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淡去的年味

    淡去的年味

      □陳金獅

      君不見每年臘月十五過后,神州大地上就涌起春運大潮,那些外出務工和就業的人們從四面八方趕回老家,因為除夕全家團圓是中華民族過年的傳統習俗。

      我老家在城郊,記得小時候,到了臘月二十八,每家都要貼春聯、掛紅燈,緊接著就是磨豆腐、做紅團、宰雞鴨、置年貨,家家戶戶都忙得不亦樂乎。

      在家鄉莆田,豆腐通常做成燉豆腐、燜豆腐、炸豆腐,是除夕宴上的一道特色主食。此外豆腐還可以做成豆腐丸、豆腐餅(俗稱菜餅),是春節期間的一道主菜,所以除夕到來之前,家家戶戶都要磨豆漿做豆腐。大豆是提前一夜浸水的,次日一早,母親帶我去磨豆漿。母親推磨,我往石盤上的小洞口里放豆粒。磨完豆漿后,父親負責過濾豆漿,奶奶負責煮豆漿。煮豆漿可須十分當心,一旦煮沸,豆漿就會突然溢出,所以看到鼎里豆漿稍有動靜,就須趕快用大鐵勺取出豆漿盛在桶里,然后再倒進陶缸里。父親還負責做豆腐的最后一道工序,只見他一手拿著陶瓶慢慢地往陶缸里的豆漿注入鹽鹵,一手舉著細棒均勻地攪動豆漿,直到豆腐生成,最后還要取出豆腐放在置有紗巾的豆架、豆板上壓制成形,刀切成塊。

      紅團是莆田的特色風味食品,也是祭祖不可或缺的供品,故此家家戶戶都自己動手做。紅團的皮料是大米與糯米按一定的比例摻和,先浸在水里一夜,再撈起放在石臼里撞成粉末, 再用篩籃篩成齏粉,而留在篩籃上的粗粉末還要放進石臼里再撞細,這叫“撞齏粉”。撞齏粉是個重活,且撞石錘是有節奏的,速度不緊不慢,高度一高一低,掌握不好的話,那石臼里的米粒與粉末就會往外四溢。用篩后的齏粉加上適量的水,經過擠、壓、搓、揉,就成了有可塑性的紅團包皮料。

      紅團的餡通常有甜糯米、甜綠豆、咸糯米、番薯干。所有餡都先煮熟,甜餡加白糖,咸餡加少許鹽和芹菜,煮熟的番薯干要搗細過篩。這些餡料全由我母親加工。奶奶負責包餡,她先把揉好的皮料取出一團搓成小球,再用手掌壓扁,然后團團轉捏成一個圓碗型。紅團皮要厚度適中,太厚則口感不好,太薄則會破裂露餡。我的任務是印模和上色,只要奶奶包完一個,我就接過來放在盛有食用紅染料混合齏粉的盤上沾勻,再用手拍去多余的粉末,就可以放在木刻印模里用手掌輕壓成型,然后一手護著紅團底部,一手舉著木模輕輕經在桌上一磕,那印有花紋的紅團就倒在手掌心上。為了區分餡的品種,選用的印模花紋也不盡相同,如有雙孩兒的,有壽字的,有福字的等等。印好的紅團底面還要貼上剪好的“雞葉”,這“雞葉”學名蓑荷葉,放在紅團底部,可使蒸好的紅團不與蒸籠相粘,便于取出。蒸籠層層堆疊,大蒸籠里還套著層小蒸籠,一般每次蒸十層紅團。約過一炷香時間,紅團就熟了。于是打開蒸籠蓋,搬下層層蒸籠,只見原先并不紅的生紅團一個個表面鮮紅,冒著騰騰熱氣。我也迫不及待取出一個趁熱品嘗。

      到了除夕晚上,父親給屋檐下的一對大紅燈籠點上了蠟燭,接著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宴。父親不飲酒,奶奶舒心地笑著,把一塊雞腿夾到我碗里,一家人真是其樂融融。吃完了年夜飯,我們小孩子就到屋外放鞭炮、爆竹。此時只聽見街上的鞭炮聲、爆竹聲此起彼落,連成一片;只看見孩子們在街上撒歡地跑著。

      初一早上吃線面,那是手工拉制的面條,放在沸水里煮熟后撈起盛在碗里,拌些豬油香噴噴的。碗底墊些青菜,碗面上加上花生、香菇、黃花菜、炸豬肉等佐料,每人一碗,那是何等可口的食品。吃完索面,我穿上新衣,便與小伙伴們一起進城游春。大約早上九點時分,城里的大街小巷熱鬧起來,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婦女們逛商場,學生們進書店,整個城市都籠罩在濃濃的喜氣之中。到了晚上,城區各街道的踩街隊伍出發了,郊區鄉村的踩街隊伍也進城了。早期妝閣的車輛是人力車,兩旁照明的是發出白熾光亮的汽燈,由專人沿途輪流舉著。到了七十年代后,妝閣的車輛改為動力車,還增加了電燈,顯得珠光寶氣。彩街隊伍中除了妝閣外,還有十音八樂、車鼓、舞龍舞獅、踩高蹺、游燈等。踩街隊伍浩浩蕩蕩,鞭炮聲、鑼鼓聲響徹夜空。

      中國的春節是世界上時間最長的狂歡節,而莆田的春節又是中國歷時最長的狂歡節,從正月“五日歲”(初一到初五)到廿九文峰宮“尾暝燈”,時間長達一個月。這期間,在城區在鄉村,在白天在黑夜,到處是連臺的莆仙戲演出,只聽得鑼鼓聲聲、歌吹聲聲。中老年人饒有興趣地觀看戲臺上的演出,孩子們卻圍著戲棚下的零食攤,津津有味吃著山里來的糖橄欖、糖余甘。元宵節時, 輪上當“福首” 的人家還點燈結彩擺香桌,辦酒席宴請四鄰。春節期間,縣文化館在城中心的古樵樓上舉辦象棋擂臺賽和猜燈謎活動。而在鄉間,還有許多支農民籃球隊在爭奪擂臺賽的冠亞軍。

      跨世紀之后,莆田的大多鄉村進入了城鎮化行列,那些古老的民居和街道消失了,屋檐下的石磨、石臼不見了蹤影,再也聽不見“依嗚依嗚”的推磨聲和“碰、碰、碰”的撞臼聲。如今村民們吃豆腐可以到菜市場去買,連做紅團的齏粉也有專門的加工店出售。許多人家已不再做紅團了,他們只需花錢就可以在集市上買到。除夕的年夜飯雖比過去豐盛了,但吃到的豬肉、雞肉已不如往年自家飼養豬、雞的肉味鮮美可口。因為禁炮,大年夜的街上是靜寂的,聽不到鞭炮聲,看不見煙花,吃完團圓飯后的一家人都待在家里,觀看央視臺的春晚節目。初一的早上,人們紛紛到郊外踏青;女人們已不進城逛商場,她們已學會了網上購物;書店里也冷清了許多,因為書籍也可以用手機網購。春節期間,在鄉村雖有莆仙戲劇團的演出,但觀看的是為數不多的老年人,年輕人只沉迷于電子游戲;古譙樓是文物保護單位,早已不舉辦文娛活動;踩街的隊伍也只在文峰宮“尾暝燈”時難得一見了。

      年味似乎漸漸地淡去了,但不變的是回家過年的傳統習俗。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