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福彩分布图|湖北快开奖结果分布图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莆仙戲《踏傘行》:從傳統中走來

    莆仙戲《踏傘行》:從傳統中走來

      □智聯忠

      福建省莆仙戲劇院創作排演的莆仙戲《踏傘行》,從挖掘、繼承莆仙戲優秀傳統入手,通過早有定親但未曾謀面的刑部主事之子陳時中和將門小姐王慧蘭,二人在戰亂中偶然相遇,風雨中結伴同行,互懷好意、猜測試探、謊言示愛、尷尬悔恨、原諒和好,演繹了一出古代青年男女的愛情故事。劇目故事情節新穎,結構緊湊巧妙,表演古樸細膩,又有著獨特的時代意義和思想內涵。

      挖掘傳統 開拓創新

      觀賞莆仙戲《踏傘行》,有一種濃烈甘醇的傳統清香迎面撲來,著力進行藝術表現但卻自然不做作。這種純粹、直接的傳統味兒,來自于從劇目創作意圖、劇本寫作,到唱腔設計、舞臺表演……都明確地指向挖掘莆仙戲資源、繼承優秀傳統的創作目的。因此,對于這部新編創作劇目的審視與評析,就不能不首要地探討傳統對于這部戲的意義和地位。

      當下社會發展迅速,人們生活的節奏愈來愈快,很多時候面對生活我們來不及思考。在藝術創作方面同樣如此,現在不是沒有作品、不是缺乏創作活動,一定意義上反而是創作得太多、太快了,同質化的問題也就無法避免了。其流行于莆田、仙游一帶的莆仙戲為我國最古老的劇種之一,源于唐,成于宋,盛于明清,被譽為“宋元南戲活化石”,劇種傳統豐厚、別有特色。但在過去一段時間曾存在重發展輕繼承、忽視劇種個性的傾向;在長期的農村市場演出中逐漸削弱了藝術上的細膩講究。如何阻止藝術走向粗糙,如何讓劇種獨特的技藝不會人去技失,如何使優秀的表演不因劇目漸漸退出舞臺而流失。面對這一系列問題,劇作者以及整個主創團隊進行了深刻的探討,這其實不僅是莆仙戲面臨的問題,而是當下整個戲曲界非常重要的理論話題和實踐命題。莆仙戲《拜月亭·瑞蘭走雨》中表現瑞蘭母女二人冒雨趕路的一段表演舞蹈性強、動作柔美、別具特色,是莆仙戲藝術的精華,常作為折子戲演出。為了充分繼承和保留這段精彩的表演,并使之煥發出新的光彩,從劇本創作上必須把這部分吸納進來。

      劇作家周長賦,充分保留和運用傳統戲《蔣世隆》中走雨、搶傘的表演和情節,巧妙化用《雙珠記》中陳時中與王慧蘭的故事進行新的創作。名為改編劇目,其實劇作家利用了傳統戲中的部分情節、表演精華進而賦予人物獨特的心理走向和時代意義,儼然已經成為一種全新的創造。《踏傘行》的繼承遠不止停留在故事題材、表演唱段方面,首先從文本創作上,作者整體把握了莆仙戲的風格和特質。在具體的寫作上,嚴格遵守莆仙戲曲牌體音樂結構的特點,采取依曲填詞的方法,主動地適應音樂的結構模式和規范。這樣的創作過程是編劇與唱腔設計密切合作與打磨的過程,當然可想而知創作難度是極大的,但是唯獨如此才是尊重藝術規律的。另一方面,劇目打破原有劇情發展的束縛,精心地完成了一個新故事的編織:通過早有定親但未曾謀面陳時中和王慧蘭,在戰亂中相遇,無奈在風雨中結伴而行,途中二人互懷好意又各自有所隱瞞,以致生惹是非與悔恨,講述了一段唯美、感人的愛情故事。這其中雖寫的是古代人的心理和經歷,卻與當代社會形成了強烈共鳴,有著多重思想蘊含和現實意義。

      結構精巧 意蘊豐富

      周長賦是結構戲劇的大家,《踏傘行》一劇結構緊湊起伏有致,踏傘、聽雨、又雨、雨渡,四折戲簡潔清晰、層層推進,細膩地展現了人物的內心動態和糾結心理。

      第一折踏傘,開場即是番兵入侵,王慧蘭與其母、陳時中與家童各自逃難,舞臺上邊奔走邊唱,亂軍搶殺之中他們各自沖散,王慧蘭、陳時中因此相遇。幾度猶豫、糾纏之下,二人同行,有人問起權說是夫妻。第二折聽雨,開始講店媽和艄公二人鬧別扭,店媽吃醋與老頭賭氣,他在船上住了一個月沒回家,回家后在店媽質問下又被趕了出去。這段戲初看是一種幽默的場上氣氛調節,實際上遠不止如此,與劇中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糾葛也形成了呼應。二人住在了店媽的客店中一套間,關了門是兩間,門一開就是一間。二人用了些酒菜,慧蘭敬酒表示謝意,陳時中為眼前的貌美女子吸引。通過名姓后,慧蘭得知眼前的陳公子正是未婚夫,她驚喜之余卻不相認。筆鋒斗轉,讓觀眾有了更多的期待和急切——她怎么不相認,要干嘛呢?慧蘭欲試未婚夫婿心性,故不告知自己姓名。夜雨瀟瀟中一番對飲后,陳時中終于按捺不住對王慧蘭的愛慕,謊稱自己未曾定親,并向對方求愛,說即便定過親也要退掉,慧蘭猶如當頭一棒,告訴陳時中她就是要退親的女子!二人鬧翻,各守一處,深夜聽著這時而大起來的雨聲……第三折又雨,第二天王夫人和家童也來到了店中,大家齊相聚本是好事,怎奈昨夜之事慧蘭又惱又羞,破門而出。緊接著第四折陳時中帶著傘前去追趕王慧蘭,二人在船上時中向慧蘭認錯,加之眾人的勸說都無用。他只好提出即使退親,還要再向慧蘭求婚。慧蘭百感交集,她發現對時中的愛意早已無法放下,最終原諒對方。雨中,兩人同傘同舟,繼續前行去往汴梁,一個圓滿的結尾。

