在我國沿海地 區,稱“海濱鄒魯”、“文獻名邦”的可謂是比比皆是,無不有著許多歷史名人名篇。至于內地,“xx 鄒魯”、“文獻名邦”等當也是有 的。所以,我倒覺得“壺蘭雄邑”比“文獻名邦”更難得,“硬件” 更嚴格,沒有全國公認的功勛,誰也“雄”不起來。 壺蘭雄邑坊是明代莆田抗倭斗爭取得轉折點勝利的歷史見證。 這兒述說的是此坊的來歷。

      一   興化府城告急

      倭寇對莆田的危害始于明初,其間嚴重的是嘉靖卅四年至四 十二年這九年。 朱維幹《福建史稿》第二十章第一節一始就指出:“倭寇初 期的巢穴,遠在舟山島上,嘉靖卅七年,移巢浯嶼,已撤毀福建的 藩籬。四十至四十一年,寧德陷兩次,福清陷一次,興化府城危在 旦夕。敵在寧德的橫嶼、福清的牛田、興化的林墩,狡兔營三窟, 四出焚掠。” 嘉靖四十年(1561 年)自夏至冬,倭三次寇興化,屠戮村鎮 幾盡,獨蘆浦即荔浦村民自行團練以御敵。賊并力合圍,因寡不敵 眾而為國捐軀。 倭于四十一年三月初攻城,十三又來。寇把城壕上流堵塞。民 以舟為業者,舟泊城壕以千數,無所得食,請于府署,愿與寇決死 戰,果殲敵百余級,嚇得倭寇抱頭鼠竄。當局又募花亭虎匠數百人 入坑頭,以毒弩射賊。賊大潰,移白杜。 為什么興化府城會面臨這樣的局面?原來,在十多年前,發生 了浙江巡撫自殺的事。明朝中期,奸佞權,海上走私活動猖獗。 《明史》的《朱紈傳》說:“初,明祖定制,片板不許入海。承平 久,奸民闌出入,勾倭人及佛郎機諸國入互市。閩人李光頭、歙人 許棟踞寧波之雙嶼為之主,司其質契。勢家護持之,漳泉為多,或 與婚姻。假濟渡為名,造雙桅大船,運載違禁物,將吏不敢詰也。” 有朝中奸佞即“勢家”當后臺,誰還敢去過問?情況十分危急。 嘉靖二十六年(1547 年)七月,右副都御史朱紈奉命提督浙 閩海防軍務,巡撫浙江。他一上任,就“革渡船,嚴保甲,搜捕奸民”,狠狠打擊海上走私活動。“紈前討溫、盤、麂諸賊,連戰三月, 大破之,還平處州礦盜。其年三月,佛郎機國人行劫至詔安。紈擊 擒其渠李光頭等九十六人,復以便宜戮之”。這樣做,打擊的是日 本倭寇、西歐海盜和國內那些叛國投敵的奸民,維護的是國家和民 族的利益。但是,卻敵不過“中國衣冠之盜”,他們利用手中的權 力,在朝中不斷散布朱紈的壞話,混淆是非。“御史陳九德遂劾紈 擅殺”,紈終被罷官。朱聞之,悲憤交加,實行死諫,服藥自盡。 從此以后,“中外搖手不敢言海禁事……未幾,海寇大作,毒東南 者十余年”。這是嘉靖朝奸佞自毀海上鋼鐵長城的惡果。所以,長 城被毀,倭盜有恃無恐,瘋狂南下,活動中心由舟山轉移到浯嶼, 還把魔爪伸進了莆田境內,在林墩有它的巢穴。興化府城危在旦夕!

      據記載,民族英雄戚繼光先后兩次進兵莆田。第一次是 1562 年農歷九月十三日,戚繼光率部到達興化府城,于次日拂曉到達倭 巢林墩,從南面發起進攻,激戰兩個多小時,殲敵 2000 多人,奪 得了林墩大捷。 不久,戚家軍班師回浙江,到次年四月中旬才再次來到莆田。 倭寇以為這是良機,倭酋說:“戚老虎去,吾又何懼?”1562 年農 歷十月底,倭寇集中 6000 精銳連攻興化府城——莆田。十一月二 十八日,福建總兵劉顯派健卒八人送公文赴莆,中途被倭殺害。倭 偽裝“天兵”,拿著假公文,混入了城。分守翁時器上當受騙,還 讓他們負責把守北門。二十九日,興化府城陷落,城內軍民處于水 深火熱之中。在這次東南沿海地區抗倭斗爭中,府城被攻占,那還 是第一次,所以,興化府城陷落的告急傳到京城,舉國上下無不震 驚。

      二,興化府城的收復

      興化府城陷落后,城里形勢逼人,十分嚴峻。 首先,在興化府城陷落以前,著名御史林潤就已經在夏糧收成 前呈上《請恤三府疏》,請求減免興化、泉州、漳州三府賦稅。疏 中說:“今遭寇亂之際,歷八年于茲矣。(從卅四年,至四十一年, 堅持抗倭八年!)死于鋒鏑者十之二三;被其虜者十之四五;流離 轉徙于他鄉者,又不計其數。近又各府疫疬大作,城中尤盛。(這 真是雪上加霜!)一坊數十家,而喪者五六。一家數十人,而死者 十七八,甚至有盡絕者。哭聲連門,死尸塞野。孤城之外,千里為 墟。田野長草萊,市鎮生荊棘。昔之一里十圖者,今存者一二圖耳。 昔一圖十甲者,今存者一二甲耳。民力愈困,賦役愈重。”林潤的 奏章十分難得,它是興、泉、漳三府人民八年抗倭毫不動搖,去爭 取勝利的歷史見證。