      這部戲寫了男女不同的心理和人世間的普通情理,道出了其中些許真諦。禮儀誠信無疑是要提倡的,水至清則無魚,誰又能那么完美無缺呢?無論是對自己還是他人,都要不得過分的執著,否則不知會有多少人受傷害。有些事情不能隨便試,尤其是在感情中試探對方。陳時中說謊沒有定親不應該,殊不知王慧蘭的隱瞞也是謊言。用謊言來得到自己的結果,也許注定就是一個節外生枝的新謊言。相反,如果公子不對眼前的女子愛慕只是真心地忠誠于從未謀面的未婚妻,那王慧蘭又該如何面對呢?到底是以婚約為準,還是現實中的選擇判斷為上?從這個戲里我們還可以體會到更多的東西,或者和以上的認識截然不同,不要緊,這些都是《踏傘行》意蘊豐厚的表征,這些思想層面的東西為舞臺呈現提供了表現的基礎。

      表演細膩 別具風采

      《踏傘行》一劇演員在表演上是可圈可點的,這不僅來自莆仙戲劇種豐厚的藝術養分、劇本情節豐富充滿傳奇性的故事,同樣也得益于主創團隊精心的設計、打磨和精準表現。《瑞蘭走雨》,其舞蹈造型皆源于莆仙戲傳統動作,是一出經典的折子戲,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名藝人陳金標等人將其改編為《傘舞》《走雨》,成為舞蹈佳作,產生了較大影響,這也足見其獨特的價值。《踏傘行》踏傘一折,把《瑞蘭走雨》《益春留傘》中的旋肩、車肩、放肩、躡肩、搖步、拖步、云步、蹀步等科介巧妙化用,精彩地呈現了舞臺上拖傘、拾傘、踏傘、搶傘、跪傘等舞臺動作和戲劇情節。這是全劇動作性、舞蹈性最強的一段,慧蘭的羞愧、害怕、無奈、撒嬌與陳時中實在、善良、呆萌的性格和狀態都展露得很好,以至于第一折就把大家深深地吸引住了。

      第二折,兩個人住在店中逐漸地走向更加熟悉,慢慢地懷有好感直至王慧蘭有心去試探陳時中人品到底如何。這段戲是整部戲大轉折的地方,又揭示了二人真正的未婚夫妻的關系,還是一段注重透視人物內心世界的心理戲,從劇情上有看點,這段有難度的表演黃艷艷和俞植完成得很出色。王、陳二人各懷心意,觀眾以及檢場人知道實情心里的著急,形成了觀眾和舞臺人物之間的糾葛,這也是很多戲劇作品抓人的重要手段。慧蘭得知眼前公子是未婚夫的驚喜、雨聲中被撩撥的心緒,姚清水、王少媛等莆仙戲名家為劇中設置了一段修改過的《梁祝·駐云飛·十八嗏》,精準而富有意境地表現了二人的心境。推門、拉門、摔倒、擦血、抓手、抽手……試探、求愛,直至袒露實情,“心悵然,客店靜,雙雙枯坐難伏枕;聽夜雨點滴到天明”。

      諸如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戲,在情感把握上拿捏地都比較準確,表演也很細膩、充滿了詩意和古典的氣息。劇中有關店媽和艄公倆人的戲詼諧風趣,不僅調節了現場演出氣氛,同時還很好地推進了劇情、與兩位主人公的戲形成呼應。檢場人在演出中跳進跳出,既與觀眾形成了交流溝通,還通過用簸箕盛黃豆做出或大或小的雨聲,這些無疑都增強了這部戲的藝術品質。在曲牌結構的規范下,唱詞錯落有致、節奏優美,文辭典雅詩化,包括對白似乎都充滿了南戲遺響的韻味。

      莆仙戲《踏傘行》從傳統中走來,她擁抱傳統、致敬傳統、化用傳統、發展傳統,尊重并運用戲曲創作規律書寫了一曲展現男女愛情故事、反映生活真諦的樂歌,美輪美奐、詩意盎然。在諸如第三折王夫人與陳時中,王慧蘭認母等方面交代得更清楚些,整個戲的節奏、尤其是男女主人公對戲部分的節奏再起伏變化些,對整個戲的呈現可能會有所提升。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泰安市福彩分布图