      其次,從四十一年三月起,倭寇加緊了對興化府城的進攻,莆 田經受更加嚴重的考驗。抗倭八年,她承受了內地人難以想象的折 磨,付出了重大犧牲。倭所到之處,燒殺搶掠,全縣被焚毀的房屋 不計其數,野蠻的倭賊還毀壞許多陂堰堤壩等水利設施,災難重重。 那時莆田可說是筋疲力盡,不堪重負。但是倭賊卻偏偏要嘗這塊肥 肉。莆田,是東南沿海一大門戶,是明代福建省的教育中心,從明 初起,鄉試中舉者三之一來自城內的興化府學或莆田縣學。城區居 民經商、仕宦者家庭多,這里有的是金銀珠寶。后來,也真的如愿 以償,倭攻占了她,但是,倭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60 天之后, 倭終于棄城東逃。雖然城內斗倭鏡頭沒法保存,但是智斗、勇斗、 視死如歸等場面那一定是不斷出現的,城內軍民奮勇殺敵,并嚇得 倭賊心驚膽戰,不敢久留,否則,它們才不會出逃。

      其三,據清乾隆《興化府莆田縣志》的《列女傳》記載,興化 府城淪陷后,城內女子和男人并肩戰斗,同倭寇進行了拚命的斗爭, 表現了寧死不屈的精神。“梅峰寺前,有一女子手足釘于壁以死, 云‘抗賊不屈者’。有西門女子者,匿西門涵竇中,賊得之,據地 坐不起,賊怒而刺其喉……賊往西洲邱家,有衣紅女子,容色甚麗, 賊見而喜,強欲侵犯。女子忿色厲聲,賊怒刃之,大罵不絕而死。 水關邊一女子,賊執之。罵賊,斷其舌,復寸寸斬之。賊在溝頭將 殺一男子,有一嫗固抱持,云其夫也。賊竟奪而殺之,嫗拊尸果血 哭。移時,賊亦殺之……”讀著這些記載,令人觸目驚心。倭寇之所以把女子活活釘死在梅峰寺前,無非是要制造恐怖氣氛,讓全莆 田人降服,歸順他們,妄圖以莆田城為據點,進而占領閩中直到整 個福建,實行殖民主義的統治。 在此期間,城里人走投無路,連躲藏在涵洞中也不能幸免,狼 心狗肺的倭賊抓住那個女子。面對強敵,她不但據地坐不起,還義 正詞嚴地怒斥敵寇,揭露他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倭賊不但不低頭 認罪,反而還揮舞大,往她的喉部刺去,慘不忍睹。 這一記載還告訴我們,當年盤踞興化府城的倭寇,既野蠻又虛 弱,外強中干,在城里不得人心,十分孤立,除了把反抗的人凌辱 至死之外,沒有別的什么看家本領。正因為如此,所以,盤踞 60 天之后終城東逃。

      和同時期歐洲海盜一樣,倭寇盤踞興化府城之后,四處燒殺搶 掠,大施酷刑。人民群眾因反抗斗爭而被活活打死、被活埋的,多 得難以統計。許多女子不畏酷刑,勇斗敵頑,顯示出了興化兒女的 英雄本色。這兒舉三例說明。

      鄭氏,林承芳妻。府城淪陷之后,丈夫被活活打死,住房被燒 毀,鄭氏被抓走。倭賊勸降,要她歸順,不從。“賊怒,割其左耳, 罵聲甚厲。賊復割右耳,又罵。賊大怒,割其鼻,逐之”。

      游氏,庠生周大佐妻。倭亂被執,賊責贖金。系至譙樓前,露 刃臨之,游無懼色。值他賊過,欲以金代贖,游罵甚厲,遂被害。

      黃氏,參議大廉女,為陳復拱妻。城陷時,年方十七。賊將逼 之,黃哭罵前奪賊。賊怒,拽之出,。黃且指且罵,賊劈之,五 指俱落…… 凡此種種說明,莆田人民收復府城來之不易。從東南沿海地區 抗倭斗爭全局來看,興化府城的收復,不僅是莆田抗倭斗爭的大捷, 而且是東南沿海地區抗倭斗爭的轉折點,意義十分重大。從此,倭 寇兵敗如山倒,節節敗退,東南沿海地區奪取了抗倭斗爭的后勝 利。后來倭寇只好把目標移往朝鮮。所以,“壺蘭雄邑”,名不虛傳。

      疾風知勁草。九年抗倭斗爭,莆田人民自始至終站在抗倭斗爭第一線。試想,要是后一年無法堅持,興化府城成了倭賊的殖民 主義據點,那就糟了,就會給抗倭斗爭增添了許多困難,至于什么 “海濱鄒魯”、“文獻名邦”,那也就甭提了。府城陷落后,還繼續 斗倭,涌現了許多愛國主義女英雄和無名英雄。那時真是全民皆兵, 人人是抗倭英雄模范,還奪取了舉世聞名的莆田大捷。所以,“壺 蘭雄邑”坊述說的正是如此激動人心、可歌可泣的往事。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